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上海的日期已经订了下来, 一月八号上午十点的飞机, 马尚材在h市买了很多特产准备带回去, 萧爱月不晓得该带什么,她随便打包了几件过冬的衣服,拿着信用卡, 啥都没准备就跟马尚材上了飞机。
    马尚材嘴里喝着咖啡, 手指着时装杂志上面的女人给萧爱月介绍道:“这是我们公司的代言人,真人没照片好看, 但是便宜,比那些二三线小咖们便宜多了, 她知名度也有,男朋友是影帝, 演过我的爸爸, 你看过没?”
    “没看过你爸。”
    “不是我爸,是我的爸爸。”马尚材面部僵硬:“萧姐, 你占我便宜呢?”
    “哎,总公司大吗?”萧爱月喝完杯子里的果汁, 一脸好奇地问马尚材:“马经理, 总公司是不是非常大?非常非常大?”
    “还行吧, 没有海萌大。”马尚材皱着眉回道:“海萌租那么多层,太浪费了, 你看我们采购部才几个人,那么大的办公室,不是浪费吗?总部没那么大, 上海寸地黄金,但总部的人比海萌多,很多都是各分部调任上来的职员。”
    “在分部调任吗?”
    “总部可以调任职员去分部,分部的职员也可以通过考核进到总部。”马尚材咬着手里的面包含糊不清地解释道:“你看我们这次采购培训,明地里是培训,其实跟总部考核脱不了干系,那些人争的头破血流地想留下来,因为这是总部,几年前总部也搞过一次培训,留下来的人直接派去华盛顿了,那待遇薪酬跟之前可是天差地别,可几率太低,斗争就激烈,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萧姐你呀,在上海好好呆着,什么事都不要参与进去,有事找我,懂了吗?”
    萧爱月似懂非懂:“那你不想留下来吗?”
    “我跟他们不同,我是被调任去分部,回来也是直接调任,不需要考核。”
    “明白了。”
    “总之少说少听少做,不会犯错,就可以了,我们混过去。”
    萧爱月竟然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明白了。”
    这次培训的人不少,马尚材拿着邀请函去酒店领房间的时候,萧爱月见到大堂还有一伙人在等着,她跟前台小姐闲聊了几句,得知那四五个人也是来参加培训的职员,结果邀请函丢了,无法领取公司给他们安排好的房间。
    总部的邀请函做的很漂亮,萧爱月一度怀疑它是铂金的材质,马尚材被她的脑洞逗笑了很久:“你以为总部那么奢侈哦。”
    萧爱月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人把那么漂亮的邀请函搞丢,更搞不懂搞丢的人数还不少:“马经理,我们这么多人住,公司是不是花了很多钱?”
    “这是我们公司的合作酒店,以我们公司的名义入住,可以打六折。”马尚材边登记身份证号,边回答着她:“也就是相当于我们花三星级酒店的费用,可以享受五星级的待遇,再说现在要过年了,我们这么多人,应该还有优惠。”
    “那他们怎么办?没有邀请函,就没办法入住吗?”
    “那不关我们的事,他们自求多福吧,来,萧姐,把你邀请函给我。”
    萧爱月已经登记好了身份证,不是很明白马尚材为啥还要把她的邀请函收回去:“我可以自己拿着吗?”
    “我担心你丢。”马尚材接过两张房卡,递了一张给萧爱月:“你在二十一楼,我在十八楼,邀请函给我吧,我来保管,丢了邀请函就麻烦了。”
    “以前也有丢过的情况吗?”
    “不好说。”马尚材脸上的笑容很玄乎,神秘兮兮地说道:“反正我们别丢就行了。”
    萧爱月住的是间双人房,她推门进去后,就见到了她的临时室友,室友是个矮个子的女人,姓谢,来自海南。
    “我叫谢宁彩。”女人伸出手,礼貌地做着自我介绍:“海口分部的采购副经理。”
    “萧爱月,h市的普通职员。”萧爱月把行李箱推到一边,轻轻地回握住了谢宁彩的手:“你好。”
    谢宁彩看样子也是刚来不久,正在收拾行李,她把衣服挂在了空衣柜的右边,只占了一小半的空间:“萧小姐,这边留给你,你看够吗?”
    “我没带几件衣服,给我留几个衣架就可以了。”
    谢宁彩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还担心你跟我一样,带了很多衣服过来。”
    萧爱月已经见识到了她的两个巨大的行李箱:“我,也没有那么多衣服带。”
    “哈。”谢宁彩低声笑道:“我主要是怕冷。”
    “哦。”萧爱月点点头:“海南的冬天的确比上海温暖。”
    “h市呢?”谢宁彩默认道:“我没去过你们那里,听说过,有机会一定要过去看看。”
    “没什么好看的。”萧爱月非常不给力的说道:“那里没有旅游景点,常年下雨,连空气都是湿漉漉的。”
    “出去吃饭吗?”谢宁彩拿了钱包,准备出门:“这次培训公司包吃住,我拿了一张单,上面标明了我们公司安排好的餐厅,只要拿了邀请函过去,就可以免单。”
    “这么好?”萧爱月又意外地收获到了一份惊喜,乐滋滋道:“我还以为又是吃酒店的食物,啊,不过我的邀请函不在我这里。”
    “那你怎么领取房卡的呢?”谢宁彩误以为她的房卡掉了,惊讶道:“我听说没有邀请函的人,会被取消培训资格。”
    萧爱月比她还要惊讶:“有这一回事?”
