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就是一个暴脾气的小女孩, 萧爱月压根没把她当个对手, 两人约在了上次见面的西餐厅, jojo戴了一顶蓝色的毛绒帽子,萧爱月半色盲,蓝绿不分, 惊讶地问她:“你怎么戴绿帽子?”
    jojo脾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 拍着桌子道:“你他妈的说什么?”
    中午吃饭的人挺多,她这一拍, 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上次连她抽烟都没有管过她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恭恭敬敬地说道:“康小姐,需要我帮您安排包厢吗?”
    这人是走到哪里都会被嫌弃的吧, 要是没有钱, 她上街是不是早被人打死了?萧爱月声音清脆地催她:“我怎么知道邀请函在你那里,万一你们骗我呢?拿出来给我看一下嘛。”
    jojo臭脸道:“妈蛋, 难道我还会骗你吗?我有必要骗你吗?”
    “好吧,那你要我做什么?”萧爱月问道:“你总要把邀请函给我看看吧, 我看了才心里有数啊。”
    “你的邀请函就在我包里面。”jojo横眉竖眼地瞪着萧爱月:“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讨厌啊?徐放晴怎么会信任你这种人?”
    “大概是因为我漂亮吧。”
    “你漂亮个屁, 我们上海街上, 像你这种类型的人,一抓一大把。”jojo不屑一顾地说道:“别臭不要脸。”
    “行吧, 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吧。”
    “你这个时候不应该求我吗?”jojo不满意她的态度:“你的工作前程可在我手上,没有邀请函,你就算留下了, 也过不了关。”
    “康小姐。”萧爱月一边往嘴里送着沙拉,一边说道:“请你搞清楚一件事,我的工作前程,不会掌握在任何人的手里,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前程,比爹妈嘛,你比我会投胎,比未来嘛,你的钱比我多,你已经赢了,对付我们这些无产阶级的人,像你这种资本主义不用亲自出面,直接把肉丢到我们的面前,我就会自己跑去叼了,你一出面,不是剧透嘛,剧透就没意思了,你这样会失去你无产阶级的粉丝。”
    “噗嗤”jojo正在琢磨萧爱月话里的意思,就听到隔壁的雅间传来了一句轻笑声,她正在烦躁萧爱月说的不明不白,听到这笑声,顿时以为对方在笑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往隔壁的雅间瞪了过去:“笑个屁呀。”
    萧爱月明显看到她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jojo仿佛看到了最可怕的事物一样,满脸的恐惧,气焰瞬间就焉了:“粤,粤姐。”
    “坐下吧。”那个被她唤作粤姐的女人并没有露面,她坐在隔壁,用略带沙哑的声音,不容抗拒地命令着jojo道:“声音小点。”
    jojo非常听话地坐了下来,小声警告着萧爱月:“你给我说话小点声。”
    “她谁呀?”萧爱月小声问她:“怎么对你这么不客气?”
    “我祖宗。”jojo脸往前一凑,咬着牙齿骂道:“关你屁事。”
    萧爱月一脸无所谓地耸耸肩:“我也没兴趣知道。”
    “你能帮我拿到证据吗?”jojo压低声音问萧爱月:“徐放晴贪污公款的证据?”
    就这样把自己的底牌露出来好吗?萧爱月对这位jojo小姐完全没有了防备,在她心里面这家伙就是一个典型的二世祖,不长脑子的富二代:“你能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整垮她?”
    “等一下。”jojo伸手把附近的服务员招呼了过来,让他帮她安排一个包厢,她临时改变主意可能跟那个粤姐有关,萧爱月对那个粤姐起了浓厚的兴趣,她站起来往那边望了一眼,jojo臭脸挡在了她的面前,扭着她的胳膊往包厢走:“看什么看!”
    这人脾气怎么这么暴躁,比徐放晴的还坏,萧爱月好奇道:“康小姐,我能问一下你多大了吗?”
    “关你屁事。”
    不止比徐放晴的脾气大,还比徐放晴粗鲁,萧爱月撇撇嘴:“我也不是一定要知道。”
    进了包厢里面,jojo的本来面目又露了出来,她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打开包,把包里的邀请函扔到了桌上:“就在这里,你帮我做事,我还你邀请函。”
    萧爱月在她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整垮徐经理?”
    jojo不耐烦地道:“关你屁事啊。”
    “那我就不帮你了。”萧爱月开始耍无赖:“反正不就一个工作嘛,大不了我不干了。”
    “你他妈这就没意思了。”jojo脸色铁青:“你他妈威胁我?”
    “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艹。”jojo满嘴脏话,脾气暴躁地骂道:“有什么好讲的?不就是徐放晴背着我妈在外面开公司了嘛,我说你干吗这么好奇,好好给我办事不就行了?大不了我给你钱。”
    “你有证据吗?”萧爱月一脸质疑:“你有证据徐经理在外面开公司了吗?而且就算她开公司了,你又有什么证据说徐经理的钱是你妈的?”
