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
    萧爱月刚刚弯腰进入车子, 还没来得及关车门, 就听到后面有人在喊她, 她抬起头,朝身后的方向望了过去,见到易昕橘步伐匆忙地赶了过来, 见状如此, 她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徐放晴,徐放晴没讲话, 伸手把门关上,直接把萧爱月丢在了车外面。
    “小月。”易昕橘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她笑着看了一眼车门紧闭的车窗:“现在就回去吗?”
    萧爱月点点头:“恩,橘姐回去注意安全。”
    “你跟我说话真的要这么客套吗?”易昕橘脸上满是感慨:“你以前很听我的话, 我想跟你道歉, 过去是我对不起你,我害怕了,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喜欢女人。”
    “你都说是以前了。”萧爱月再次伸手拉开车门,一本正经地跟她做着最后的告别:“我不喜欢和你做朋友, 你让我怀疑过自己, 甚至走不出来, 不做朋友的原因不是因为我恨你,橘姐, 青春嘛,淋雨都会落泪的岁月,我已经长大了, 原谅你是你自己的事情。”
    徐放晴对她俩的告别仪式无动于衷,她像是见惯了这种场景,静坐在车子里面沉默不语,像个什么都了解的老者一样。
    车子并进大马路,她轻声问萧爱月:“你想吃什么?”
    “不吃了。”外头的天色彻底暗了下来,萧爱月摸着肚子懒洋洋地把脑袋搭在了徐放晴的肩膀上:“六分饱够了,晴晴,我们下车吧,我想跟你下车走走,我们都从没有在一起散步。”
    车子在路边停下,徐放晴默许了她的提议,她率先下车,站在外面,夜晚的寒风吹在她的身上,显得那么单薄细瘦,萧爱月慢慢地跟了下去,十指紧扣地握住了她的手掌:“我们就随便走走,你穿高跟鞋,走太远也不好。”
    徐放晴向来不是一个委屈自己的人,她踩高跟鞋走路比萧爱月光脚跑还快,十几分钟后,萧爱月投降道:“姐,姐,你走慢一点。”
    徐放晴脚步一顿,停下来看着她:“萧爱月,你有什么想法?”
    “什么想法啊?”萧爱月不知道她在问哪方面:“你说工作还是什么?”
    “我们的关系。”
    “挺好的啊。”徐放晴的手指纤细柔软,萧爱月忍不住捏起偷偷放在手心把玩了起来:“我觉得挺好的啊,你不这样觉得吗?”
    徐放晴想的问题显然比她具体:“这次你们培训接近尾声了,我希望你能把海萌的工作辞掉,来上海工作。”
    “我现在已经在上海了。”
    徐放晴问她:“你解决好了你身后的事情吗?”
    萧爱月灰溜溜的答道:“我不想回去了。”
    “你总要面对。”
    萧爱月沉不住气,一下子就把话说明了:“回去的话,我怕我会心软,妈妈一哭,我就走不开了,要是我回去了,我真的不保证我能回来,晴晴,你别老让我回去,我听到耳朵里,心里面特别烦躁。”
    徐放晴紧皱着眉头,表情严肃,好像在考虑什么非常严重的问题。
    萧爱月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她:“怎么了?你要是非要我回去,也不是不行,那我过几天就买票回去吧。”
    徐放晴依然眉毛紧皱:“萧爱月,不许再喊我晴晴。”
    “啊~~”好不容易才可以占到便宜,萧爱月不想这么放弃:“晴晴多好听啊,我就喜欢晴晴,不叫晴晴叫什么?你又不让我喊你宝贝。”
    “sammi。”徐放晴淡定地指挥着她:“以后叫我sammi。”
    三米?傻咪??谐音好像都不错哎,萧爱月放在心里面琢磨了一下,故意拖长音唤她:“好呀,那我以后叫你傻咪~~”
    这怪模怪样的口音引起了徐放晴的不满:“萧爱月,你英文差到这种程度了吗?”
    萧爱月却镇定道:“是啊,我英语四级都是作弊蒙过的,我喜欢你的英文名呢,傻咪,我可喜欢了。”
    “萧爱月。”徐放晴觉出来了哪里不对:“不要跟我耍小聪明。”
    “你看,傻咪,那里。”萧爱月试图转移话题,拉着她的胳膊指着不远处的天空:“那边在放烟花。”
    绚烂的烟花在天空绽放开来,璀璨了萧爱月的整个笑容,徐放晴静静地凝视着她的脸,她簇在一起的眉头不由地舒展了下来,目光闪了闪,拉着她的手往前走道:“你要是喜欢,以后我带你去看。”
    今晚的徐放晴体贴的让萧爱月不敢相信,她抬头看着天上的烟花,心里面的甜蜜比任何时刻都要浓烈,即使已经克制了不少,还是抑制不住满脸的笑容:“其实都好,有你在,去哪里都行。”
    冬夜的寒风吹到脸上像是刀割,徐放晴倒没说什么,萧爱月走着走着就受不了了:“傻咪,我们上车吧。”
    “萧爱月,走路也是你,上车也是你,你今晚是不是吃错药了?”萧爱月的出尔反尔,让刚刚还轻言轻语的徐放晴瞬间炸毛,气的狠捏了一把她的脸:“做事做人老这样有始无终,我看你就是欠抽。”
    萧爱月被风吹的脸上木木的,已经感觉不出来痛疼,眨巴着眼睛装无辜:“可是你不冷吗?傻咪,你的手好冰哦。”
    大街上的,徐放晴不想继续动手,怒瞪着她:“你就不能靠谱一点吗?”
