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凑在一起装配萧爱月需要的材料, 萧爱月让小张出去买了一大堆吃的回来, 挤在人群中跟他们一起劳动, 用一只手帮忙封箱装货。
    中午吃完饭以后,又忙了一个多小时,萧爱月拿着计算机点数, 总共一万九千四十七的数量, 减掉零头,算是一万九, 她欣慰地笑了笑,让小张把材料装进后备箱, 准备一股脑的全部运走。
    拿给李厂长的两千五现金,李厂长不要, 萧爱月硬塞给了他, 态度强硬地道:“咱们说好的,李叔, 说不定下次我还找你帮忙呢,你这样子, 我下次不好意思开口。”
    李厂长无奈地把钱收下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
    萧爱月算着时间, 也没有继续再跟他寒暄下去, 她上了车,对着外面的几人挥了挥手:“再见。”
    一路直奔酒店, 萧爱月要回去填表格,把具体的数量和本次购买的心得写上去,她估摸着这会林正凯在广西买的材料也差不多到了, 那群人应该都是今天交考核成绩到总部。
    不能当前锋,也不能拖后腿,抱着这样的心态,萧爱月咬着笔帽坐在沙发上发了好一会的呆。
    听到敲门声,萧爱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走到门后面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才发觉真的有人在敲门。
    拉开门一看,见到贵州的牛晶晶站在外面,一脸灿烂笑容的看着她:“小萧啊。”
    “牛姐。”萧爱月观察了一下她的身后,没有看到其他人,不由得问:“你找我什么事吗?”
    “咱们进去说。”牛晶晶一边说着话,一边把她推进了房间里:“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见她这么严肃,萧爱月也开始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公司又通知了什么下来?”
    “别紧张,别紧张。”牛晶晶在沙发上坐下,顺手拿起了沙发上的表格:“哟,可以呀,小萧,一万九,你现在是第一呀。”
    萧爱月皱眉看着她,想到了她之前说过的话:“你有什么事吗?牛姐,我不想作弊,这材料不能卖给你。”
    “说什么呢?”牛晶晶不悦地站起来,把手上的表往桌子上狠狠一拍,气愤地说道:“谁要作弊!我是好心提醒你,没有合格证与标签的产品,公司不算考核成绩。”
    萧爱月如遭雷劈,脑子一片混乱,错愕道:“有这条吗?”
    “有啊。”牛晶晶探究地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添油加醋地说:“我只是好心来提醒你,你呀,不识好人心,罢了,我回去吧。”
    “啊,不是啊,我怎么不知道这条。”萧爱月见她要走,连忙拉住她:“是后来通知的吗?”
    “这需要通知吗?”牛晶晶摊手道:“这是常识啊妹子,你这个拿过去,总部不会承认的。”
    听她这话,好像早知道这件事,那为什么还让萧爱月去分厂自己动手呢?
    “牛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萧爱月将信将疑地试探她:“是吧?你肯定有主意。”
    “办法也不是没有。”牛晶晶压低声音说道:“我的所有材料,都是在上海订购的,数量不多,但是可以跟人商量,让他们帮忙检测一下,弄些标签贴上,给人一点辛苦费,不要通过公司,直接找那位业务经理,绝对可以搞定。”
    萧爱月琢磨了一下:“可是我已经没钱了。”
    “我有啊。”牛晶晶非常大方:“我给你找人,小萧啊,这事呢,我帮你弄妥当,你这货呢,我们俩平分,怎么样?我打探了一下,林正凯那伙人,数量最多的才七千多,你有一万九,就算我们aa了,那我们也是前三,第一名给你,可以吗?”
    原来在这等着她,萧爱月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口回绝道:“那这样子,我们对他们不公平,不行,我不同意。”
    牛晶晶本以为胜券在握,没想到萧爱月会拒绝,反应慢了一拍,脱口而出道:“你是不是傻啊?他们的死活关你什么事?我们这是竞争,竞争就有人会淘汰。”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萧爱月拿着表格看了看:“这都是我自己做的,我犯了最基本的错误,那就是错了。”
    牛晶晶没见过这么死脑筋的人,呵呵地冷笑了两句:“行,反正我无所谓,我都四十多岁了,能不能留下都这样,你就不同了,你还年轻,上海很适合你。”
    萧爱月转头看着她:“上海适合每一个人,适者生存,我愿赌服输,况且我还没输呢,牛姐,先不说你摆套让我往里钻,你一直在等我给你垫路,可惜你想错了,我虽然没有达到标准,可我数量在,我还可以赌一次,至于你,你肯定会被淘汰了。”
    牛晶晶脸色灰白:“呵呵,开什么玩笑,没事,反正你跟我一起,咱们走着瞧,离开上海咱们也见不到了,姐有一句话送给你,小萧,玩游戏就要懂游戏规则,破坏游戏规则的人只能死。”
    萧爱月郑重回道:“我记住了,希望你自己也记住。”
    两人闹的不欢而散,萧爱月干脆连表格都不填了,拿上写着数量的表直接去了总部,她把几箱材料交给了甘经理,也没说什么,笑了笑,转身就往回走。
    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萧爱月起初的气愤化为乌有,只剩下一肚子的怨气,她郁闷自己笨,郁闷被人利用,更郁闷徐放晴明明知道这个不行,却没有提醒她。
    怪不得那次跟她说动手做的时候,她那种眼神看着自己,原来她早就知道了,可她为什么不说呢?这不是作弊啊,这就是简单的一句提醒!
