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刷红了脸颊,直接低下头来。然而还没定下心来,铺天盖地的吻已经席卷而来……只要一碰那艳如桃瓣的双唇,他心里最原始的情绪总会被她激得滔天大浪,跌跌宕宕回不到实地。

他的舌头像潺潺流动的春水,不觉地卷着她的,缠绵一番后又是缠绵。他在搂紧她的那一霎那就没有想过要放手了。双手不自觉地抓紧她的身子,想到这几日来她的淡漠和嘲讽,愈发觉得此刻的她更得人珍惜。

那两颊的嫣红蔓延至浸满汗水的鬓边,体力和精神俱透支到近乎虚脱。在他的蛊惑下,她总是失去自我,也失去常人该有的理智。

“真甜……”

一吻过了一世纪方落。黎昊川抵着她光诘的额头,暧昧蛊惑的男性气息直接萦绕在她的鼻际间……

她害羞地一咬下唇,推着他的胸膛,表情倒有些欲迎还羞。

黎昊川也配合地邪恶一笑,直接将她抱到餐桌前,看紧那已经近乎烧尽的蜡烛。他倒是不太介意,双手从头到尾没有放开这个女人。她柔软的娇躯自身就是一团火源,惹得他欲火焚烧。要不是心疼她,他早将她吃抹干净!

“唱歌吧。”

他仍然坚持着,从来都没有许过生日愿望,但今天他似乎萌起了许愿的念头。凌以霜无奈地唱起歌来,嗓音清澈透明,在夜间更撩人心。

“黎昊川……”

“你是不是应该改改称呼了?”他看着怀中的女人,一脸的戾气。

“……”她双眼忽闪忽闪地看着他,改称呼?老公?想起这个,全身就一阵颤栗……

“比如说……”老公两个字还没出口,眼前的女人已经瞪大晶亮的眸子,食指放在他的唇间,制止他继续说下去。

黎昊川被她温柔冰凉的葱削玉指抵着,低笑了一声,直接一咬她的食指。凌以霜吃痛地叫了一声,后突然想到什么一样道:

“对了,明天任震那一案就开庭了。我想……”凌以霜话音未落,就见黎昊川的脸色有一点森然。她一怔,直接问:

“怎么了?”

黎昊川不语,只是稍蹙眉,道:“继续说。”

“听万律师的口气应该也不是十拿九稳,再加上之前他一直说要向法官求情一事儿,似乎也没着落了。据说他找到两个孩子了。还真是神奇,孩子不是被妈妈带到加拿大了吗?到底是谁把他们带回来啊?”

黎昊川看着她独自思索的表情,若有所思地问:“你知道的,如果现在要我放过华盛,我不会不答应。你现在还那么努力跟进任震的案件做什么?”

凌以霜脸色一凝,也对。他们现在的关系有一些变化了,怎么说他都应该不会再拿华盛来威胁她了。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 你和任震是什么关系?”凌以霜发觉自己问了这个问题,实在是愚蠢之极。他会告诉她吗?她甚至不知道,黎昊川这么关注这个案件做什么。

黎昊川收回了在她腿上的手,自己靠在椅背上稍闭目养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