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灵堂的日子,是她最为黑暗的日子。在放手,在闻不到他温度的那一刻,她真真地听到自己心碎了。碎得彻底。

杨诗岚踏出公司门口,呆望着苍穹。苦涩的泪水在眼中打转,却不得不继续生活。雨水斜斜地打在身上,明明是这样地轻,她却感受到钻心的疼。

然而,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变小了。她安静地抬头,一把透明的伞在头顶。那张让她既爱又恨的轮廓一下子毫无预警地跳入眼眶。她扭头,重新冲入了雨幕。凌御凡眼神一闪烁,将她重重地拉了回来,靠近自己的怀里。

雨点时大时小,打在伞上,浸湿了两颗心灵。

“给我放开!”杨诗岚仰头,在他脖颈处重重地咬了一口。眼底爬满了浓浓的绝望,不屑于与他对视,不屑与他交谈。

“诗岚,别这样。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总不能这样淋雨,别让人家担心了!”他的铁臂非一般地强壮,抓着她近日来更显消瘦的藕臂。竟一时觉得心酸。

女子一听,嘲讽之意瞬间在嘴角蔓开……

那双闪闪的眸子如今在雨幕下泛着碎碎清冷的幽光,不知是自嘲还是不屑。

“让人担心?我杨诗岚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妈妈,就没有别的亲人了。我还让谁为我担心?!”

她从来都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自从凌御凡闯入她的生命后,如同神降临,给了她人生里最遥不可及的东西。然而,却从来都是她一个人孤苦守着的天荒地老。他心里面装着的,其实是他那个最亲爱的妹妹!

“我会担心!我怎么不会担心!”凌御凡抓着她的手,在雨中嘶喊着……看到以霜的那一刻,觉得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样觉得了。脑海里时不时浮现杨诗岚的小脸,才发觉自己原来也放不下她。

“你担心?”杨诗岚挑眉,摇着头一步步颠簸地退出了伞的庇护,退出了他的世界。那樱唇微启,一滴雨水落在唇瓣,开成了妖艳的花朵。只是此刻,已分不出是雨还是泪……

“凌御凡,早在你在灵堂放开我的手的那一刻,你就不再是我的任何人。任何人都不是!!”

世界上有一种人: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他叫……最熟悉的陌生人……

“诗岚,别这么说!!”他的心突然猛地揪痛起来。原本以为只是愧疚的,但为什么那些莫名的情愫渐渐地吞噬心口。致命一击!

杨诗岚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用那眸子里最陌生、最透彻,也最不容妥协的眸光轻蔑地扫了她一眼。那虚弱的身影摇摇晃晃地走在雨中,谁也不知道,这场雨什么时候结束……这份情什么时候了结……

好像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雨中,人来人往。那个倨傲的身子突然瘫软地半跪在地上,雨伞随着雨点飘落在地……冷冽的眸中落下了两行不舍的泪水。

﹡﹡﹡

都说了岁月不留人。凌家俩老四年前还是健健康康的。可如今糖尿病、高血压所有的好朋友一并来探访。搞得凌御凡都时不时替他们捏把冷汗。庆幸的是,妹妹回来了,多多少少还是能帮上些许忙。

就如今天,明明医院是凌以霜最讨厌的地方。因为四年前和黎昊川的那场车祸,让她记忆全失,整个生命仿佛被抽空了。脑袋与灵魂一并茫然空白,那些日子是她人生中最不愿回忆的日子……只是为了爸妈,还是定时来这儿拿药。

“凌小姐,您又来啦。”护士姑娘笑着将两包西药交给她。她温柔一笑,倒没说什么。

不以为然地走向转角处,却冷不防地差点撞到了人。

一张X-光照片飘落在地——

“呀,对不起,对不起!!”凌以霜脸色尽褪,蹲下了碰上了那地上的照片。然而手上一冰,她好奇地抬眸。

“凌小姐。”男人礼貌风度地一称呼,让她愣了一会儿。

“安森?你怎么在这?”凌以霜说话间,眼神不经意地落在他手上重新拾起的X-光片。心里顿生孤疑,她看得出那是脊椎骨的激光照。只是第六感告诉她,绝对不是安森的。

蓦地,零碎的片段闪过脑海……

赵宅的房间里,他蹙着眉,冷汗直飙。那背脊格外地僵,轮廓透着一点压抑的痛苦,仿佛瞬间就要落个粉身碎骨。

甚至姚婉琦的那一句:‘你背上有伤,自己应该注意些……’

凌以霜后脑一轰,思绪顿变得混沌,半垂的眼眸带着探究的思考和疑惑。

“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她抬头,疑惑的问号化为语言,瞬间流淌出口。安森公事公办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心里的那个天枰在做着什么衡量。

“你跟我说实话。安森!”

那三封信息,到底是触动了心弦。

他总是这样说:霜儿,我想你了,我想你了……你想我吗……她曲起手指,突然轻放在唇边一咬。好疼。明明知道黎昊川和姚婉琦不会有什么,但为什么他要瞒着她?那样让她的心好不舒服。

安森终究还是犹豫了。他想起在少夫人失踪的这段期间,少爷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你看着她,就看着她的眼睛。一开始你会看到五彩缤纷,接着是全世界……甚至,是宇宙外的花花世界……再想回神时,才发觉自己已经出不来了。’

他一步上前,略作考量地看紧少夫人的脸。想着今天少爷那样决然而去的脸庞,一向波澜不惊的他,心尖终于划过一点疼。为他们的爱情而感到痛。

“少夫人。少爷很爱你,其实真的很爱很爱你……”

“你不要这样说,你这样说让我很害怕!”凌以霜坐在那长凳上,回过头来,害怕地看紧他的双眸。隐隐感觉到他话中有话,甚至她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哪里。从安森的眼里,黎昊川仿佛就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她伸手,却握不着……

“少爷的背上有伤,而且伤得不轻。”他幽幽地看紧全方,仿佛在诉说着一个毫不相关的故事。只有凌以霜看见,他握着X-光的手愈来愈紧,愈来愈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