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许!”

清脆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顿时划破了天际……

黎昊川带着震鄂和激动转过身来,看着那个娇小的身影,眸子一片坚定地竖立在白茫茫的世界中。泪水浸湿了衣衫,夕阳映照着她的小脸一片炫丽,却也一片茫然失措。她来了,她竟然来了!!

黎昊川的心疼了,看到她纤凝雪色的双颊,刚刚还神闲淡雅的脸上顿冒起不属于他的怅然,甚至愤怒——

“你来做什么!”

他怒吼,双拳没有空隙地紧握。看紧她,那潜入他灵魂的黛眉弯唇,将他的意识蓬地全然震散。情感的骨髓在此刻,悄然地占据心灵,整个世界明明是纷乱复杂而疯狂,为何俩个人就这样相遇了?然后相爱,然后至死不渝……

“我不许,黎昊川,我不许!!”

凌以霜单薄的衬衫在寒风中被撩起,隐约露出了她雪白的锁骨处。如同蝴蝶开翼,那里他一度认为最美丽的风景,只为他而绽放。

“凌律师也来了?”戴耀宗看着俩人的互动,眉宇间闪过一点思绪,然稍纵即逝。

她如同防备的小猫咪直勾勾地盯着这个恐怖的男人。他的心是黑的,杀人是他终身的使命!戴耀宗对她带着和对黎昊川同样浓的恨意,凡是与他作对的人都不得安好。尤其是这个小女人,在他眼里,女人一向都是最软弱,最无能的人。

“凌小姐,你在法庭上振振有词,风度傲然,我实在愧不敢当。想当日,你如何欺凌犬虎,我今日就让你双倍加还怎么样?”

戴耀宗跨步上前,紧紧地抓着她的下颚。疼痛到一颗泪珠悄然落下——

“不许动她!”黎昊川从后边冷声一喝,却原地不动。此刻,他不得已轻举妄动,不得已随心而欲。这里全是犬虎的人,全是戴耀宗的心腹。

她听到这声呼唤,仿佛隔了几世纪。灵魂遁入生死边缘,再回头一看,已是沧海桑田。他们之间,永远隔着这样的距离,这么多道不尽的无奈。却只有两颗心,从来没有分开过。一刻也没有。

“我觉得……龙啸虎的规矩应该改一改了。”戴耀宗摩挲着下巴,毫无畏惧地对上那如同豹子嗜血的琥铂色瞳孔。半垂的眼睫藏下世人看不透的丑陋,与骇人的算计。

“既然凌律师来了这,就二选一如何?黎总,你和凌律师,只有一个可以安全离开!”声声铿锵的声音逼近俩人的耳里,反应皆是一愣——

“选择权在你手里。”他再幽幽一笑,拿起一把小飞刀准确地往黎昊川怀里扔去!

两指交接,火光顿现。飞刀在顷刻间夹在指缝间,鲜红的血直奔而下。然而,那俊朗的轮廓上却是面不改色,这些的痛都不及他小时候那些训练的一丁点。凌以霜瞪大眼睛,就这样眼睁睁地瞧着他手执利刀,那血落在雪地中。红得鲜艳,红得刺目!

“昊川……”她滚落的泪水如同瀑布直流,心口已经被化成了无法痊愈的伤口。看到他这样,她心碎了,真的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