    “你不信我是吧?”jojo不屑地说道:“像我这种身份的人,有必要去诬陷她吗?”
    像你这种身份的人,也不是这样讲话的呀,萧爱月在心里面忍不住发起牢骚,她继续装成不信的模样说道:“我又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
    见她不信,jojo怒了:“我跟你讲,徐放晴那个女人在外面绝对开了不止一家公司,光小马帮我调查到的就有两家,那两家公司注册资金都在千万以上,要不是我妈,她哪来的钱?她几年前就开始在转让她的股份,她肯定是在我们公司拿到了钱,前几年我们公司的股票出了一些问题,有人融资买下了5000万的股票,很明显是有人在暗箱操作,这不是徐放晴还能是谁?三年前,我跟她闹翻过一次,后来她就被我妈调到h市去了,没想到她这次会破釜沉舟,重新回到上海。”
    这种一激就炸,毫无保留的性格,徐放晴当年是怎么被她弹劾到h市的?萧爱月脑子里面一片浆糊:“口说无凭,你有证据吗?”
    “暂时没有,有的话,我也不需要你啊!”jojo怎么看萧爱月怎么不满意,嫌弃地说道:“你这智商听的懂我说的话吗?”
    就你这智商还敢嫌弃别人笨?萧爱月一脸无辜:“我还在消化。”
    “总之跟着我,保证你能走到最后,你以后的福利与待遇,会比你在什么小地方的分部好很多。”jojo软硬兼施地道:“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吧。”萧爱月站起来,慢腾腾地向jojo的方向移了两步,她的眼神往桌子上瞟了几眼,认准了位置后,脚步瞬间定住,手臂往前,抓住桌子上的邀请函,拔腿就跑:“拜拜。”
    “我艹。”jojo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她看到萧爱月拉开门跑了出去,那姿态就像后面有鬼追她一样:“我艹,姓萧的,你别跑!”
    jojo飞一样的追了出来,把找她签单的服务员撞到了一边,她跑到门口,见到萧爱月拉开一辆私家车的门钻了进去,车子已经发动,顿时在她眼中消失的无影无踪,jojo狠踢了一脚旁边的垃圾桶,骂道:“艹,原来有同伙。”
    萧爱月的同伙是个女人,她长发微卷地披散在背后,正坐在后车座的位置上,脸上还戴了一副墨镜。
    萧爱月感觉坐的不是很对劲,转头问她:“这位小姐,你是拼车吗?”
    女人轻笑了一声:“你觉得谁会开玛莎拉蒂过来送客?”
    “这不是出租车吗?”萧爱月一愣,她回头看了看前面的司机,发生那司机跟她刚刚打车过来的司机不是同一个,她立刻反应过来自己上错了车,脸上一红,支支吾吾解释道:“我,我一开始打车过来,让那个司机在这里等我,刚刚跑太急了,不好意思,我马上下车。”
    女人点点头,声音沙哑地命令着前面的司机:“老程,在前面合适的地方停车。”
    萧爱月见她毫不介意自己的莽撞,不禁对她起了些好感:“谢谢您。”
    车子在路边停下,萧爱月下车,对里面的女人笑了笑,挥挥手,关掉了车门。
    的确是玛莎拉蒂,上海有钱人真多,萧爱月在心里面感慨了几句,转念一想到徐放晴,下意识地琢磨起要是徐放晴开车的话,她会买什么类型的车子?
    不过总而言之,邀请函拿到手了,jojo已经威胁不到她了,那个暴脾气的小姑娘成不了大器,说不定徐放晴早就知道了她的所作所为呢,萧爱月想到了徐放晴,又想到了她昨晚说的话,她让萧爱月别等她,让萧爱月先充实自己,萧爱月很听她的话,她把邀请函塞到包里面,伸手打了一辆车,准备回酒店开始战斗。
    没想到会在大厅里碰到收快递的林正凯,萧爱月站在门口驻足不动,不想跟他正面碰上,林正凯拿着快递漫不经心地瞟了她一眼:“你去周浦镇看了?”
    看什么?萧爱月听不太懂:“周浦镇有什么?”
    林正凯面无表情地答道:“就当我没说。”
    他的快递是在广西寄过来的,萧爱月偷瞄了几眼,若有所思地问道:“这是材料样品吗?”
    “我以为你玩嗨了,忘了还有材料这件事。”林正凯按下电梯的楼层,回头看着萧爱月:“这款材料的主要供销点在广西,那里单价便宜,比上海便宜不止一倍,如果样品合格,我们下的单大,他们价格还可以优惠,并且包运费,你要不要跟我联盟?”
    萧爱月想了想,说:“我考虑一下吧。”
    作者有话要说:  小萧你也好意思吐槽别人智商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