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昊川,她名义上的丈夫正大喇喇地压在女人身上,裸露着上身,无耻地吻着女人的香唇。那女人衣服凌乱,披头散发,眼神迷离,甚至不断地吟哦叫着:黎总……

手里握着的拐杖冻结成了冰。

她的心,冰寒一片——

此时,包厢里的人都注意到了这个不速之客。黎昊川稍迷离地回头时,竟看到她怔怔地看着自己。他瞳孔剧缩一圈,一推身上的女人。然而脸上的迷乱即刻让嘲弄取而代之……她眼里的那抹受伤是演给谁看?手里的拐杖又是让谁同情!

“我……”凌以霜急喘着气,看着所有人炽热的眼光,顿时觉得自己好难堪。“我只是……来问问你今晚回家吗……”

黎昊川站了起来,那硕大的身躯几乎覆盖着她的娇小。他玩弄地看着女人手中的拐杖,冷不防地扬手一扫,拐杖即刻飞到几米处之外!

霎那间没了支柱,凌以霜惊恐地往后倒,还好程峰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她……

“怎么?你演技挺好啊?我看你站得好好的,能走能跳,却处处拄着拐杖,你这是在博谁的同情?嗯?”

他掐着凌以霜的下巴,无视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声声地数落着。

“你说什么……”凌以霜突然觉得身子像被抽空了一样,瘫软得毫无力气。甚至眼眶里是这样地干涩,没有半点泪珠。

“我从来不知道这么清纯的外表下,竟是这样的虚伪和犯贱。恶心!”他说完,就不看那楚楚可怜的面孔,拿起手中的酒再一杯下肚。

那火辣辣的滋味忿忿地呛着喉咙,几乎要揪出他的灵魂。黎昊川的眸子,此时溢满了愤怒和不解,早上的那一幕让他如何都忘不了!即使一转身,就能看到她那倔强的眸子;即使一转身,就知道她此时有多么受伤——

凌以霜如同被人扔进了万丈深渊,心死了,什么遐想都烟飞灰灭了。

可笑!她费了一整天的心思,他却在外面风流快活……

凌以霜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怕自己真的会窒息……忍着酸涩的眸子,她弯腰,欲捡起那不远处的拐杖。程峰与宇文旭稍心疼地上前,却在她一个愤怒的眼神下,止住了。

“不要过来!”

此时此刻,她已化身为一个小刺猬。没有人能靠近她三分,她浑身的刺是这样的明显!终于卑微地弯下腰,那小脸却是一如既往地骄傲。双手拄起拐杖,不再留恋地往外走。那拐杖一声一声地敲打在黎昊川心里,竟是这样的揪心……

程峰实在看不过眼,转头便幽幽道:“昊川……”

“闭嘴!谁都不准说一句话!”他怒吼,直接将刚刚的女人轰了出去。在看到她的小脸时,方觉得浓妆艳抹的女人有多恶心……他愤怒地坐了下来,看紧威士忌的那点红,想起了她临走的决然。

那眸子里,和酒一样红!

“砰!”一声,包厢里的玻璃杯都碎了满地,鲜血由他的指缝间留出。他却丝毫不觉得疼……

【下一章,四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