    萧爱月生了一肚子的闷气,她坐在车上等徐放晴下班,正陷在自怨自艾的情绪中无法脱离,六点刚到,就看到了徐放晴的人影从大厦里面出来了,她这准时准点的行为根本让人挑不出来半点毛病,萧爱月气呼呼地把脸撇到一边,不想看到那个女人。
    出乎意料的,萧爱月这次没有像只小狗似的摇着尾巴扑过来,徐放晴转头问她:“萧爱月,你把材料交上去了?”
    “恩。”萧爱月闷闷地回道,语气中即在炫耀又在抱怨:“我做了一万九,是数量最多的人。”
    “数量只是一部分的考核分数,不是全部。”徐放晴话中带着浓浓的深意:“而且,目前所有的考核数据都在保密,你的最多论不成立。”
    “谁会比我更多?”萧爱月自嘲地回答说:“谁会跟我这个傻子一样,自己动手,还把自己的手压成这样,谁呀?就是我这个傻子,也忘了没有合格证的材料不能使用,也忘了自己的女朋友是个公正无私的女人,都是我笨,我自己笨。”
    “你在生我的气?”徐放晴淡淡地凝视着她的脸:“萧爱月,你生气了?”
    “我不能生气吗?”萧爱月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抱怨的话语中透露着一种无言的悲哀:“我好像被耍了,还不能生气,别人耍我就算了,为什么你知道我被耍了,还不提醒我?你是我女朋友,徐放晴,你是我女朋友。”
    徐放晴沉默了,她把公文包放在大腿上,脸撇到一边,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
    “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解释?”萧爱月哀求地质问她:“你告诉我你在想什么,你不告诉我的话,我怎么才能原谅你?”
    “萧爱月。”徐放晴始终面无表情:“我不想你留下来。”
    “为什么?”萧爱月不理解:“是你让我来培训的,你还记得吗?”
    “有人找过你对吗?”徐放晴转头看着她,她一双阴霾的眼睛直视着萧爱月的脸,不动声色地问她:“jojo对吗?萧爱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已经解决好了。”
    “不只这一点。”徐放晴的眼中闪烁着半遮半掩的戒备:“我不希望你留下,你可以留在上海,想做什么,我都可以帮你达成,除了在总部工作。”
    萧爱月看着她眉宇间的轻笼愁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她慢慢地靠近她,伸出手,安慰地抚上了她的眉间:“为什么?你在害怕吗?你可以告诉我,我是你女朋友,我都可以帮你。”
    过近的距离让徐放晴清楚地感觉到对方的气息吹在了自己的脸上,她嘴角紧紧抿起,不适地扭动了一下脑袋:“萧爱月,你要相信我。”
    萧爱月难掩自己的失望,她快速放手,端正地坐了回来:“我现在谁都没办法相信。”
    徐放晴没有讲话,两人相对无言地沉默了一会,她忽然转身,慢慢地仰起头,几乎整个人压覆了上去,先是吻着萧爱月的脸,再然后是唇,她的吻很轻很细,没有勾起萧爱月的**,反而让她笑了出来。
    愤怒在此刻好像一点都不重要了,萧爱月睁大眼睛,感受着徐放晴近在咫尺的呼吸,她在心里面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扣住了徐放晴的后脑勺,在她脸上落下了一个浅吻:“你干吗这样哄我开心?”
    “我想吻就吻,你有意见吗?”徐放晴抬眉看着萧爱月一脸兴奋的模样,她扬起头,骄傲的讥讽着她:“你是我女朋友,我吻你很正常,需要哄你开心吗?你自己的情绪你自己不会管理吗?傻子才要人哄。”
    “你为什么不能放开自己呢?”萧爱月得了便宜就卖乖,心里面的乌云顿时消散殆尽,笑着说道:“有时候我觉得,你更多的时候像个坏脾气的小孩子。”
    徐放晴冷笑,咄咄逼人地说道:“萧爱月,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可是我喜欢啊,你以前高高在上的样子让我害怕,现在的你让我喜欢。”萧爱月拉着她的手,一字一顿地说道:“我喜欢你,喜欢你生气的样子,也喜欢你不生气的样子,我都喜欢,我喜欢被你哄,也喜欢哄你,你是我女朋友,要是你不希望我去总部,你就直接告诉我,我都会考虑,你跟我商量,只要有道理的事情,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小萧难消美人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