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洗店的老板娘巴不得送走它们, 萧爱月不费吹灰之力地把两只奶猫抱上了车, 徐放晴坐在她身边, 也不讲话,萧爱月嘴里发出奇怪的叫声,不停“喵”“喵”“喵”地哄着怀里的两只小东西。
    养两只跟一只表面似乎没什么区别, 但那只小白猫好像快不行了, 小张车子开的很快,她们二人迅速地赶到宠物医院, 上午给小黑猫体检的医生还没下班,他戴着老花眼镜检查了一遍小白猫的身体, 摇摇头道:“救不回来了。”
    萧爱月不肯接受这个答案,气急败坏地叫道:“它还有呼吸啊, 医生, 你实在不行给它灌点氧气啊,你不能放弃它, 它现在还活着,你不能放弃它, 你怎么可以放弃它呢?你是医生。”
    徐放晴在身后拉住她的手臂, 低声警告道:“萧爱月, 冷静一点。”
    “没救了。”见惯了生死离别的老医生平静地安慰着她:“这位小姐,它已经不行了, 你节哀吧。”
    小白猫还有呼吸,可是它的生命却在衰退,萧爱月一动不动地看着它, 双眼通红,声音里面带了阵阵的哭腔:“好讨厌这种感觉,无能无力去接受最坏的结果。”
    徐放晴没讲话,她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身体慢慢地靠过去,抱住了萧爱月的脑袋。
    “要是昨天,昨天我把它一起带回去,那我就可以救它了,为什么我昨天没带它回去呢?”萧爱月陷入了无尽的自责当中,克制地不让自己在徐放晴的怀里哭出来:“它那么小,只要我随便省一点,我都可以养的活它,为什么我没有?为什么?”
    徐放晴放开她的身体,忽地一下站了起来,敲开门,走进了那医生的办公室里面,萧爱月失魂落魄地坐在门口,听到徐放晴对那医生问道:“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医生迟疑地回道:“我这里医疗水平不够,你要是还能找到大一点的医院,让它持续一晚上放在恒温箱里面吸氧,也许还有救,几率比现在大吧,百分之三十。”
    徐放晴走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萧爱月:“萧爱月,抱着它,我们走。”
    小张抱着小黑猫在车里面等她们出来,小黑猫依然没什么精神,但比小白猫好多了,见到萧爱月她们回来,还喵喵喵地叫了几声。
    徐放晴在打电话,她在找人帮忙联系好一点的宠物医院,车里的暖气开的很足,萧爱月紧紧搂着小白猫,不想让它再受冻。
    徐放晴找的人是甘经理,两人直接开车到了医院门口,甘经理手里拿了一部手机,她看到萧爱月也在,微微愣了一下,尔后马上回过神来,转头看向徐放晴:“徐总,医生我也联系好了,我带您过去吧。”
    “恩。”徐放晴点点头:“你带路。”
    甘经理找的医生是她的远方堂妹,甘宁宁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下去,有点像动画片里面的麦兜,她重新检查了一遍小白猫的身体,抬头道:“是肺炎,它太小了,很难治好。”
    “那怎么办呢?”甘经理问她:“宁宁啊,我们大老远跑过来,你得帮堂姐想想办法。”
    “你们可以放在医院里面,我们有监护室,就是价格比较贵。”甘宁宁目光在三人脸上转了一圈,最后落到了徐放晴的脸上,呆呆地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萧爱月抢先答道:“可以的,无论多少钱都没关系,只要能治好它。”
    甘宁宁诚实地回道:“我不保证可以治好它。”
    这是什么意思呢?
    徐放晴淡淡地开口了:“我们自己带回家,需要准备什么?”
    “也行啊。”甘宁宁喝了一口桌上的白开水,低头在纸上写了几行字:“你们就按我写的做,做的到的话,比我们医院监护还有效果,呐,给你。”
    萧爱月盯着那张纸看了几秒,甘宁宁的字体笨拙,像个小学二年级学生的笔记,她不解地问她:“家用制氧机?”
    “它要是能撑过今晚,你再买,今晚你们带回去,恩,抱着吧,就抱着,用体温。”甘宁宁眨巴着眼睛呆萌地说道:“有问题你们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堂姐有我电话,家用制氧机价格不同,你们别买太便宜的,我这有家地址,呐,我写给你们,你们可以直接过去买。”
    徐放晴当下给甘经理下达了命令,让她去买家用制氧机,甘经理再三确认了一遍:“真的不等明天吗?徐总,要是它撑不过去,这钱不是浪费了吗?”
