两人随意地聊了几句, 徐放晴的午餐也到了, 是那个前台姑娘送进来的, 她低着头,像是不太好意思见到萧爱月,萧爱月记得她刚刚骂自己丑, 轻哼了一声, 捏着徐放晴的胳膊问她:“你觉得我丑吗?”
    徐放晴深邃的黑瞳中掠过一丝好笑,淡淡地反问着她:“你是觉得我瞎吗?”
    萧爱月听出来了她话里的意思, 笑着说:“你眼光可好了。”
    前台妹子快速闪人,还不忘帮她们把门带上, 萧爱月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下,问徐放晴:“晴晴, 你们过年放几天假啊?”
    “三天。”
    “啊。”萧爱月失望的回道:“我还希望你多放几天, 和我一起回h市过年呢。”
    徐放晴拿起刚刚前台妹子送进来的叉烧饭递给她:“萧爱月,你要想回去过年的话, 随时可以回去。”
    “我想跟你一起啊。”
    “我不喜欢过年。”
    “为什么啊?”在萧爱月的记忆中,过年团聚是极为其乐融融的一幕画面, 她思虑了片刻, 立刻明白了原因所在, 伸手握住了徐放晴的手,体贴地笑道:“没关系啊, 以后我每年都陪你过。”
    徐放晴抽回了自己的手,在上锁的壁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她坐回到沙发上, 缓缓地打开盒子,从里面取出来了一副玲珑剔透的筷子,她拿湿纸巾擦拭了一下筷子,把它递给了萧爱月:“你吃饭。”
    “哦。”萧爱月接过她手中的筷子,低声笑道:“我们好像很少在一起吃饭呢,感觉真好。”
    徐放晴拆寿司包装盒的手一顿:“萧爱月,别那么幼稚。”可筷子只有一副,她想了想,又把它从萧爱月的手中抽了回来:“我先吃。”
    萧爱月也没生气,乐呵呵地说道:“我妈做的年夜饭特别好吃,还有我弟弟煮的汤也不错,要是我们有厨房的话,今年过年的时候,我给你做。”
    徐放晴目光沉了沉,再次跟她确认了一遍:“你确定不回去过年吗?”
    萧爱月眼里闪过了一丝动摇:“不回了,我陪你嘛。”
    “我不需要人陪。”徐放晴转过头,表情不耐地瞪了她一眼:“小狗小猫才需要人陪,我是它们吗?萧爱月,不要自作多情,我才不需要你陪。”
    “是是是,是我自己不敢回去。”萧爱月好脾气地说道:“我妈给我安排相亲呢,我回去也没意思,就是吃一顿饭啊,跟我弟去放烟花啊,然后打牌,输点钱给我弟做生活费。”
    她话里句句都是怀念,徐放晴又不是听不出来,心不在焉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安排,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我教你做事吗?”
    萧爱月看了眼时间,惊讶道:“哎呀,一点了,我要回去了,等会要给它们喂奶。”
    “它们要吃奶,你不用吗?萧爱月,你又不是金刚不坏之身。”徐放晴拿起快餐盒里的一次性筷子丢到她面前:“吃吧,吃完回去。”
    说的也是,萧爱月默默地撇开了筷子,端起快餐盒开吃了起来。
    她急着回去,不到五分钟就把饭狼吞虎咽地吃完了,拿桌上的纸巾擦了一下嘴,看着还在吃寿司的徐放晴道:“那我回去了。”
    “把你身份证给我一下。”徐放晴吃东西很慢,慢条斯理地吃了这么久,才不到三分之一,她放下筷子,把剩余的寿司原封不动地打包装好放在了桌上:“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萧爱月低头在包里掏出来了身份证,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了?”
    “我给你办暂住证。”徐放晴接过她手里的证件,漫不经心地说道:“再在你户下安置一套房子。”
    “房子?”萧爱月一脸疑惑:“我在上海没有买公积金,买房子好贵的,而且我现在存款不够,要置业的话,可能还需要几年。”
    “我付钱。”
    “那不行。”萧爱月非常有骨气地拒绝了她的提议:“你的钱是你的钱,也是辛苦钱,你要是给我买房了,那不跟包养我一样吗?我要自己买,你要是想买的话,你就用你自己的名字啊。”
    徐放晴皱起眉,耐心似乎已经被萧爱月耗尽了:“闭嘴萧爱月,我给你,你就拿着,你想等几年?等到我出门连身上都有一股猫尿味的时候吗?你看看我们住的地方多小,你想你的两个女儿跟着你过乞讨的生活吗?你自己心态调整不过来,看什么都像包养,你有脸说出来?这事就这样决定了,不许顶嘴。”
    萧爱月什么事都可以妥协,唯独这事不能,强硬道:“我要自己买,其实我还有点积蓄。”
    “有多少?”徐放晴态度不屑地问她:“三十万?还是四十万?萧爱月,这一点钱在上海连买个停车位都不够,你还想买房?是不是等我七老八十的时候,还得等你存钱买房才能够住进一个没有满天猫毛的地方?”
