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爱月能不能刷脸是个问题, 但她不要脸是真的, 萧爱月做事慢, 但认真,她在工作方面的细心马尚材看的一清二楚,所以当萧爱月问他的时候, 他表态道:“我认为你可以过实习期, 你的专业知识基本都懂,态度也可以, 再好好磨练一阵子会更好。”
    萧爱月乐坏了:“小马同志,我早觉得你是个好人了。”
    “不过你能不能过试用期是由徐总决定的。”马尚材话锋一转:“她才是你的直属上司。”
    原来徐放晴还没有把她要离开的消息说出去, 萧爱月百思不得其解:“副经理,你会接徐经理的位置吗?”
    马尚材腼腆一笑:“这就是我来海萌的目的。”
    萧爱月懂了:“那你知道徐经理要回上海?”
    “知道。”
    小秋打了开水回来, 咋呼呼的喊道:“都听说没有, 张总经理要辞职了。”
    马尚材和萧爱月对视了一眼:“哦,他啊, 听说了,你们等着吧, 肯定不止他一个。”
    “副经理, 这怎么回事呢?”小秋忧心忡忡地问道:“不会要大洗吧。”
    “别的我不能说。”马尚材摇头晃脑地说道:“但是h市这件事, 是真闹大了,董事长有关注, 你们看把梁总调过来就知道了,那些人想闹辞职,想以h市的资源跟公司叫板, 我告诉你们,咱们董事长压根不在乎这些东西,海萌这几年的利润是我们所有分部中最低的一家公司,真把董事长弄火了,指不定她会不会把海萌搬迁到隔壁a省,h市的这些人要是聪明的话,他们就应该乖乖配合调查,都以为自己翅膀长硬了,能飞多高?”
    原来海萌也不是一个金饭碗,小秋忧愁了:“我们分部总利润真这么低吗?”
    马尚材摇摇头:“准确的数字我也不清楚,我调过来的时候,我们经理大概的跟我聊了一下,啊,我还是好好工作吧,争取早日调回上海。”
    闲聊到此打住,马尚材接手了大海手里的进口事务,他年纪虽然不大,比萧爱月还小两岁,做事却很井井有条,一下午下来,把大海之前联系到的供应商,全部登记在了自己的供应商资料本里面,萧爱月还在忙着核对上个月的进仓数量,她桌子上堆满了对账单,本来都是些数字问题,但浩雅的事情一发生,那些大额对账单就不能仅靠数字单纯对账了。
    小秋忙着收快递,找新的供应商,她拿着样品去品质部做检验,三人下午各忙各的,也没时候再聚到一起聊天。
    好不容易忙到下班时间,外面又下起了暴雨,小秋等到雨停了,问萧爱月二人:“走吗?酒会八点开始,我还得回去接我老公,一起走吧。”
    差不多到七点了,马尚材保存好电脑里面的文件,点击关机:“走,走,走,我饿死了。”
    “我不去了。”萧爱月从一堆文件里面抬起头:“小秋姐,我就不去了,我这忙不完,要加班。”
    小秋想了想,也没有为难她:“那行吧,小月你留下吧,要是想来了,打电话给我,记得哈,星怡酒店。”
    “好。”萧爱月一口应下:“你们去玩吧,玩的开心点。”
    萧爱月脱掉外套,去洗手间里面洗了一把脸出来干活,徐放晴把她调到分厂这么多天,她留在公司的工作也一直没人帮忙处理,今晚是个持久战,萧爱月打起精神起来对账,零零散散的差不多一百多家供应商就摆在她的面前,等待着萧爱月批阅。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萧爱月抽屉里面放着的速溶咖啡都被她差不多喝光了,才到晚上九点,没了咖啡的萧爱月很惆怅,站起来把几十份文件收进了自己的包里面,想带回家再看。
    她关掉电脑,刚把外套穿上,徐放晴办公室的房门就开了:“萧爱月,你要下班吗?”
    萧爱月举起手里的包示意道:“我带回去看。”
    “走吧,我正好去那里。”徐放晴好像就是在特意等她把工作忙完,手里的包也提好了,站在门口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萧爱月的脸:“你还能开车吗?”
    萧爱月的脸色暗沉,情绪消极:“没事,走吧。”
    一路上都没人开口讲话,萧爱月看样子是真的累了,她双手机械化地转着方向盘,目光无神地看着前方的路。
    “停车。”还没到目的地,徐放晴半路突然开口道:“萧爱月,在路边停车。”
    “怎么了?”萧爱月把车停到路边,一脸呆滞地问徐放晴:“徐经理,您要做什么?”
