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爱月, 你不许上床, 听见没有?”徐放晴站在她的面前, 紧皱着眉头,眉目间隐隐约约夹带了一股怒气:“今晚睡沙发,不许乱动。”
    “知道了。”萧爱月抱着毛毯躺在沙发上, 委屈道:“我保证不上去。”
    两人闹到凌晨一点, 徐放晴才上床睡觉,萧爱月躺在沙发上, 听着床上女人渐渐平缓下来的呼吸声,捂住红肿的嘴唇, 偷偷摸摸地下了沙发,她一步一分钟地挪到了床前, 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 慢慢地钻了进去,这一套动作完成后, 她心虚不安地偷瞄了一下徐放晴的脸,见到她一脸平静, 才舒了口气, 安心地躺了下去。
    这一晚萧爱月睡的极度不安稳, 不知是因为害怕徐放晴一大早起来见到她在床上会发怒,还是因为刚跟徐放晴确定了关系而变的神经兮兮, 不到早上五点,萧爱月就醒了,她摸黑起床, 快速地穿上了昨天的衣服,边穿边担忧徐放晴有洁癖会嫌她脏,还好是冬天,她在衣服的周围四处闻了闻,并没有闻到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萧爱月拿起钥匙,准备下楼买早餐,她非常警惕地把门关上,生怕一点点微小的动作会把徐放晴吵醒。
    清晨的空气很好,时间还早,萧爱月站在附近的公园里看那些老人家打太极,她跟着扭动了几下,试图缓解她那因为整晚没动过而造成僵硬过度的手臂,她昨晚挨着徐放晴睡,一下都不敢动,担心会把徐放晴吵醒,会影响到她第二天上班的情绪。
    她对徐放晴,始终是有点患得患失,萧爱月单身了这么久,跟董小夏暧昧不清了这么久,突然跟另外一个女人确定了关系,这个女人优秀、漂亮、聪明、善良,好似老天爷大发慈悲看萧爱月可怜,送了一个天使给她。
    萧爱月就像一个盼了很久没钱娶媳妇,结果在路上捡到了天仙媳妇的穷傻子一样,她心里面甜滋滋的一片,越细想越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她跑到早餐店打包了一大堆的早餐上楼,推门进去,看到徐放晴已经换了一套ol套裙,正歪着脑袋坐在沙发上戴耳环,她的两条大长腿曲起斜歪在身体一侧,整个人看过去即精致又高贵。
    萧爱月放下手里的东西,笑眯眯地靠了过去,拍着马屁道:“徐经理,您好漂亮。”
    “萧爱月,大清早你跑哪里去了?”徐放晴的声音里面隐隐有些不悦:“你在上海人生地不熟,乱跑什么?”
    “我给您打包早餐呢。”萧爱月的手掌直接抚上了徐放晴光滑的小腿上,声音里满是献媚的惊艳:“徐经理,我帮您揉一下吧,我可会按摩了,您的腿真好看,皮肤又好。”
    她清楚地感觉到徐放晴被她触碰到的那一瞬间全身僵硬了起来,但只有那么一下,徐放晴就采取了行动,她的手肘威胁地顶到了萧爱月的腹部处,黑脸警告着萧爱月道:“萧爱月,你敢对我动手动脚?”
    以前两人关系不同,徐放晴怎么对她都无所谓,但现在萧爱月是她的女友了,不管因为什么,被如此排斥的拒绝,萧爱月还是感到受伤了:“我,我又不是色、情狂,您这样...”
    这欲言又止的轻微抱怨,徐放晴并不是听不出来,她微微皱眉,解释道:“萧爱月,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
    得到徐放晴难得一回的解释,萧爱月蹬鼻子上脸,轻哼着:“哼,反正您也不喜欢。”
    “够了。”徐放晴冷眼警告着她:“萧爱月,适可而止!”
    萧爱月手缩了回去,走到桌子前,把袋子里的早餐拿出来,用盘子装好,端到了徐放晴的面前:“徐经理,您喜欢吃哪个?”
    徐放晴刚涂好口红,没打算吃东西:“我不吃。”
    “那怎么行。”萧爱月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不吃会饿,还会容易得病,您有胃病呢,您还不吃早餐,您吃一个嘛,徐经理,您就吃一个嘛好不好。”
    徐放晴被她纠缠的无奈,低头看了一眼她准备好的早餐:“萧爱月,太油腻了,我不吃这些。”
    换而言之,不是我不吃,是你买的不好,萧爱月拿起油条、包子、烧麦看了看,领悟道:“那下次我给您买粥好不好,您先把这豆浆喝了。”
    “外面的粥很难喝,而且脏。”徐放晴的口味十分挑剔,不咸不淡地说道:“萧爱月,你不用管我吃什么,你管好自己就可以。”
    “不行呀。”萧爱月认死理的回道:“您现在是我女朋友,我怎么可以不管您呢?而且这不算管呀,我这都是关心嘛,徐经理,您喜欢吃什么早餐,我想办法给您弄好不好?”
