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爱月, 它不是你, 我不会不顾后果地去收养它。”徐放晴直勾勾地看着她的眼睛, 声音似近似远,满满的都是不留情面:“我们都有工作,我很忙, 你也会很忙, 它将会有别人收养它,不能是我们。”
    “那好吧。”两人对视了片刻, 萧爱月叹了口气,反思了一下自己过激的行为, 妥协道:“我明天送它回去。”
    一晚上萧爱月都没睡好,她连续起了几次给奶猫喂奶, 睡的迷迷瞪瞪地跑到徐放晴那边, 狠啄了一口她的嘴唇:“哼,坏家伙。”
    徐放晴一大早去上班, 她前脚走,萧爱月后脚就醒了, 她从床上爬起, 几步趴到猫窝那里, 看着小猫在舔它毛茸茸的小脚,心下一软, 喃喃自语道:“好可爱哦。”
    昨晚她让小张开奔驰到4s店维修,让他找人尽快搞定,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应该没问题吧,如果徐放晴发现了车子的不对劲,那她肯定早打电话过来骂人了,既然没有电话进来,是不是表明徐放晴没发现呢?
    不管怎么样都好,至少昨晚她没发怒,萧爱月喂小猫喝完奶,听到门口有人敲门,打开门见到小张站在门口,手里拿着她昨晚给他的信用卡:“四万。”
    一个后车灯需要四万吗?萧爱月接过信用卡,疑惑道:“这么贵呀?”
    “还有一些划伤,他们加班通宵几个人一起修,也要收费,发、票在这里,你可以看。”小张把手里的东西全部交给她后,转身就离开了。
    昨天那个墨镜女留下的现金不到五千,萧爱月想了想,决定给她打个电话,让她把差价补过来,电话打了过去,一直没人接,萧爱月心里面起了些怪异之情,她给桌上的发、票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给那个女人发了一条信息:季小姐,请问你有邮箱吗?我是昨天奔驰车的主人,车子维修费四万,你留下的现金不够,我把账单明细发给你,希望你见到尽快回复。
    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人回信息,萧爱月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她抱着小奶猫下楼,准备去酒店开会,甘经理通知他们开会的时间是十点半,萧爱月九点出发,车子开到半路的时候,她的手机来了一条信息,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只有一句话:把你账号发过来。
    是那个季小姐的电话号码,萧爱月不假思索地把她的账号发了过去,没过五分钟,她的手机再次收到了一条信息,却是银行服务短信,通知她的银、行、卡里面收到了四万元现金。
    萧爱月歪着脑袋笑了笑,摸着小奶猫的耳朵道:“这世界上好人也是挺多的。”
    到了酒店,她把小奶猫丢给了小张照顾,小张一脸无奈地抱着小猫让她快去快回,萧爱月憋着笑道:“大兄弟,你干嘛这种表情?”
    小张在徐放晴的面前从来都是一副严厉的模样,碰到萧爱月了,他的所有严肃都破功了,黑脸道:“你快点回来,我没照顾过宠物。”
    萧爱月边哼着歌边走进了五楼的酒店会议室里,大多数的人都到齐了,林正凯那几个联盟的人都在,萧爱月坐到最前面的位置上,看到牛晶晶在跟谢宁彩窃窃私语,她冷哼了一声,转头看着刚走进来的甘经理。
    甘经理手里拿了一份资料,她把资料摊开,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在座每一位脸上的神情:“各位的考核成绩出来了,这并不是最后一轮,但是淘汰人数最多的一轮,我不拐弯抹角,无论过程怎么样,公司只要求结果,你们堂堂正正也好,偷偷摸摸也好,勾心斗角也不用我特意去点破,我手上有三个人的名字,这三个人直接进入下一轮考核,其他的人全部淘汰,并自付这次考核的所有费用,现在我问你们,这三个人的名字,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吗?”
    林正凯第一个举手发言:“我会是其中一个。”
    甘经理对他点点头,环顾了一下四周,继续问道:“还有吗?”
    有人在交头接耳,却没有人再举手作答,比较起林正凯的锋芒毕露,其他人的存在仿佛是为他做陪衬,甘经理把目光移到了萧爱月的身上,嘴角含笑地问她:“萧小姐,你呢?”
    “我尽力了。”萧爱月没有什么好讲的,耸肩道:“对于我来讲,过程也很重要。”
    “好了。”甘经理转过头,收敛起脸上的微笑,简明扼要地开口道:“这三个人,林正凯、谢宁彩、还有刘海涛,恭喜你们三个,你们今天下午两点过来集合,其他的人可以好好调解一下心情,也可以让公司安排给你们买机票回去,当然,费用你们自己出。”
    这结果好像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包括萧爱月,没有人提出异议,牛晶晶笑着挽起谢宁彩的胳膊,路过萧爱月身边的时候,对她眨了眨眼睛:“会玩游戏的人,才能玩到最后,再见,小同志。”
    甘经理还没走,她整理好了桌面的资料,意味深长地对萧爱月说:“我也要恭喜你了。”
    “恭喜我什么?”萧爱月干笑着问她:“难道你们给我费用全免?”
