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上的满月还不够大吗?萧爱月看着外头, 喃喃低语道:“要变天了。”
    看远处阴云袭来, 好似要下雨, 掉入萧爱月眼睛里的眼睫毛被徐放晴吹了出来,萧爱月也没心情休息了:“得赶紧回去,下雨路不好走更麻烦。”
    “你确定没问题?”徐放晴不放心的问她:“你好像很累?”
    “没问题。”萧爱月发动车子:“下暴雨很危险。”
    “徐经理, 要不您陪我聊天吧?”车子龟速往前开了几百米, 萧爱月双手紧握住方向盘说道:“随便聊什么都行。”
    “阿姨回去了?”徐放晴沉默了好一会,正当萧爱月以为她已经默默地拒绝了自己的时候, 她慢悠悠地开口了。
    “嗯,昨天走了, 我弟弟上高中要她照顾,她不能呆太久。”
    “你弟弟比你小这么多?”
    “十二岁, 正好一轮, 他两岁的时候,爸爸就去世了, 差不多是我带大的。”
    这样不咸不淡了聊了几句,萧爱月更困了:“徐经理, 您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
    “哦。”萧爱月点点头:“那您小时候一定很孤独吧。”
    “萧爱月。”徐放晴突然开口叫她的名字。
    “嗯?”
    “你是个好姐姐。”
    萧爱月第一次被夸, 眼睛弯成了月牙, 喜滋滋道:“嘿嘿,也没那么好了。”
    “你要是再开这么快, 就见不到你弟弟了。”
    她在嘴里阴森森的吐出这句话,萧爱月浑身一抖,瞬间被吓清醒了:“徐经理, 其实您可以稍微温柔的提醒我,不用这样吓人。”
    徐放晴目光闪了闪:“你喜欢温柔的女人?”
    “温柔点的女人谁不会喜欢啊?”萧爱月机智地反问道。
    “比如上次上你车的小文员?”
    萧爱月没想到她还记得小文,想了想,回答说:“她是挺温柔的,也挺可爱。”
    徐放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萧爱月,你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一个新目标吗?”
    萧爱月没太懂她话里的意思:“什么新目标?您说人还是说事?”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徐放晴拿不准萧爱月傻乎乎的外表下是不是藏了一颗祸心:“你是在装傻吧?”
    萧爱月怎么会承认自己是真傻:“徐经理,我怎么会傻?我可是我们县里考的最好的大学生,要不是因为我家庭原因,我早去读香港大学了。”
    提到这个,徐放晴想到了一件事:“萧爱月,你面试的时候说你是08届毕业的大学生,但是到今天为止,你是怎么算到七年工作经验的?”
    二零一三年到二零零八年之间,撑死也才六年,徐放晴在面试萧爱月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她当时没有问,也是认为萧爱月过不了实习期,现在她把心里面的疑问问了出来,萧爱月不慌不忙地解释说:“哦,这个啊,我零五年就在外面打工,一开始都是零工,挣点钱补贴家里面,后面零七年的时候进了国企,也是教授帮忙介绍,在里面做些零散的工作,我文凭在h市算不错的了,一毕业就进去了,加上之前的经验,七年多,将近八年。”
    “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徐放晴微微抬眼望着天上的月亮:“萧爱月,没有爸爸,你是怎么撑过来的?”
    “没有时间去想这个。”萧爱月轻轻一笑:“完全没有时间,我那时候已经懂事了,要帮妈妈照顾弟弟,要好好读书,我后来考上了市里面的高中,一个星期回去一次,回去要坐三四个小时路程的车子,回去以后,妈妈会给我下个礼拜的生活费,家里面生活很拮据,妈妈养了很多小动物,我还要帮忙打扫,没有时间去想爸爸走了该怎么办,因为日子总得过下去,人走了就走了,我们心里面都明白,改变不了的事情,只能接受它,后来毕业了,更想挣钱,妈妈老了,许多事情都做不了,弟弟又还小,我就一边在国企混生活,一边在网上兼职些电商方面的工作,也是我同学开的店,所以老天对我还是不薄,它带走了我爸爸,但它也给了我很多善意的帮忙。”
    听完如此煽情的告白,徐放晴若有所思地道“所以你的蠢,是被你身边的人宠坏了。“
    这是整段话的重点吗?徐放晴搞错重点的本领实在是不要太高,萧爱月用余光瞄了一下她的脸,见她一脸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毫不气馁的问道:“徐经理,您是不是真觉得我很笨?”
    “恩。”
    萧爱月哼了两句:“您什么时候可以夸我几句呢?”