    徐放晴没有理她,她自顾自的下车,走到路边的凉茶店买了一杯沙冰,她拿着沙冰回来,递到了萧爱月的面前:“吃了它。”
    萧爱月伸手接过沙冰,被杯子上面的寒气冻到了,整条手臂都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啊,好冰。”
    “要么给我打起精神起来,要么把它吃了。”萧爱月怕冷,徐放晴早发现了她这个弱点,她眼眸一冷,不悦道:“无精打采地摆脸色给谁看?萧爱月,打起精神,看路况看行人,累就回去休息,带那么多资料回去做什么?你是超人吗?你希望得到我的表扬吗?做不到就不要逞能,决定做了,就给我把事情做好。”
    徐放晴的骂明显比沙冰有用多了,萧爱月摸摸鼻子,意识清醒了不少:“徐经理,我没事,就是看了一下午的数据,脑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知道你笨,勤能补拙是个很好的方法,但是也要量力而行。”徐放晴循循诱导地教育着她:“懂了吗?”
    “懂了,可我不笨。”萧爱月拿着沙冰的手指在颤抖:“徐经理,我能把它扔了吗?我好冷。”
    徐放晴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忽然伸出右手,一把握住了萧爱月那只一直在抖的手:“萧爱月,永远不要逞强,累就告诉我。”
    “你会让我休息吗?”萧爱月感受着徐放晴手心的体温,内心禁不住荡漾了几秒:“如果我累的话?”
    “不会。”徐放晴瞬间把她手里的沙冰接了回来,冷冰冰道:“你要是告诉我,我不会让你受累。”
    萧爱月形容不出来此刻她是种什么样的心情,徐放晴已经坐了回去,并系好了安全带,萧爱月那只被她握过的手还停在半空中,它依然在抖,默默地在空中抖了几秒,回到了方向盘上面,萧爱月长舒了一口气,拍拍自己的脸:“我不累。”
    徐放晴要去国贸中心买东西,萧爱月车子停在楼下,没打算陪她上去:“我在楼下等您哦。”
    徐放晴瞥着她的脸:“萧爱月,下车。”
    土豪小姐徐放晴带着土鳖同志萧爱月直奔十五楼,徐放晴钟爱香奈儿,这次却直接奔向了阿玛尼专柜,她是熟客,几乎不用多说什么,专柜小姐立马拿了几套款式不一的西装给她试穿,徐放晴摆摆手,指着萧爱月:“她的尺寸。”
    专柜小姐秒懂:“请稍等。”
    萧爱月急忙说道:“我不买衣服,我有。”
    没有人理她,专柜小姐非常熟练地帮她量好了三围,登记上客户名单的时候,徐放晴不经意地瞄了一下萧爱月的资料,回过头,有意无意扫了一眼萧爱月的胸部。
    萧爱月瞬间感觉自己被瞧不起了,挺了挺胸:“怎么了?”
    “您的身材很标准呢。”专柜小姐声音甜美地答道:“我这里有您的款式,要是不满意的话,也可以定做,请稍等,您到这边来看看,有您喜欢的款式吗?”
    面对这些昂贵的衣服,萧爱月眼花缭乱,一时拿不定主意:“恩,我看看。”
    “这两套,还有那套。”徐放晴在她身边说道:“你拿给我去试试。”
    专柜小姐的手非常快,徐放晴的话刚说完,她就把适合萧爱月的码数找了出来:“萧小姐,您去试试看吧,徐小姐的眼光一向都是不错的。”
    萧爱月摸着舒服到滑手的西装,偷看了一眼它的标价,吓的直吸了一口凉气:“徐经理,我不要,我家真有。”
    开玩笑,一件西服一万二,萧爱月是个穷人,享受不了这么贵的衣服,徐放晴又岂能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她拿着衣服,转过身看着专柜小姐:“你没听到萧小姐说吗?她家有就不用了,我让你拿我的尺寸。”
    专柜小姐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听错了:“不好意思徐小姐,您稍等。”说完,又把适合萧爱月的尺寸拿了回去。
    萧爱月一颗心脏忽上忽下:“徐经理,您是不是故意在逗我?”
    徐放晴抬眉反问她:“你不是说不需要吗?本来我还想说,看你在分厂表现不错,这几天工作也很认真,送你一套衣服,既然你不需要,那就算了。”
    萧爱月后悔的想哭:“您一开始也没说啊。”
    “现在晚了。”徐放晴接过专柜小姐拿过来的衣服,唇角微微勾起:“萧爱月,下次好好表现,想要就告诉我,我问你,你现在想要吗?”
    萧爱月张张嘴,又默默地把心里话吞了回去,倔强地道:“不,不要,我家有。”
    徐放晴戏谑道:“那真可惜了。”
    作者有话要说:  徐经理你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