    甘经理但笑不语,拿起包离开了会议室里面。
    林正凯是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的人,他跟在萧爱月的身边走了一段路,突然追了上去,问她:“你交上去的材料有多少?”
    萧爱月被他突然冲上前的行为吓了一跳,问道:“干吗?”
    “你是最多的人对吗?”林正凯一脸奇怪地看着她:“那你为什么会被淘汰?”
    萧爱月不耐烦地摆手道:“淘汰了就是淘汰了,别问了,你姐我烦着呢。”
    她早做好被淘汰的准备,但真的淘汰了,心里面的失落感还是非常的浓烈。
    萧爱月抱着小奶猫去宠物医院检查身体,宠物医生量好了体温,她摸着小奶猫的尾巴,鼻子一酸,越看越舍不得,越舍不得越难过。
    体检完后,她回家把昨天给小奶猫买好的西全部拿了下楼,装进了后备箱中,心里面清楚地知道反正也留不住,不如一起给干洗店的老板娘吧。
    徐放晴下班的时候,见到萧爱月抱着小奶猫坐在车里面沉默不语地装委屈,知道她舍不得,也没说什么重话,不咸不淡地问道:“萧爱月,它怎么还在这里?”
    “我想跟你一起去。”萧爱月可怜巴巴地望着她:“我一个人去,狠不下来心。”
    徐放晴命令小张开车,不置可否地教育着她:“做好了决定,就不要犹豫。”
    这家干洗店确实不是徐放晴指定的那家,干洗店不大,胖乎乎的老板娘站在收银台前,见到萧爱月过来,条件反射地低头查起了名单:“萧小姐你的衣服啊,今天好像没拿过来啊?”
    萧爱月哪敢开口说徐放晴嫌弃她这里不正规,她把猫直接放到了收银台上,脸部抽搐地说道:“我,老板娘,我不能养它,还给你。”
    这是什么坏毛病,一难受就抽搐?以前也没有这样啊,徐放晴正在皱眉沉思,那老板娘的脑袋从电脑屏幕面前抬起,心不在焉地道:“哦,那你丢到门口吧。”
    “门口?”萧爱月满脸迷茫地走到门口,往角落里一打量,竟然又看到了一只白色的小奶猫,那小奶猫趴在一件褪色的烂衣服上面,看上去奄奄一息,好像快没有了呼吸,萧爱月一惊,大声喊道:“老板娘,这里怎么有一只猫啊,它好像不对劲啊,要不要送它去医院看看?”
    “一只吗?”老板娘移动着她将近两百斤的身躯站到了萧爱月的身后,盯着那只白猫看了看:“本来放了两只的,哦,有一只可能被附近的野狗叼走了吧,或者自己跑走了,我也不知道,又没人要,你就放到这里吧,没关系。”
    萧爱月十分震惊:“这么冷,放这里不会冻死吗?”
    “我也没办法啊,生了这么多只,漂亮一点的都被人挑走了,就剩下这几只,我也养不起了。”老板娘无动于衷地回答着她:“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说不定明天就有人来收养它们了。”
    萧爱月转头看着徐放晴,想求她把猫留下,徐放晴低着头,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她那副冷冰冰的渗人气场仍在,让萧爱月禁不住地迟疑了几秒,她低下头,缓缓地把猫放在了地上,倒抽了一口凉气,拉起徐放晴的手,转身就走:“走,走,走,别回头。”
    几乎没有停顿一秒,萧爱月像逃命一样回到了车里面,她抚摸着心脏的位置,像是安慰自己般地讪笑了起来:“你看,我都没有犹豫。”
    徐放晴没有回话,她的脸隐在黑暗中,脸上的神情不甚分明,那双眼睛在黑暗中微微闪烁,车子开了几分钟,她抬起手,像是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缓慢又坚决地拍了一下小张的车座位:“调头。”
    萧爱月转头问她:“怎么了,你掉东西了吗?”
    “萧爱月,你看看外面的天气?”徐放晴答非所问地反问她:“你看现在多少度?”
    萧爱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天气预报说是零下三度。”
    “萧爱月,这种天气在外面呆一晚上,就算是你,也坚持不住。”
    萧爱月咽了咽口水:“我....”
    “你记住你昨晚说的话。”车子在路边停下,徐放晴推开门,回头看着萧爱月,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是敢忘记,我就把你和你女儿一起赶出去。”
    这是,答应了?
    萧爱月情绪复杂,她快跑着回到了干洗店的门口,弯腰抱起了瑟瑟发抖的小奶猫:“好冰哦,哎呀,好可爱哦,我的乖女儿。”
    徐放晴在她身后踢了她一脚的小腿,手指着另一只小白猫:“萧爱月,不要草菅猫命。”
    “可是...”萧爱月犹豫了两秒,像是想通了什么,眉开眼笑地把小白猫也抱了起来:“我记得了,我好好听你的话,谢谢你让我养猫,它们两只我都带走。”
    作者有话要说:  打败天真的不是无邪。。。是善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