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父亲真的认识秦辉?”他想再确认。

“当然。如果你爸爸想见他的话,我随时可以安排。”她轻笑,心里却怦怦直跳,几乎跳出了胸口!

万凯峰离去后,她怔怔地坐在原位好久。远方那刺目的阳光榨干了她的心中所想,脑袋一片空白。明知道黎昊川的承诺已是一场骗局,可还是在努力地套万凯峰的话做什么。她是出自本能在帮他吗?

凌以霜,你没救了!

双脚踏出餐厅外,凌以霜就四处张望着,在见到转角处那车头时,心顿时沉了下来。她拿起手机,淡漠地道:

“我看到你了。”

那头的人一听,慌得出了一身汗。匿藏在不远处的车子即刻缓缓行驶而来,车里的人一脸抱歉地走了下来。在对上她眼里那碎碎清冷的幽光时,心猛地颤了一下。难怪少爷遇到她后会如此反常,原来她自身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

“你跟踪我?”凌以霜看紧安森,不可思议地问。

“是他让你跟踪我??”对她做了这般禽兽的事情,还派人二十四小时跟踪着。他当她是什么?傀儡吗!

想到这,她的心就瘫软,心坎那一处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她失望地看了安森一眼,决然地转身,拉开脚步就要离去。

“少夫人。”安森意外地拉住她的手,在她转过身来时,从车里递出一份文件,诚恳道:“或许少夫人应该看看这个。”

“叫他省省吧。关于他的解释,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在黎园的这段日子以来,她才知道他的温柔,他的甜言蜜语随时都会把人推入万丈深渊。不可否认,黎昊川的魅力足以倾倒众生,似乎比外界给他的完美形象更甚,更让人无法抵抗。就连一向意志坚定的她,也开始有些动摇了。

她不想再陷下去了,瞧她满身的烂泥,到时谁来拯救她?

“不是。是我从办公室里偷出来的文件。您……看看吧。”

凌以霜心里一粟,自然知道黎昊川是个不可惹的角色。安森这样坚持冒险,是为了什么。她不知道究竟是自己犯贱,还是内心深处就是矛盾不堪。但她终究还是打开了文件……

又是璀璨之夜。那浓浓的绝望复又爬满眼眶,只是她好像看到了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璀璨之夜不是非华盛的那块地不可吗?什么时候换了?

“少夫人。黎总从来没有想过一并吞噬华盛,现在的华盛也是照着以前您父亲的营业方针去做。没有遣散任何员工,更没有终止任何建筑工程。其实在与夫人您结婚的第一天,黎总早竞标了另一块土地进行璀璨之夜,为此还惹怒不少重量级的董事。”

“你说……璀璨之夜不是在华盛那一带??”

凌以霜眨眼,几乎有点不敢相信。他真的没有欺骗她吗?

“不是。黎总向来是个一诺千金的人,在生意上也从来都讲究等价交换。夫人,或许……您试着去了解,就会知道黎总是个怎么样的人……”

她再努力地翻阅文件,不知为什么整颗心突然轻了许多。他没有骗她,他真的没有!!凌以霜怔怔地站着好一会儿,居然忘了要怎么反应。或许心底是雀跃的吧。毕竟……这几天来,她好绝望,好难受!

“夫人……后天是少爷的生日……”安森离开前,意味深长地留下一句话,车子就已化为缕缕青烟。

那大马路上,喧嚣与繁华都已遁入空门。滚滚黑云都抛诸脑后,甚至他与姐姐接吻的画面愈来愈淡,化成了不起眼的青烟……此时此刻,那苍白的俏脸清美异常,就像春日枝头的梨花,满是希翼……

﹡﹡﹡

自从那天见识她的冷淡后,黎昊川没有再见到她。好几次,他停在了二楼的小房间前,却迟迟不敲门。只是深深地看了房门一眼,再决然地离去。凌以霜抵触的样子仍然徘徊在脑子里,她是真的害怕他了……

然而这份认知,让他十分的不快!

“少夫人,您不用上班吗?”

林管家站着看她悠哉闲哉地吃着早餐,问。凌以霜只是面露微笑,吮了一口鲜奶,乐呵呵道:“我请假了。”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她今天这般开朗的小模样儿,想着前两天还和总裁生疏得很的,这下心情又好的不得了!莫非两个人又和好了?

凌以霜刻意忽视下人们探究的目光,撑着好饱的肚子满足地站了起来,往客厅走去。

“呀!!少夫人,您不用拐杖了?!”小芸第一个跳了起来,丹凤眼闪着说不出的惊喜。林管家也匆匆地随后而至,惊讶更不在话下。

她猛地一转头,突然嗔怒地看着所有人一眼,道:“你们不许告诉少爷!!”

小芸与其他下人直接面面相觑,心底倒是暗暗叫喜。看着凌以霜那般小女人的模样,心里倒也有几分猜想。大家都点点头,心里着实是向着黎园这个少奶奶的。

“我出去了,林管家!”她说完,就蹦蹦跳跳地往屋外走去。心里已有一大堆的计划,想做些什么,买些什么。毕竟……明天是大日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