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晃晃脑袋,往前一步,看着大树边隐隐藏着车身。她双眼一亮,快步小跑,果然见那道静如雕像的颀秀长影斜倚在车身,看着她的眸子如炬如火。

凌以霜后脑一阵轰地哭跑着过去,霎那间仿佛在绝望中找到了门闸,通往光亮的隧道。她一心地往前跑,岂料一个踉跄,竟重重地摔倒在那洁白的沙滩上。臀部那里一阵痛,再加上心里那个被他挖尽的大窟窿,滚滚委屈直接化作泪水掉入沙滩,心堵得难受。

凌以霜一气,直接抱膝埋在里头好心痛地哭着……月光下,那道身影逐渐靠近,直到步到她的双脚边,缓缓蹲了下来。

“喜欢我吗?”黎昊川把她的脑袋压到自己的胸口,问。

凌以霜无措地抬头,一身是沙和血,却忍不住委屈地让双唇下弯。

“喜不喜欢?”他磁性的声音愈来愈贴近耳朵,甚至那吻已经落在了额头处。

她突然抬头,看到骤然星光璀璨四射的眼藏着整个世间的精华,这一刻只倒映着她的影子,就只有她凌以霜一个人的影子。那种感觉这样地熟悉,突然让她突然萌起了天长地久的念头……

“嗯……”哭着拍打着她的胸膛,那无力的粉拳却施不了一点力气。

黎昊川的双眸瞬间捎过一阵惊喜,甚至无法言喻的狂乐。从来不知道,她的一句应允自己竟等得这么久,那一等,仿佛是天荒地老似地。他激动狂啸地将她拥紧,甚至忘了她身上的麻木的伤,将她腾在空中,无止尽地旋转着……

“霜儿……”他喃喃地叫,不知叫了多少遍。整个大海只有他的低咛和温柔,夜里的海鸥若有若无地掠过水面,也漾起她心中的朵朵情花。

那领带有些松垮地挂在颈间,碎发被风扒的凌乱,此时此刻在他眼中只有怀中的女人。甭管她的影子与谁交织着,甭管她究竟是梦中的倩影还是那个倔强跟猴子一样的凌以霜……这些,似乎都不重要了。

别墅里那个餐桌上,月色迷离,斜斜地照着屋里的人。忽明忽灭的烛火仅仅足够点亮俩人的轮廓,衬得彼此好登对。剪水秋瞳像是撷取了星辰的那点璀璨,愈发明净透亮。

“我不知道你会做蛋糕。”他看着她娇美的侧脸,微笑地将她的一缕青丝推到耳后。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凌以霜冷哼地白了他一眼,再满足地看紧眼前的蛋糕,旁边一处已经融化得不成形了。可他居然还带来了,心难免为之动容。

黎昊川只是温柔地看紧她,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从后头拴着她的柳腰……

“我听方管家说,你从椅子上跌了下来?”他挑眉,问。原本因为怒她的欺瞒,怒她的背叛那种可恨的心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听到她为了他做了这么多事,心情就莫名其妙地大好。

凌以霜不解气地抱胸,直接别过头。

他低笑,嗓子里发出那性感低颤的声线,不经意地摩挲着她白皙的脖颈间。置放在她腰际的手直接收紧,望着她的侧脸道:

“生气了?”

凌以霜没答话,直接跳开他的怀抱,往客厅的沙发坐了下去。那气呼呼的模样,他看了愈发地心宽。或许惯了她刺猬的模样,那耍耍小脾气的嘴脸倒让他觉得她挺在乎这件事。

“我看看,脚还疼么。”他走了过去,打开了灯,直接检查着她的伤口。没什么事儿啊。

“你骗我?”黎昊川一看那脚裸处还好好地,她脸上却皱巴巴十足委屈的模样。真是拿她没办法。他不解气地瞪着这个女人,直接在她腰间狠狠地掐了一下。

凌以霜匆匆地离他一步之距,实在吞不下那一口气道:“反正我骨子里就是虚伪,这些你一早都知道了不是吗。”

黎昊川看着她褶褶生辉的星眸,突然失笑了一阵,直接不等她回应就拥着她。那磁性的声音滑过耳髻,在夜里格外感性:

“那一晚,是我不对……”

“你也知道是你不对?”她扁嘴。

“谁让你找别的男人,我跟你说过的,跟别的男人保持距离!你总是这么不听话!”他把她禁锢在双手间,琥铂色的瞳孔想起那天就燃起熊熊怒火。

“什么别的男人?”凌以霜纳闷地问。

“你亲爱的哥哥!”他强调着,想到他看着她的眼神,他就一气打不过来。兄妹之间还能有这样暧昧的眼神交流,凌御凡那家伙是打算乱伦吗?

“你!你又跟踪我了!”

凌以霜“呀”地看着他,想他到底知道了她的多少事儿。黎昊川是神,这个似乎说得一点儿也没错。他要知道你的行踪,动动两根手指头就可。

“我不跟踪你怎么知道你这么不听话?嗯?”若不是看到她为他做的那些幼稚的摆置,他还真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爱上自己的哥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