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以霜的语气里有太多的不确定,甚至不安。直觉告诉她,姚景文就是孩子的爸爸,可姐姐是这样地爱黎昊川啊。她重返英国,一是两年想得取那里的硕士文凭,二就是害怕心伤远走他乡。然而,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站在黎昊川身边的,又是另一个女人!

他到底有多少女人……到底有多少……

赵宅的后花园。沿着长长的石路,俩人慢悠悠地一路走到尽头。赵昕柔的头发梳成一个绒球,没有妆容,却仍然淡雅如菊。

“景文对我很好。乐儿你,要加油些。”她淡然一笑,无意识地握紧凌以霜的手。

凌以霜抬头,黛眉下的双眼有那么一刻的怔然,无意识地眨了眨眸子。或许在琢磨着她字面上的意思。

“你走后,我没再见到他。一次也没有。”她看紧凌以霜,一语道中红心。或许他们俩姐妹间总是隔着这样地一道墙。没有了这个男人,话说开来,心中舒畅多了。

凌以霜自然知道她指的“他”是谁,沉默不语。脸色上的娴宁安然闪过一股怅然之色……

“为什么?”原本不想问的,但它本能无意识地流淌出口。

赵昕柔看紧自己的妹妹,那双眸子里如同一泓清眸,比自己的还澄澈,比自己的还褶褶生辉。她还记得,第一次在婚礼上见面时,乐儿是多么地坚定。她的双眼是睿智的、聪颖的、美丽的,无人能及的。

“你知道吗?我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期间,他都会很温柔地告诉我,摸着我的眼角跟我说,眼睛很漂亮,真的很漂亮……”

“有一次,他喝醉了,意识模糊得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我这样凝视着他,好久好久,却听到他说的那几个字: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他的世界,我从来都没有走进过。他每一次看着我,都好像在看着另一个人的影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是我的妹妹。一个长得跟我好相像的人。”她说完,唇边扬起久违的浅笑,欣慰着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正是乐儿。

凌以霜心中一疼,复杂难耐的思绪交杂地揪着自己的心。赵昕柔这样地受伤,让她觉得好愧疚好愧疚。

“姐姐……”

赵昕柔笑着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无奈地嗔怒责备道:“傻瓜,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妹妹……”

﹡﹡﹡

再次在庭上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情。

结案陈词结束了。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只是辩方律师脸上那抹胜利的微笑,凌以霜没有忽略。心在抖,手也在抖。因为她了解,那个男人正正在自己后面,目光如炬如火地看紧自己……

蒋法官步了上台,随意横扫四周,终究动了动嘴角道:“经过慎重考虑,当庭认为戴耀宗被控走私军火一案,证据不足,且全程态度合作,甚是良好市民。为此宣布戴耀宗当场无罪释放!”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