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哪里?”东文江兴趣盎然的看着她:“你不参加婚礼了吗?”
    萧爱月跟他解释不清, 简单地说道:“我有点急事, 要先走了。”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东文江认真思考了一下:“你问问你上司的意见。”
    徐放晴事不关己的回复道:“脚长在她身上。”
    “那我更不想帮你了。”东文江望向萧爱月道:“你自己想办法吧,或者你跟我们一起进去,等差不多了就出来, 你旁边的那辆车我也认识, 是宁家的小舅子,他肯定得等到婚礼结束。”
    真的要这样吗?萧爱月哀求的目光投向了徐放晴:“徐经理, 您帮帮我好吗?”
    徐放晴的态度冷漠极了:“萧爱月,你刚刚不理我, 我现在为什么要理你。”
    东文江看看左边的女人,又看看右边的女人, 恍然大悟道:“哦, 原来如此,sammi, 原来你微博说的那个人就是她。”
    “什么微博?”萧爱月疑惑地问他:“什么是我?”
    东文江挟持着她的胳膊往酒店大堂走去:“走吧,小姑娘, 你陪我进去, 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
    他连哄带骗地把萧爱月拉回到了婚礼现场, 徐放晴也没有反对他的举动,她跟在他们的身后走进去, 目光一路都在闪烁不定。
    既来之则安之,这么多人,应该没人会注意到她这个落跑的伴娘, 萧爱月的心里面不断地在安慰着自己,她在徐放晴旁边的位置上坐稳,快速的掏出手机,点开微博搜索徐放晴的微博id,徐放晴四天前更新了一条微博:毁灭好心情的一个有效办法,就是认识一个蠢到极致的loser。
    excuse me?????
    萧爱月满脸无语地看向徐放晴:“徐经理,我也是会生气的。”
    “那你生啊。”徐放晴面无表情地表态道:“我有阻拦你不许生气吗?萧爱月,别说你生气,你就算充气,又管我什么事?”
    “你,您无理取闹。”
    “你说谁无理取闹。”徐放晴瞬间炸毛,抬眉瞪着萧爱月:“萧爱月,一天不见,你是特意跑到我面前找死的吗?”
    萧爱月走又走不了,留下来又不想跟徐放晴吵架,她犹豫了一下,打算息事宁人:“没有。”
    可惜徐放晴已经发现了萧爱月开始蹬鼻子上脸,不把她当一回事了,不悦的眯起双眸:“萧爱月,我真想弄死你。”
    “我现在跟死了差不多。”萧爱月转头凝视着她,她眼里包含的情绪太多,让徐放晴不由地失神了几秒。
    徐放晴看着她那副模样,心里面的怒火忽然就消失不见了,她撇过脑袋不再看萧爱月,端起桌子上的红酒轻饮了一小口。
    东文江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你们继续啊。”
    婚礼已经开始了,宁小奇站在最前面,白色的西装把他衬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白马王子,他身后的伴郎不停地擦着脸上的冷汗,看上去好像非常紧张。
    音乐声响起,董小夏挽着她的父亲缓缓地走了进来,东文江砸吧着嘴巴吐槽道:“新娘长的真不赖,便宜宁小奇那小子了,听说他们还要在国外举办一次婚礼,真是任性啊,你看这酒店的环境多差,台子都是新搭的,没钱就不要摆阔,我要有一天结婚了,这种low的婚礼一次都不想办,sammi,你呢?”
    徐放晴正在沉思,心不在焉地答道:“与你无关。”
    董小夏身上穿了一件很厚实的婚纱,婚纱样式繁琐,主要就是为了遮挡她的小肚子,萧爱月看着她一步步地走向宁小奇,那种感觉很奇妙,仿佛听见了自己心脏一片片瓦解的声音,泛酸的厉害,就像是宁小奇与董小夏一人手里拿了一只柠檬,他们用捏出的柠檬汁浸透了萧爱月的整个心脏,她的心脏处在一阵阵的发酸,那酸性快速蔓延到了她的四肢,麻木的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却让人呼吸衰竭,好似要暴毙身亡。
    萧爱月的身体在颤抖,徐放晴坐在她的身边,敏锐地发现了这点,她皱起眉,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萧爱月的脸,萧爱月脸上的神色很难看,煞白的一片,好像在经历什么痛苦的煎熬。
    所有人都在看红毯上的美丽新娘,没有人注意这边,徐放晴手臂往下,拇指轻轻地碰撞了一下萧爱月的手心,十指紧扣,霸道地强握住了她的手。
    萧爱月茫然地回过神,她双目通红地跟徐放晴对视了几秒钟,徐放晴用她们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提醒着她:“萧爱月,不许哭。”
    萧爱月没打算哭,她不是没有分寸的女人,只是感觉心里面难受,情不自禁地红了眼,但人感觉委屈的时候,想哭的反而不是难过的瞬间,而是有人发现了你的委屈,并且加以安慰,萧爱月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了被徐放晴握住的那只手上,她的指甲肯定划伤了徐放晴,徐放晴没有抽回她的手,她亦如往常一样冷厉,但她的手心是热的,萧爱月坐在她的身边,恍惚中连呼吸都忘了换。
    “今天,谢谢各位来参加我跟小夏的婚礼。”交换戒指过后,酒店开始上菜,宁小奇牵着董小夏走到了酒店临时搭建起来的高台上面,拿着话筒说道:“我跟小夏是大学校友,在一起好多年,我曾经以为我不会结婚,但是我结婚了,我很开心遇见小夏,谢谢她给我一份爱,一份安稳,一个美好幸福的未来。”
    “怎么没有伴娘?”东文江四处张望了一圈,转头问徐放晴:“你见到伴娘了吗?”