    “我冷了。”萧爱月认错道:“我不应该分不清情况就下车,我错了,傻咪,我们上车吧。”
    徐放晴侧过脸盯着她的脸冷笑:“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扔大街上。”说完后,伸手拦下了一路紧跟着她们的奔驰。
    “可惜上海不下雪。”上了车后,车里面的暖气让萧爱月浑身抖擞,她勾着唇坏笑:“下雨的话,我可以堆一个像你的雪人。”
    徐放晴又恢复了以往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别那么幼稚。”
    “哪里幼稚?”萧爱月不满地顶嘴道:“我喜欢下雪啊,h市也不下雪,天天下雨个没完,我小时候一直有个梦想,希望下雪天,跟我的爱人端着杯咖啡,站在窗户旁边看着雪景,多美好啊。”
    徐放晴没回话,半推半就地让萧爱月占据了她半边肩膀。
    萧爱月撒娇勾住她的脖子,小声问她:“傻咪,你那司机好吓人哦,天天冷着一张脸,也不讲话,好像机器人一样。”
    “他是我的保镖。”
    “保镖哦?”萧爱月在嘴里回味了一下这个词的含义,抬起头,兴高采烈地道:“保镖好像很厉害,我也想要保镖。”
    徐放晴已经懒的骂她了,嫌弃道:“萧爱月,你以为有保镖好吗?”
    “那你为什么要呢?”
    直到回家后,徐放晴都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萧爱月进门以后连打了几个喷嚏,屋里的空调好像坏了,萧爱月拉着徐放晴的手臂直发抖:“傻咪,我们空调坏了。”
    徐放晴拿起空调遥控器按了几下,皱眉盯着萧爱月:“你早上怎么调的?”
    “我看坏了,随便按了几下。”
    徐放晴无言以对,打开浴室的门说道:“你先去洗澡。”
    浴室里面更冷,萧爱月一边发着抖一边放水洗澡,她一只手怎么解衣服都不方便,正在发愁该如何脱掉打底毛衣的时候,徐放晴进来了,她三下五除二的帮萧爱月把毛衣脱了下来,萧爱月还在愣神当中,低头一看,见到徐放晴正在解自己的内衣,吓的后退了一步,懵道:“傻咪,你干吗?”
    “别动。”徐放晴伸手把她拉回到了自己的面前,戏谑道:“萧爱月,你觉得你有这么大的魅力,会让我□□你吗?站着别动。”
    萧爱月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虽说徐放晴见过她的**不止一次,可是这样一点一点的当面剥干净,萧爱月被羞耻到了,她脸红耳赤地尴尬站在徐放晴的面前,小声道:“好了。”
    徐放晴忙完了,面无表情地打量了一眼赤身**的萧爱月,伸手把旁边的蓝色瓶子塞进了她的手中:“快点洗。”
    萧爱月打开瓶盖闻了闻,果然跟她昨天洗澡的香味不同,她往热气腾腾的浴缸里面一跳,舒服地轻吟了一声:“好爽。”
    不过话说回来,徐放晴脱她衣服的模样,跟剥粽子时一样干净利落,难道她真的这么没魅力?萧爱月低头盯着自己的胸部发了一会的呆。
    空调确实坏了,徐放晴拿着说明书观察了好久,萧爱月已经钻进了被子里,只露出来了一双眼睛看着她:“傻咪,你不去洗澡吗?”
    徐放晴站起来,皱眉道:“萧爱月,你不冷吗?”
    不冷才怪:“我冷。”
    徐放晴拍了一下她身上的被子:“我先去洗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爱月感觉自己快被冻僵了,她迷迷糊糊中感受到被子被人掀开,有一个温热的物体钻了进来,她惯性地爬了过去,唰地一下钻进了徐放晴的怀里,她的身体冰冷,徐放晴的身体僵硬,两个人互相拥抱了一会,徐放晴浅浅放松下来,也没有伸手推开她。
    萧爱月闻着她身上好闻的沐浴露香味,喃喃自语道:“傻咪,你身上好香哦。”
    “恩。”徐放晴抚摸着她的后背,轻声道:“睡吧,萧爱月。”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呢?”萧爱月依偎在她身边,小声问道:“我告诉你我的梦想是什么,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呢。”
    “萧爱月,我没有梦想。”
    “我不信。”萧爱月嗤之以鼻:“每个人小时候都有梦想。”
    屋里一片寂静,徐放晴皱了皱眉没言语,萧爱月搂着她的腰身,把头埋在她的秀发中:“我想了解你嘛。”
    徐放晴看着她的眼神相当复杂,她沉思了一会,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的时候,眼里浮现出了淡淡的自嘲:“小时候,我想开个宠物店。”
    可是,她明明那么排斥灯泡啊,萧爱月目光不明地凝视着她的脸:“你要是想的话,我帮你实现它。”
    “难道我自己没有钱吗?”徐放晴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半天,讥讽地反问着她:“我连自己的梦想都实现不了那只能说明我无能,萧爱月,这个时候说情话一点都不动听,而且梦想这个东西本来就不是用来实现,做不到才说它是梦想。”
    这女人又嘴硬了,萧爱月暗暗地把她的话记在了心里:“反正我记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老徐就这样被小萧取了n个土不拉几的小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