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岁生日那天,萧爱月收到了一张来自于澳大利亚的明信片,萧爱月暗笑那人从来都是如此,把时间掐算的准确无比,什么时候该到,什么时候该离开,一分一秒,从不拖延。
    生日快乐,娟秀的四个字像纹身一样刻在了萧爱月的心头,纹身还在滴血发痛,那字却是下去了,怎么洗也洗不掉。
    10月12号的下午,飨赣甑男瞧谔欤舭孪裉被舅频奶稍谏撤4采衔薏n搿14鳎钦疟晃奘瞿吧嗣拿餍牌艚舻靥谒男乜冢幸还汕苛业牧a吭谀钦胖缴霞ち业奶敝杆男耐罚盟薹e粑蟾攀窍妇桑舭抡庋胱牛匀晃薹o衙餍牌掌穑诿餍牌厦孀蟊呙冶咔浊祝窀鍪杆甑闹卸倥谎园沟男凑婕绯杖缱怼
    你已经三十岁了,萧爱月突然想到了萧妈妈的话,莫名地打了个激灵,老家那边算虚岁的方法,简直让萧爱月无语凝噎,她支起上半身望了一眼阳台,阳台上的秋菊被风吹的东倒西歪,有几瓣花叶落到了旁边的椅子上,白色的椅子孤零零的立在那里,象征了这个即将三十岁的老女人,那跌跌撞撞的青春,还有无…
    “喂,您好,我是萧爱月。”休息时间被陌生的工作电话打扰,萧爱月皱了皱眉,轻声问道“您是哪位?”
    “您好萧小姐,我们这里是大众客服中心,您上次预定的车子有货了,请问您什么时候方便过来提车?”
    “下个星期三吧。”萧爱月打开电脑上面的备忘录,查阅了一下,回道“你们速度还挺快。”
    h市虽算不上一线城市,但这里的发展并不差,昂贵的房价就很好的证实了这一点,萧爱月骨子里就是一个特别传统的女人,她在外面工作几年,挣了钱之后买了套40多平方米的小公寓,去年h市的房价飞速上涨,萧爱月心里面一琢磨,想着要是等那谁回来了,到她家来作客,怕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她自己也嫌公寓太小,简单收拾了一下,直接把公寓挂了出去,以比原价高四倍的价格卖了。
    这一卖,买车的钱就有了,但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生活方式,让萧爱月极度不满意,现在物价飞速上涨,她的工资却挂在那里一动不动,再说她的房子卖了,在外面租房却贵的吓人,萧爱月盘算了几天,把辞职单交给了人事部,在生日来临前的几天痛痛快快地成为了一个无业人士。
    简直不能细想,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女人,没有房没有工作,没有结婚没有女友,连下雨天生日帮她庆祝的人都没有,萧爱月惆怅了,惆怅过后就想到了那人,那个人现在在做什么?在和她的男友逛街吗?还是决定去另外一个国家旅游?
    真烦呐,萧爱月站起来,在屋里转悠了几圈后,决定去外面走走。
    她拿着把黑色的雨伞出门,进了电梯里又反悔了,仓惶地在电梯中退出来,把里面的老奶奶吓的脸色大变,萧爱月很无辜,她只是不想在雨天里变成落汤鸡,像她这把年龄的老女人也许还有病娇的心态,可没有了勇气。
    阳台上的秋菊被风吹的很惨,萧爱月推开玻璃门,进了阳台,把它从桌子上挪动到了椅子上,自欺欺人地觉得起了点保护的作用。
    下雨天真的不好,会显得一个人很孤独,孤独不可怕,只是反反复复的提醒,让人难以接受。
    也许该找个爱人了,夜晚一个人无法入眠的萧爱月又在胡思乱想,找个不需要多漂亮的女人,温柔,体贴,会做饭,会在蛋炒饭里面放点红萝卜,会唱歌,也会写字,写字?说到底,还是像那个人,萧爱月叹了口气,紧了紧身上的被子,想到明天的面试,又是一声叹息。
    雨过天晴的第二天并没有太美好,萧爱月踏上湿漉漉的马路,去“海萌”应聘工作,人行道上有个没有脚的年轻人坐在四轮木板上乞讨,一个夹着公文包的男人往他的碗里扔了十元钱后,扬起脸,站在人群中间,一脸自鸣得意的骄傲。
    萧爱月站到男人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刘先生。”
    男人快速回头,表情很惊喜“萧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他可能是想问萧爱月来了多久,有没有看到他刚刚施舍给别人的风光模样,他的目光投向了萧爱月身后的残疾小伙子身上,脸上的纠结神情很像是想在美人面前再表演一下他的慷慨与大义,萧爱月稍稍颔首道“上次你说你们公司招聘,我正好在找工作,今天就过来试试。”
    “哦,这样啊。”男人放弃了挣扎,他看到了残疾小伙面前的那个碗里面多了一百元钱,他扔的几秒前都没有,几秒后这里多了一个人,碗里多了一张钱,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手笔“那天你说我俩不合适,我还以为没有机会再见到你了,真没想到,哈哈,萧小姐,你要到我们公司应聘哪个职位?要是设计部的话,我可以…”
    “采购部。”萧爱月直截了当地谢绝了男人没说完的好意“我直接过去面试,不需要引荐。”
    男人讪笑“哦,那没关系,等你进公司了,可以去设计部找我,我带你熟悉熟悉环境。”
    萧爱月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她故作紧张地问道“不知道今天面试官有哪些?”