    “你不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马尚材没跟她讲过,萧爱月跟谢宁彩一起下楼,去到十八楼找马尚材要邀请函,谢宁彩一路沉默,站到马尚材的门口才笑着说:“我以为一个公司只能派一个人,没想到你们公司是两个。”
    说完,她看萧爱月的眼神就变的有点意味深长起来,萧爱月也不是很懂:“你们公司是你一个人来吗?”
    “恩,我们经理病了,临时让我代替。”
    “咔嚓”一声,房门开了,开门的人却不是马尚材,是个浓眉的男人:“你们找谁?”
    马尚材正在走廊换鞋,萧爱月透过浓眉男人的肩膀空隙处看到了他的背影,咳嗽了几声:“马经理,要不要出去吃饭?”
    “啊,萧姐。”马尚材穿好鞋,背着一个公文包走了出来:“ 去啊,正好和小林一起,来,小林,我来介绍,这是萧爱月,我同事,这是杭州的分部经理,林正凯,叫他小林就可以了,这位是.....”
    “我是谢宁彩,来自海口分部。”谢宁彩主动做着自我介绍道:“很高兴见到各位。”
    林正凯话不多,即使在互相做着自我介绍的时候,他还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走吧。”
    酒店大堂那些掉了邀请函的人还没散,其中一个认识谢宁彩,隔了大老远就跟她挥手打着招呼:“小谢。”
    他的声音太大,谢宁彩有些尴尬地走了过去,小声问道:“李经理,你的邀请函还没找到吗?”
    “我们坐一辆车过来的,我们几个的邀请函都不见了。”李经理声音极大,远处听到还以为在吵架:“还是公司给安排的车子,这事公司得负责啊,不然我们怎么办?”
    “有通知总部负责人吗?”林正凯一脸严肃地问道:“你们就这样干坐着吗?”
    “有给甘经理打电话,她说这件事情她没办法,公司有规定,没有邀请函的人不能入住,她现在在请示她的上级,不知道等会怎么解决。”
    “她的上级是徐总吗?”马尚材在旁边插嘴问道:“刚从h市调回来的徐总?”
    提到徐放晴,萧爱月的心里面顿时咯噔了一下,她还没缓解好自己这份陌生的情绪,就听到那李经理回答说:“是啊,就是刚回来没有多久的徐总,我也不指望她大驾光临来处理这件事情,但至少要给个说法吧,我们都坐这里等三个多小时了。”
    马尚材耸耸肩:“按规定,你们已经出局了,徐总大忙人,哪有时间管你们。”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啊?”李经理不满的怒吼道:“怎么我们掉了邀请函,难道就不是人了吗?”
    “不然呢?”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萧爱月全身如过电般酥麻了几秒,她僵硬地回过头,还没看清楚背后的情况,一伙人就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徐放晴冷清的声音回荡在了她的耳畔,她身上的香水味没有变,让萧爱月愣愣地发了好几秒的呆:“连邀请函都保护不了,你们算我们公司的人吗?”
    徐放晴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过去,她常年披肩的黑发垂落下来,貌美白皙,冷冰冰地往人群中一站,萧爱月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场扑面而来,她修身的西装外套精致又不失格调,理性与严谨的职场气息在她身上油然而生,光她这种认真干练的气势,愣是压的在场所有人一句话都不敢讲。
    刚刚还在嚣张的李经理瞬间没话了,倒是林正凯第一个反应过来,殷勤弯腰道:“您好,徐总。”
    徐放晴的目光往他身上随意地瞟了一眼:“你是谁?”
    “林正凯,杭州的经理。”
    徐放晴对他显然没什么印象,冷漠地撇过头,神情专注地对着那群丢失了邀请函的人说道:“你们怎么来上海的,就怎么回去,有邀请函的人留下,这就是我的规矩,适者生存,有意见可以当面说出来。”
    “可是,这不是丢啊。”李经理弱弱地开口辩解道:“我们一车人,这摆明了是偷,小谢也跟我们一辆车,她的没丢,我们的都丢了,徐总,您不应该查一下吗?”
    谢宁彩突然被艾特,正要开口解释,萧爱月轻轻扯了她一下,示意她别打断徐放晴的对话。
    徐放晴的脸色遽然变冷,她目光如刀,切到了李经理的身上,冷笑着反问他:“你现在是教我做事吗?过程怎么样,我不想知道,一个连自己的东西都保护不了的人,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能力、人品与道德,这是我用人的标准,有才无德的职员,我会在考察过后,再选择淘汰,无才有德,直接淘汰,公司不是救助中心与警察局,你的能力没过关,其他的我没丝毫兴趣了解,现在,你们的培训资格被正式取消,我不会再说第二遍,还有,甘经理,通知下去,中途被淘汰的职员,来回的所有费用,公司不予以报销。”
    萧爱月莫名地感觉自己躺枪了,徐放晴口中这个无才有德的人,怎么想都感觉是她啊怎么办???
    作者有话要说:  小萧你也蛮有自知之明。。。
    老徐:呵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