    “萧爱月。”
    “干吗?”听到徐放晴叫她,萧爱月以为她要夸自己,期待地竖起耳朵想听她接下去要讲的话。
    “我不是一个温柔的女人,所以别在我面前卖萌。”
    萧爱月感觉自己的脑门上有乌鸦飞过,她低声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你不是。”
    徐放晴默默地斜视了她一下:“闭嘴。”
    到达h市中心的时间到了晚上九点,天色一直暗着,雨始终没有掉下来,外头时不时地响起几声闷雷,萧爱月把车停在公司楼下,打开窗户手伸了出去:“好像在下雨。”
    徐放晴解开安全带下车,萧爱月在车里面跟她道晚安:“徐经理,晚安。”
    徐放晴“彭”地一声关掉了车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萧爱月早习惯了她这种态度,也无所谓她在想什么,她开始倒车往家里面驶去,开到一半路程,雨还是落了下来,就像憋了许久的小孩一样哭个没完,倾盆大雨让雨刮的作用显得那么无力,萧爱月只能先把车停到附近的商城外面,想等雨小一些再走。
    还好徐放晴回去了,不然她肯定又得炸毛,萧爱月打着近光灯等着雨停,这样一场雨下来,气温大概要彻底下降了,也许这就是入冬的预兆,冬天真的来了,董小夏也该回来了。
    这场入冬雨下的没完没了,萧爱月在车里面无聊地坐了大半个小时,雨还是没有小一点,她正在犹豫要不要再次上路,手机短信提醒音响了,来了一条短信,是徐放晴的。
    萧爱月,你到家了吗?
    徐放晴这是在关心她吗?萧爱月捧着手机傻乐了一下,立马给徐放晴回了一条,还没有,外面下了很大的雨,我在沃尔玛超市楼下躲雨,徐经理,您在关心我吗o(n_n)o
    过了很久,发给徐放晴的那条信息都没有得到回复,萧爱月干巴巴的坐着,等的急了,也不想再理这雨的大小,正想驱车离开,徐放晴的电话来了。
    “萧爱月,你还在车子里面吗?”徐放晴的声音一如往常,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情感。
    “嗯,这雨好大,走不了。”萧爱月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出口:“徐经理,您是不是专程打电话过来关心我啊?”
    “我在找我的手表。”徐放晴那边顿了几秒,回道:“萧爱月,你在车子里面刚好,帮我看看我的手表有没有掉在你车里?”
    “哦。”萧爱月开了车里的灯,弯腰仔细在座位底下寻找着徐放晴的手表,她找了几分钟,没找到,看了一眼手机,发现徐放晴还没有挂电话,赶紧回道:“徐经理,我没有看到,您确定是掉我车里面的吗?”
    “我不确定。”徐放晴慢吞吞地回答她说:“所以才让你找。”
    “好吧好吧。”萧爱月开始帮她回忆:“徐经理,在见那个伍总回来之后,您还记得手表在不在手上?”
    “不记得。”徐放晴的回答非常模糊不清:“我挂了,萧爱月,等雨小了你再走,不想死就听我的话。”
    “哦。”萧爱月乖乖地答道:“徐经理晚安,您早点休息。”
    这回徐放晴没有摔门离开,轻轻地回了一句:“萧爱月,你注意安全。”
    距离徐放晴那通电话打过来之后的半个小时,雨终于开始下小了,萧爱月这才决定发动车子离开,路上的车子被大雨清洗了一遍,外壳都很干净,萧爱月焦躁的心情忽然就变的平静了,她想这大概就是生活,大雨倾盆,有好有坏,总会留下一些痕迹。
    徐放晴大概已经睡下了,萧爱月拿着手机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徐放晴也许是真的想找她的手表,而且徐放晴是直人,她有一个很有钱的男朋友,她是个土豪,她跟萧爱月是两个世界里面的两种人。
    萧爱月躺在床上无聊的刷起了微博,竟然被她意外地看到徐放晴更新了一条微博,徐放晴的微博更新在一个小时之前,只有三个字,变天了。
    这女人神神叨叨的在说什么?萧爱月打了一个哈欠,困意袭来,她也没有再点开徐放晴的那条微博,看它底下的评论。
    早上醒来的时候,萧爱月的手机还停留在微博的界面上,她刷了一会,又发现徐放晴的那条微博不见了,也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眼花,还是徐放晴后来删除了。
    萧爱月起床,她吃完早餐,开车回分厂的路上,接到了徐放晴的电话。
    萧爱月这回非常自觉:“徐经理,我很快就到分厂,现在才八点半,九点打卡之前肯定可以到分厂,您放心吧,我没有迟到。”
    “萧爱月,回办公室。”徐放晴只简单地说了两句,就把电话挂了:“你以后不用去分厂了。”
    萧爱月以为自己的试用期结果出来了,吓的立马掉头,十万火急地跑回公司里面,人还没进办公室,就在门口被小秋拦了下来:“小月,徐经理和黄副总吵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读者质疑小萧是不是真的蠢
    作者君作为后妈,不方便回答这个问题,下面把话筒交给我的亲闺女:徐放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