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放晴没有买上次萧爱月看过的那件蓝色晚礼服,她买的是件黑色的束腰长裙,没有那件带给她的性感,却多了几份高贵。
    她盘起了头发,一点儿都没有了职场女丽人的气魄,眉目间多了几丝柔和,说出的话却依然让萧爱月郁闷“你在外面等我,不用跟我进去,我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好了给你打电话。”
    萧爱月不慌不忙地点头“哦。”
    这条路上的车子不多,但都是豪车,萧爱月估计他们都是去参加徐放晴口中那个晚宴的贵宾,俱乐部门外停满了卡宴奔驰保时捷等豪车,徐放晴看了一眼手表,漫不经心地说道“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过来接我。”
    萧爱月继续呆呆地点头“好。”
    徐放晴扭头就要下车,萧爱月突然行动了“徐经理,您穿一件外套下去吧,外面冷。”说完脱掉了自己的西装外套递到了徐放晴的面前。
    徐放晴握住车门把的手顿了几秒,声音里透着冰冷的拒绝“不用。”
    萧爱月明明是好心,到了徐放晴的面前,就好似多了某些讨好的意味在里面,萧爱月看着她下车,看着她被俱乐部门口的男人牵住了手,心想着大概真是自己多管闲事了。
    在一大堆豪车里面,她的polo显得那么的不合时宜,难怪门口的门童会连续看了自己好几眼,萧爱月傻坐在车子里面也不知道要去干吗,她一想到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还是觉得难受,徐放晴肯定没有放心里面去,她只是教训了一个让她很不满的下属,当然不会有什么别的感想,但萧爱月不同,这是她的工作和态度,徐放晴的否定,让她觉得很不是滋味,毕业这么多年,这是萧爱月第一次被骂的这么惨,她很委屈,也最没有资格委屈。
    船到桥头自然直,萧爱月坐在车子里面扮思想者,她还没想清楚,电话响了。
    “老姐,你找到工作没有啊?”电话里面的弟弟声音很愉悦,完全不知道他老姐找到了一份多么不愉悦的工作。
    “找到了,你学习怎么样啊?”
    “小月。”萧弟弟没有回答她,电话里传来了萧爱月母亲的声音,萧爱月的父亲早逝,由母亲一个人拉扯大了她们姐弟俩,萧爱月许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甚至感动的有点想哭“妈,你找我有事吗?”
    “恩。”萧妈妈的声音很软,就像她性格一样“小月你找到新工作了吗?要是没找到,你就回家,我跟院长说好了,让你去他的幼儿园实习,当实习老师,我看就不错,工资虽然不高,但稳定啊,以后你找老公也好。”
    “我以后不会找老公了。”萧爱月禁不住给她泼冷水。
    “为什么?”萧妈妈的声音提高了几度,一说到萧爱月的终生大事她就生气“你看看你,你都三十多岁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上小学二年级了,不找老公以后你老了怎么办,以后你死了,连送终的人都没有。”
    “我老了就自己跑去养老院住,不用别人养,你看现在这个社会,送终一条龙服务到处都是,妈,你别操心这个了,再说我才二十九岁。”萧爱月自己到不知道把这些话说了多少遍“我不会结婚,以后你也别给我安排相亲了。”
    “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也在h市,是你刘伯伯的学生,你的电话号码我给他了,你好好跟人家相处,别再闹掰了。”
    “妈,我…”
    “萧爱月。”萧妈妈一声怒嚎,叫道“你今年再嫁不出去,过年就别回来了。”
    萧爱月说不出来了别的话。
    “还有什么事吗?”萧妈妈问她。
    “没事了。”萧爱月怂了。
    萧爱月觉得自己很悲惨,啥事都不如她的意,工作是这样,生活也是这样,她觉得自己有一天也许会被逼迫着结婚,嫁给自己不爱的男人,生一群讨厌的熊孩子,每天过着强、奸式的生活,不能认命,却不得不认命。
    不能弃疗,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号的晚上八点二十分,萧爱月做了一个决定,她要拼一回,为自己努力一次。
    俱乐部的位置其实就在海萌和分厂之间,差不多一半的距离,萧爱月驱车前往分厂,她不知道分厂有没有关门,也不知道现在过去干什么,但她必须要这样做。
    分厂没有关门,产线上面还在加班,萧爱月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她在路上买了一个磁铁,非常机智地利用磁铁的原理,试图把不良品吸出来。
