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以霜吸了吸鼻子,咬着下唇问:“你对所有女人都是你情我愿的?”

“不是!”一句话,脱口而出。只是在下一刻,他却冷眼瞧着沙发上她的手提袋,不语地大步上前,捞起了它。继而,在她诧异也紧张的眸光里,拉起自己的手,将自己拖到黎园外!

疼。手腕上传来一阵疼。

那双剪水秋瞳里的害怕隐然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闪烁的不解与委屈……终于身子一轻,再环顾四周已经是繁星下寂静的黎园出口。凌以霜眨了眨眸子,身上其实好酸好痛。原本今日已经心神不宁,直想着昨夜那疯狂难以启齿的事,身心真的是累着了。

没有说话,只是呆愣地看着她。头发凌乱,思绪飘忽。

“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离开这里!”黎昊川一扬手,重重地甩开了她的玉手,语气陌生且冷然。

如同赶牛赶羊,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眼神里夹杂着不该有的情绪,此刻在明朗的月光下悉数暴露。

“凌以霜!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离开这里是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他倏地吼着,瞳孔剧缩,愤怒也淡漠。

如此绝然的话,也只有他说得出口。

可偏偏他说的,是“选择”两个字。选择权,在于她的手上……

眼眸委屈地闪着泪光,在黎昊川转身之时,无意识地抓紧他的衣角。力道这样地大,他的脚步顿了顿,挺直的背脊僵得有些森冷。

可,就是这一碰触,成全了那藕断丝连。就是那一刻,让彼此都依恋这个温度……

一丝难耐的痛苦飘在他的眉宇间,他背着她,眼神凝成了一个点。

“凌以霜,不要自讨苦吃。再这样下去,对你自己没有好处!”黎昊川终于没有办法伪装对她的淡漠,带着少见的挣扎在警告她。

心的确是有两把反差极大的声音响起:想她留下,又担心她真的会留下。

凌以霜心里一咯噔,她知道,怎么不知道?可小手就是死死握着他的衣角,压根没有放开的意思。

“我知道……”委屈的语气,带着一点哭腔。其实她一点都没变,两年的时间不过是把她自我保护的外壳磨亮而已,丝毫没有影响那纯澈的心灵。

黎昊川听到她委屈的声音,多日来潜藏的情绪终于迸发得彻底。

转身,反握她的玉手,狠狠地把她圈入怀里。那双大手不带一丝空隙地将她柔软的躯体贴近自己火热的胸膛,要让她与自己合为一体!

“为什么不走!凌以霜!!为什么要留下来!!!”

他泄愤地加紧手上的力量,感受到怀里人的微微颤抖。她哭了,好无助地哭了……黎昊川的眼神即痛苦也无奈,却又释然而欢喜。凌以霜这个笨蛋!

凌以霜被他抱得生疼,失而复得的心情却团团涌起。

小手也胡乱地抓着他的背,不知道该说什么。哭着将粉粉的拳锤在他的后背,生气他的绝情,生气他的淡漠,更生气他的无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