    徐放晴漫不经心地抬眉道:“我不喜欢发生意外,做好万全准备,你买最好的回来,请教她们怎么用,记得开发、票,明天找我报销。”
    三人分头行事,萧爱月把小白猫贴在自己的胸口,低头轻声细语地安慰着它:“你要坚持住哦。”
    她们到家半个小时后,甘经理才回来,她把机器放在门口,回头看着徐放晴:“这个机器,一万多人民币。”
    徐放晴不动声色地“恩”了一声,道:“我明天转账给你。”
    甘经理细心地给萧爱月演示了一遍,教她如何使用这个机器,小白猫微弱地躺在萧爱月的怀里,她学的很认真,一遍遍地询问着自己不懂的地方,让甘经理教导她如何应对。
    时候也不早了,等萧爱月完全熟练之后,徐放晴送甘经理到门口,甘经理干笑了两声,腼腆道:“她,哈哈,徐总,您眼光真独特。”
    两个成年女人住在一起,并养了两只小猫,这心照不宣的秘密,实在没有必要点破,徐放晴严肃地盯着她的脸:“回去吧。”
    “季总那里…”甘经理欲言又止地提道:“我没有办法跟她沟通。”
    “明天上班再说。”徐放晴微皱起眉头,轻声道:“你按你自己的规矩办事。”
    萧爱月坐在地毯上喂小黑猫吃奶,听到关门声,回头看了一眼徐放晴:“她走了哦。”
    “恩。”
    “她不会威胁你吧。”萧爱月抱着小黑猫放进猫窝里面:“我们的关系会影响到你吗?”
    “不会。”徐放晴倚靠在墙壁上看着她:“萧爱月,你先去睡觉,我来照顾它,到半夜我再叫你,我们换班。”
    萧爱月犹豫道:“可是你明天要上班。”
    “你现在才知道我要上班吗?”徐放晴冷笑一声,幽深暗沉的眼瞳中闪着不满的情绪:“你以为我不让你养猫是因为什么?萧爱月,我是一个有工作的人,我没有时间跟精力浪费在任何一样没意义的东西身上,你做事永远三分钟热度,不去考虑后果,你难道自己感觉不出来你有多无理取闹吗?”
    萧爱月被她讲的脸上一片羞愧,喃喃道:“我真的喜欢它们。”
    “喜欢能改变什么?”徐放晴无动于衷地讽刺着她的天真:“你告诉我萧爱月,喜欢能改变什么?做人现实一点,理智地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这才是一个成年人应该做的事。”
    萧爱月脸红耳赤地站在原地,徐放晴懒的跟她废话,手指着浴室,不耐烦地说道:“既然我答应了你收养它们,我就会负责到底,快去洗澡睡觉,我明天还要上班。”
    徐放晴有洁癖,并且讨厌猫毛,她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表情怪异地盯着怀里的小白猫出神,萧爱月洗完澡出来,走到她身边,弯腰看着她怀里的小白猫:“晴晴,你说它会坚持下来吗?”
    徐放晴不悦地瞥着她:“闭嘴萧爱月,你吵到它了。”
    萧爱月坐到她身边,小声说道:“你去洗澡吧,我明天不上班,今晚让我带。”
    “你觉得明天白天我还可以回来跟你换班吗?”徐放晴冷着脸问她:“萧爱月,长点脑子,明天白天你需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它们,快点去睡觉,到了时间我叫你。”
    她说的很有道理,萧爱月想了想,赶紧躺了上床,调好了凌晨一点的闹钟,打算只睡三个小时,就起来跟徐放晴换班。
    她昨晚也没怎么睡好,头一沾被子,马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闹钟没响,萧爱月倒醒了,她翻过身,往沙发那边瞟了一眼。
    这样随意一探,萧爱月完全被惊醒了,徐放晴还没睡,她紧抱着小白猫,拿着氧气面罩放在它的嘴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里露出来的柔情却好似能溢出水来,那双充满爱怜、充满情意的眼睛在望着那只可怜又幸福的小白猫,萧爱月从没见过她那种温柔之极的目光,她心下一荡,目光定格在徐放晴的身上,片刻都舍不得离开,那个女人在外面不苟言笑却仍是众人瞩目的焦点,而此刻她是一个天使,一个经过岁月无情雕刻后始终充满爱意的天使,萧爱月不急不慢地把被子掀开,起身走了过去,往徐放晴面前一站。
    “你…”感受到了面前的阴影笼罩,徐放晴抬起头,刚说出来一个字,嘴唇就被萧爱月含住了。
    萧爱月探身给了她一个激情的深吻,嘴与嘴的碰撞,舌与舌的纠缠,她自认为她的吻技可以打动对方,她的舌尖灵活轻柔地勾起徐放晴的舌头随她一起律动,徐放晴轻轻地嘤咛了一声,那声比猫叫还小的声音彻底勾起了萧爱月心里面的那团火,她双手紧紧搂着徐放晴的后脑勺,加大力道地品尝着徐放晴独有的甜美味道。
    徐放晴在推她,萧爱月像个饥渴的小婴儿般,把她嘴里的汁液全部吸吮到自己的嘴里,她缓缓地把它们吞了下去,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徐放晴的嘴唇,手捧起她的脸,拿自己的脸不断磨蹭着她的脸蛋:“我好喜欢你,晴晴,你是老天给我最好的礼物。”
    作者有话要说:  甘经理:徐总,您的口味真独特
    小萧:excuse me???
    作者君抱着晴晴与小白猫路过: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