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人淡雅如菊,单纯洁净,看似无害,却真真是一朵玫瑰花!即使长满了刺,还是让男人去一探她的芬香,甚至任由鲜血流着仍要把她禁锢在手里。

“不要……”她愤怒地拍打着,可黎昊川哪有让她反抗的机会。

他吻着她的唇,她的颈甚至下滑到锁骨处。在她仍害怕地反抗的时候,直接将她的娇躯压到办公桌上。带着魔力的大手不受控制地拉开她的钮扣,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即刻暴露在空气中……一阵寒冷瞬时蹿透全身,冷的不仅仅是身子,而是那颗心!

“不要!你无耻!!”

她无助地扭动着身子,却不觉这样的举动更煽起他的欲。火。她甚至能感受到他胸膛的炽热与一发不可收拾的欲。望,正无情地将她吞噬……

黎昊川动作急速地往下吻着,将她不听话的双手禁锢在头顶上。然那双不安分的手游走在她曼妙的身躯,揉着她的酥软,在她身子的每一处点着刺目痴醉的火苗。他满足地低吼着……眷恋地抚摸那一具美丽的身子,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这样的激动而留恋!就她!

“名义上的老公?嗯?我倒要看看,过了今天你还当不当我是名义上的老公!”

此时的男人理智全非,好比脱缰的野马,一面吻着,一面宣誓着他的所有权。然而就在他想一掀那裙子的时候,一颗晶莹落在了手臂上。

黎昊川一怔,抬头已见女人那梨花带泪的小脸。此时倔强地别向一边,死死咬着下唇,那里已经透着妖娆的血丝……

那倔强的样子如同万剑,插在他的心口上。他心里一粟,直接抽走了双手,心顿时空了一大片。该死的,他究竟在做什么?她不过是名义上的妻子而已!

凌以霜见他已只身离开自己的身子,恍如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地站了起来。双手颤抖地扭着被他扯开的两颗粉红色扣子。那剪水秋瞳里仍然是愤恨与耻辱的泪水……

“你走吧……”

他倏地转过身子,留下一个冰冷的背予她。他不能回头,再回头怕还会控制不住自己!

凌以霜委屈地咬着下唇,惊慌失措地拿起倒地的拐杖,即刻一跛一跛地往外奔。黎昊川盯紧她落荒而逃的身影,即使拄着拐杖还走得这么快……顿时烦躁地一拳打在桌子上!

外头细雨绵绵……

小雨淅沥淅沥地响着清脆的声音,一滴滴地落在脸颊,与眼角的泪融合之时,幻化成谁的哀伤?

明明是车水马龙的道路,此刻在她眼里,都空空荡荡的一片,没有喧嚣,只有雨水洒在树叶上的沙沙声。步履蹒跚的踯躅,透过微弱的阳光,影子投射在湿漉漉的石路上,孤独,凄凉。

她裹紧身上的衣,眼神空洞地看向前方,竟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小雨,如酥小雨。双手捧出,迎接那零星散落的雨点,喃喃道:“下雨了……”身上仍然存着一种冷,不是寒,是畏惧。想到他刚刚禽兽掠夺的模样,颤栗即刻蹿透身子。原以为,他时不时的温柔是由心生的;可不曾想过他骨子里就是一个禽兽!!

“以霜?”

凌以霜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缓缓地转头。世上是真的有守护天使的,在你落入深水火热中就有那么一个人,总默默地在远方看着你,向你伸出手……

“哥……”她看到了那一束救命的光,双眼酸涩,却掉不出泪来。

“以霜,怎么哭了?黎昊川他欺负你了?是不是?我找他算账去!!”凌御凡大步向前,抓着她的香肩,愤怒由双眸一泄而出。

“不!不要,哥哥,不要……”凌以霜抓着他离去的手臂,慌张地叫。

“以霜,何必委屈自己?你知道的,就算你做了一百分,他也未必把华盛还给我们。你何苦呢??”

“和他离婚,哥养你!”

凌御凡隔着雨帘,看紧她的双眸,直接将她揽入怀里。

不可否认,他的这句话在她心中撩起阵阵涟漪。她曾经也在夜里,对着星星,幻想着有一天凌御凡会捧着她的脸,情意绵绵……曾经幻想着在夜幕之下,俩人相拥地看着不远处的灯火,彼此承诺携手一生……

可是今天……她已不能再点头。凌以霜的身份不仅仅是赵昕乐,还是黎夫人。

“哥……不用了。我想就这样呆着……就一下下好不好?”她飘忽的声音不偏不倚地撞在胸口上。或许凌以霜不知道,此刻他的心在淌着血。

“好……呆一会儿……”凌御凡在雨中让她的脑袋倚在自己的胸膛,雨水浸湿了他的衣衫,沉淀了彼此的悲伤。

九十九楼的那窗边,黎昊川犀利的眸子紧锁着俩个相依相偎的身影,双眼赤红得骇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