    “采购部啊,我想想。”男人果然上钩,顺着萧爱月的话接道“应该是采购部经理,还有副总,我们副总很好讲话的,你不要紧张,徐经理人也还好,你别踩到她的地雷就行,呵呵,萧小姐你那么优秀,不用担心这个。”
    海萌采购部经理,徐放晴,女,三十四岁,微博id采鱼的小蘑菇,微博第一条,面试loser是最头疼的一件事。
    海萌黄副总,男,五十二岁,没有微博。
    这样一看,似乎什么都看不出来,萧爱月有些发晕,小刘跟她一起上了公交车,他暴露了面试官的**消息后,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的意见“副总不会问你什么,倒是徐经理,她的问题刁钻,我跟她一起面试过一次,她把人小姑娘吓的脸都白了,不太好相处,但人不坏,你别紧张,公司的同事挺好相处,采购部人不多,上个月走了一个,现在包括徐经理,还有三个人,是我们公司部门人最少的地方,几年前采购部有差不多十个人,后来全部辞退了。”
    萧爱月被他越说越紧张,她大学毕业以后,在原来的公司工作了七年,从来没有换过工作,虽然她之前有过工作经验,在一群刚毕业的大学生中间,也有一定的优势,但她的心态也许不如人家自信,毕竟她之前工作的地方只是个每天买买小礼品的国企,而今天她要去面试的却是上市公司设在h市的分部。
    去吧皮卡丘,萧爱月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进了面试房间里。
    事情没有小刘说的那么简单,萧爱月一进去就看到台上坐了三个人,一个严肃的男人,和两个严肃的女人。
    男人应该是小刘所指的副总,可那两个女人之中哪个是徐经理?三十多岁女人的年龄是最不好估摸的,保养的好是林志玲,保养不好是贾玲,现在台上的两个女人,长相年龄与气质,说是三十岁吧,也可以,说别的嘛,好像…
    “你。”坐在最中央的女人先开口,她的近视眼度数应该很高,和萧爱月说话的时候,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线“做下自我介绍。”
    她是徐经理吗?女人厚实的刘海遮住了额头,眯成一条线的单眼皮眼睛里射出精光,身体绷的很直,接近于僵硬。
    她应该是吧,萧爱月在心里面推测,如果她不是,难道是左边坐着的那个女人?
    不像啊,左边的女人化着淡淡的靓妆,人模人样的在看翻看应聘者的简历,萧爱月用左脑思考,潜意识地把右边的女人认做了相亲男口中的徐经理,她不喜欢态度不端正的人,刚巧左边的女人就是,试问有哪有面试官在面试的过程中翘着二郎腿喝咖啡?你当是你家客厅啊?萧爱月在心里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叫萧爱月,2008年在h大管理系毕业,之后就在国行的采购部门工作了七年,9月份辞职,目前待业在家,我是本地人,今年二十九岁,未婚,暂时没有打算结婚或者要孩子的念头,生活很规律,没有任何不良记录和爱好。”
    “萧小姐,现在市场竞争这么激烈,你之前的公司,据我所知,应该就是外界所说的金饭碗,我想知道,是什么样的机遇,让你毅然决然地辞掉那份工作,来到我们这里应聘?”单眼皮女人再次开口,上下审视着萧爱月“我们不想听太官方的回答,海萌公司最需要的是员工的诚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