    徐放晴挽起寸衫的袖子,低头认真戴起手表,漫不经心地道:“你今天就回酒店,以后见面的时间,我通知你,不用每天跑过来。”
    “哦。”萧爱月情绪一下子就不高了:“好吧。”
    “萧爱月,你昨晚上了我的床吗?”
    萧爱月一愣,条件反射地答道:“没有。”
    徐放晴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跟你的事情,你想保密随你,不想保密也行,我这里我自己可以负责,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
    “我知道了。”
    “萧爱月,抬头看着我。”
    萧爱月听话地抬头对视着她那深不见底的眼瞳。
    徐放晴走过去,双手轻轻地按着她的肩膀,慢条斯理的说道:“好好工作,不要有压力,你就把这次培训当成一场简单的培训,考核过不过我都不会怪你,尽力就好,只要你跟着我的节奏来,不要轻言放弃。”话毕,她侧身吻了一下萧爱月的脸颊。
    她的吻仿佛有毒,才离开萧爱月的脸颊上,就见到那刚被她亲吻过的洁白脸蛋变成了一片绯红,连旁边的耳朵都没能幸免,萧爱月脸红耳赤地站在她的面前,手脚一时不知该怎么摆放,手舞足蹈地说道:“徐经理,我会好好听话的。”
    徐放晴顺毛似的摸着她的头发,她的手在萧爱月的头发上来回摸了两下,脸色遽然降温,刚刚还如沐春风的微笑瞬间消失不见,冷着一张脸,严厉地问道:“萧爱月,你多久洗一次头?”
    “两天呀。”萧爱月被她问的有点蒙,老实道:“昨天在你家没洗,算是三天。”
    “你等会临走前,把你睡过的枕头洗了。”徐放晴拿起外套,又恢复到了以往冷冰冰的模样:“把冰箱里的东西清空,打扫卫生,下次见我之前,记得洗头,出去工作听课记得化妆,灰头灰脸的给谁看?你已经不小了,萧爱月,化妆是唯一能拯救你缺陷的工具,晚点我拿一套化妆品给你,之前的就不要用了,理解没有?”
    萧爱月张张嘴,又快速闭上,小媳妇般的点头道:“理解了。”
    “我去上班了。”徐放晴交代好了一切,拿上钥匙准备出门:“有什么不懂的事情打电话问我,在这里,不要轻信任何一个人。”
    “好。”萧爱月送她到门口,小声道:“路上注意安全哦。”
    徐放晴深深地凝视着她的脸,眼里有着萧爱月看不懂的光芒在闪烁:“去洗枕头吧,要手洗,记得听话,不听话爱说谎是要付出代价的。”
    萧爱月什么都听不进去,她看着徐放晴精心打扮过的出众模样,心里面升起了一股浓浓的自豪感:“徐经理,临走前,我能抱抱您吗?”
    “不能。”
    好吧,即使徐放晴这种我能你不能的规矩,也没能浇灭那个吻带给萧爱月的好心情,她回到房间里,像打了鸡血一样,快速完成了徐放晴安排给她的工作,她把枕头晾好,看了看时间,才上午十一点,正好赶回去找马尚材吃午饭。
    想起马尚材,萧爱月心里面又浮现出来了点点的内疚之情,总觉得不好意思面对他,她打车回到酒店,坐在酒店大堂不敢上楼,就连旁人看她的眼神中,她都做贼心虚地感觉到了莫名的探究,像是大家都知道了她抛弃了自己战友的事情。
    “萧姐。”两点多的时候,马尚材主动打电话过来问萧爱月在哪里,得知她就在楼下,马尚材飞速跑了下楼,大老远就对萧爱月挥着手道:“这里。”
    萧爱月慢慢起身,往马尚材的方向走去,谁料,马尚材见她靠近,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震惊地看着萧爱月的脸:“萧姐,你脸上.....”
    脸上怎么了?为何今天大家都这样看她?萧爱月立马意识到了不对,不止那个出租车司机,还有大堂那些对她频频回首的路人,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是因为她做贼心虚的错觉????
    马尚材打开手机的自拍功能,举着相机到了她的面前,声音里憋着笑:“萧姐,你看。”
    自拍镜头里的女人皮肤光滑,细眉肿唇,虽然嘴巴肿起来确实有些不雅,但是为啥大家会有这样的反应,萧爱月侧脸认真看了一下左脸颊,那临近耳朵处的肌肤上,不是口红印是什么!!!
    等意识到了原因,萧爱月恼羞成怒,破口大骂道:“我靠。”
    好你个徐放晴!!!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晚了。。。作者君这几天有点忙,抱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