    “我把车子卖了的话,应该有六十万。”萧爱月很争气地说道:“可以买两个停车位了,等我找到工作…”
    “够了。”徐放晴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我不喜欢等待,萧爱月,这事没得商量,你必须听我的。”
    “那这样子吧。”萧爱月提出来了一个折中的主意:“你出首付,我来还贷款,你有公积金,用你的名义买。”
    “你还不明白吗,萧爱月。”徐放晴面不改色地看着她:“必须要用你的名字,要是哪一天我一无所有了,至少还能保住你的房子。”
    “你怎么会一无所有呢?”萧爱月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温柔:“你有我啊。”
    徐放晴就像没听到她说的话一样,面无表情地继续讲道:“就这样决定,没得商量。”
    “那我要付一部分。”萧爱月坚持自己的想法:“那是我们的家,我想心安理得的住进去,晴晴,我不想坐享其成,我也想付出。”
    徐放晴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抹冷漠的笑容:“萧爱月,谁的名字,有那么重要吗?”
    有那么重要吗?回去的路上,徐放晴这句话一直在她耳边回荡着,萧爱月忽然意识到,在面对徐放晴的时候,她始终心怀自卑,徐放晴可以不假思索地用她的名字买房子,不仅仅是因为她对萧爱月的信任,还有她对她自己的自信。
    萧爱月不自信,她害怕亏欠别人,她甚至潜意识里面觉得自己配不上徐放晴,在过去的两段感情中,萧爱月都是付出型的女友类型,她可以自问没有哪个地方让对方抓到小辫子,她习惯了付出,也就害怕别人的付出超越了她。
    那是一种亏欠,带着亏欠的爱不会长久,萧爱月心里面很清楚。
    其实还是得回去一趟,工作后续啊,家庭交代啊,还有车子,该卖的卖,房子租约该退的退,总不能不面对现实,萧爱月回家喂奶收拾卫生,心里面悄悄琢磨了一会,决定给萧妈妈打个电话,问问家里面的情况。
    萧妈妈接到她的电话,跟吃了炸药似的嚎了起来:“萧爱月,你过年回来吗?你弟弟的补习班都放假了,你不打算回来吗?你现在用什么打电话,长途加漫游,很贵的,你换本地号码给我打。”
    萧爱月双手抱着太阳,懒洋洋地回复着她:“我今年不回去过年了。”
    “那怎么可以!”果不其然,萧妈妈立马怒了:“过年本来就是一家大小团团圆圆的日子,你年三十晚上还得给你爸磕头,怎么可以不回来呢?不管你培训怎么样,就算放一天假,你都得回来。”
    “买不到机票啊。”萧爱月机灵的答道:“妈,你都不知道,从上海出发的机票全卖完了,大都市跟我们小地方能比吗?我回不去,火车票春运更买不到,今年你跟弟弟自己过吧,我就不回去了。”
    “那怎么办呐。”萧妈妈在电话里面纠结了一会,始终心疼她的话费,急匆匆地挂了电话:“啊,我问问你舅舅,等会我打给你。”
    到晚上七点萧爱月才收到她的回复,萧妈妈还是舍不得电话费,只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我跟你弟后天的飞机,去上海陪你过年。
    萧爱月读完这条信息,吓的在沙发上摔了下去,火急火燎的给她妈回了一个电话,直接了当的问她:“怎么回事啊?你们后天过来,家里小动物怎么办?”
    “菜市场的李老板今年给了一个好价格,我全卖给他了。”萧妈妈在那头兴奋的说道:“挣的比去年多了两倍,你们培训不是有安排酒店吗?我跟你住一起就行了,你弟没去过大城市,我们娘母子三人住一间没问题,实在不行啊,我再开一间,今年收成不错,就当旅游。”
    “你们买票了吗?”萧爱月气急攻心,差点没吐血:“别那么急啊妈,上海物价特别贵,要不你跟我弟去北京吧,看看故宫啊什么的,我出钱行吗?”
    “我不跟你讲了,你舅舅说飞机票不好买,后天十点的飞机,你记得去机场接我们,就这样了,到了再打电话,别浪费电话费。”
    “喂,喂,喂!”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萧爱月生无可恋的抱着枕头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完了!!!”
    徐放晴一回来就被屋里面的场景惊吓到了,萧爱月箱子里的衣服全部堆放在了床上,衣服的主人跪在地上打包行李,画面十分狼狈,颇有点畏罪潜逃的意味。
    “萧爱月。”
    “我完了。”还来不及责骂她,地上的那个女人主动自首,像背台词一样把自己的所作所为背诵给了徐放晴听:“我要走了,过年那天我会偷偷回来找你。”
    “随你。”徐放晴也没为难她,不痛不痒的回道:“走了就别回来了。”
    “啊,我不想走,怎么办?”萧爱月委屈地看着她:“晴晴,我妈要来上海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晴晴:为什么你全家都不按常理出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