    这回确实比昨天瞎猫抓耗子快多了,但磁铁并不是万能,它没有意识,只要有铁的废品,它都全部吸了出来,废品库的白炽灯很亮,萧爱月的眼睛被它照的很痛,她找了一块干净的地坐下,在一大堆的废品里面,寻找浩雅的不良品。
    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在乱糟糟的废品里面,找出来了不下千个的不良品,以这种概率计算,浩雅的不良率岂止百分之十八,最少达到百分之五十了,简直是可怕,无论是浩雅的质量,还是海萌的管理,和分厂的毁尸灭迹,都让萧爱月觉得恐惧。
    她干的雄心壮志,完全把徐放晴的嘱咐抛在了脑外,接到徐放晴电话的时候,萧爱月在废品堆里面跳了起来“徐经理,我,我现在没有办法过去。”
    这副肮脏的模样要是被徐放晴看见,肯定又要被骂,萧爱月干脆采取不去的措施,说道“我现在走不开。”
    徐放晴那边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嘟嘟”几声就挂了电话。
    萧爱月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又踩到了徐放晴的底线,浩雅的不良品多的吓人,但萧爱月很快发现,除了浩雅的不良品,还有另外一部分和它数量相等的不良品出现了,这是哪家的?萧爱月前几天有补海萌的原材料资料,她知道这个黑色的带铜小物体是原材料的一种,但她分不清是哪家的,她把不良品全部收进自己的后车厢,随意地擦了一下脸蛋,发动车子,往公司的方向开去。
    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海萌的大多数职员基本都已经下班了,萧爱月拿了几件不良品上楼,翻出供应商的资料,里面详细介绍了各家提供的原材料图片与材质,这款产品有个学名叫kt,供应商名字叫美嘉纳,很耳熟的名字,萧爱月应该在哪听过。
    她翻出小秋交接给她的供应商资料,的确,美嘉纳就是那家要求修改合同,并申请提前付款的供应商,萧爱月瞬间懵逼了。
    “咔嚓”徐放晴的办公室门开了,萧爱月转过头,跟门口的徐放晴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会,徐放晴的晚礼服换掉了,穿了一件便装“萧爱月。”
    萧爱月愣愣地站起来“徐经理,你还没下班啊。”
    “你加入丐帮了吗?”徐放晴面无表情地说着冷笑话“你这模样应该还是长老。”
    “没有。”萧爱月否认“我过来查一下资料。”
    “你应该照照镜子再来。”徐放晴毫不给面子地讽刺她“我们公司的清洁工身上都比你干净。”
    “徐经理。”萧爱月不理她的讽刺,小声问她“我提供给您的美嘉纳公司的新合同,您有看吗?”
    “看了。”
    “您签了?”
    徐放晴打量着她脸上的表情“你觉得我应该签吗?”
    “没签我可以拿回来吗?”萧爱月不要命的问道。
    “可以。”徐放晴难得地没有为难她“全部拿走,你的资料,工资,还有补偿,明天一次性结清。”
    “我不是要辞职。”见到徐放晴关灯要走,萧爱月赶紧说道“徐经理,我不想辞职,我想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好好工作的,我真的会。”
    “你今晚放我鸽子了。”徐放晴提醒她“萧爱月,你的工作态度与人品,都让我觉得质疑。”
    “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萧爱月笑着对徐放晴说“徐经理,我承认您说的对,我就是个loser,但您不是loser收集者,您是发掘者,您是改变者,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两个礼拜,就两个礼拜的时间,我保证解决掉浩雅的问题,我向您保证。”
    “戴罪立功。”时间慢慢地往前走了几秒,徐放晴的目光从萧爱月的脸上移到了桌子上的不良品上,然后又移了回来,终于松口了“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无任何薪酬,你可以接受吗?”
    一个月六千,过了试用期一万,徐放晴怎么这么抠,萧爱月张开嘴巴,震惊地看着徐放晴。
    “你还可以选择明天结工资走人。”
    “我选择一个月的时间。”萧爱月想到了徐放晴送她的那只lv包,心里面安慰了不少“但是试用期过了,您要给我正常的薪酬。”
    “萧爱月,别跟我谈条件。”徐放晴冷冷地警告着她。
    “哦。”萧爱月低下头“知道了,徐经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