    徐放晴没理他,继续若有所思地听着台上的男人煽情。
    “小夏是个好女孩,能遇见她,是我三生有幸。”宁小奇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左手紧紧地搂着董小夏的肩膀,老油条般地笑道:“大家别起哄,吻留到最后,到手的老婆难道还能飞吗?哈哈哈。”
    底下又是一阵掌声,宁小奇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下来:“在这里我要感谢一个人,就是我老婆的闺蜜,萧爱月同学,萧爱月同学你在哪里?”
    “萧爱月?”东文江转头疑惑地问徐放晴:“哎,sammi,这名字好耳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听过?”
    这时候,离他只隔了一个位置的萧爱月缓缓地举起了手,对台上的幸福小两口敷衍地挥了一下。
    “没错,就是她,一位非常漂亮美丽又单身的女士。”宁小奇挥手回应着萧爱月,对着她所坐的桌上暧昧地暗示道:“她是我们的红娘,没有她,我和小夏成不了,在我每次有事无法陪在小夏身边的时候,都是她帮小夏排忧解难,她是小夏最好的姐妹,也是我宁小奇的恩人,谢谢,大家记住了哈,她单身,今天本来也是她做我们的伴娘,但她临时身体不舒服,希望能好好保重身体。”
    “原来你是伴娘啊。”东文江没完没了地继续做着他的暖场小公主:“你是萧爱月,你也是伴娘,临阵脱逃的伴娘。”
    “james,闭嘴。”徐放晴瞥了他一眼,警告道:“你再说话,我马上离开。”
    “别啊。”东文江立马慌了:“那可不行,你要是走了,等会我姑妈看到我,肯定又得给我介绍对象。”
    “你连爸妈都不怕,怕她做什么?”
    “她可是我的衣食父母。”
    徐放晴冷笑:“我也是。”
    东文江哄她:“别闹了,sammi,你跟她完全不同,你漂亮多了,对吧,伴娘。”
    萧爱月在闷声喝白开水当中,他们三人刚上桌的那会,徐放晴就把她面前的红酒杯移开了,只剩下了开水:“是,徐经理很漂亮。”
    “有眼光。”东文江夸她:“我欣赏你。”
    宁小奇在一桌一桌的敬酒,董小夏不在,就剩下他和伴郎,伴郎手里提了一瓶xo跟在他身后,宁小奇一喝完杯子里的酒,伴郎就马上帮他添满了酒杯,东文江非常焦急地在等他过来:“等他敬完酒,我们就走。”
    宁小奇已经喝多了,他醉眼朦胧地走到他们的桌前,敬完酒后,非要挤进徐放晴与萧爱月的中间,跟萧爱月亲热地坐到了一张椅子上:“小月,我有事找你。”
    还有十几张桌子的亲朋好友没有敬酒,宁小奇拍着萧爱月的肩膀轻声说道:“在门口等我,我马上过来。”
    东文江看着萧爱月离开的背影问徐放晴:“我们要不要跟过去听墙角,也许你的下属跟新郎之间有猫腻,网上不是经常有我的情敌是闺蜜这种帖子吗?”
    徐放晴端起红酒杯,面带讥讽地反问他:“我是那么无聊的人吗?”
    东文江看到了她手背上的掐痕,惊呼道:“你手怎么了?”
    徐放晴这才留意到了她手背上的伤痕,眼中刹那间冒出了一束锐利的精光:“被猫抓的。”
    东文江被她那眼神吓的心里发毛,艰难地咽下了嘴里的排骨,后怕地道:“sammi,你这个样子好可怕。”
    “我知道你跟小夏的关系,我生气过,吵过架,也尝试过分手。”玻璃阳台这边没人,宁小奇脱掉了西装外套,脸色疲惫地看着萧爱月:“她怀孕了,我们宁家没有子嗣,她是我家里的希望,刚刚婚礼前,我跟她吵架了,她不开心了,因为你。”
    “我没有对不起你。”萧爱月很坦荡:“这些年,我跟她清清白白。”
    “我知道,我相信你。”宁小奇的脸上露出来了一个奇怪的笑容:“你能帮帮我吗?小夏她喜欢你,我不希望她情绪激动影响她肚子的孩子,这次蜜月,我希望你代替我陪她去。”
    萧爱月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宁小奇,我是你跟董小夏的玩具吗?婚姻调剂?还是你们的3、p对象?你们把我当什么?”
    “小夏也同意。”
    萧爱月没话讲了,无语地感叹道:“你们可真配。”
    “我可以给你钱。”宁小奇仔细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说道:“小夏说你家需要钱,我可以给你钱,你陪她到孩子顺利出生,之后要不要继续,我们再商量。”
    作者有话要说:  宁小奇我跟你讲,欺负老徐家的猫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