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御凡本能地握着她的腰肢,与她辗转地吻了起来。是,就算宇宙崩黄了,杨诗岚仍然是他的。那他呢?他的心,又是如何!

那不可思议的念头闪过脑海,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推开了怀中的女人。温润的黑眸里不似以往温柔平静,却容满愧疚和许多她看不懂的思绪……

杨诗岚身体一空,就意识到空的何止是身子……他抽走了温暖,就连自己心中的假想也一并抽去。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还要来作甚?她突然凄苦地自嘲,看着他却冷静地微笑道:

“我没想到自己的魅力这么低……”从来不纠结于魅力的问题,那是因为漂亮的皮囊对她而言从来都是身外物。只是今天,她输了,输得好凄惨。

“诗岚,不是这样……”凌御凡看得出他眸子里的受伤,慌着上前稳着她的手臂。

“没关系。我明白的……我累了,你抱着我睡好不好?”她抬眸,眼神和月色一样迷离。

凌御凡深深地看着她,看着这个女人,想着她自走在一起以来,为自己何其疯狂,何其爱慕;愧疚之情一涌而出……

好久好久,几乎是一世纪那般久后,他才缓缓地吐道:“好……”

天空中镶着满天繁星,柔和的月光斜撒在俩人身上。这一夜,他们相拥而眠。然却各有所思。所谓夫妻同床异梦,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形吧。

杨诗岚忍着眼角的酸意,紧紧地圈着他的腰身,低喃道:“御凡……我爱你……”声音悠悠,夜色朦胧。心里的那点渴望其实不多,就只是这样相拥过一辈子而已!可是他们都知道,彼此都不能在一起了……曾几何时,两情相悦对她而言已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

一滴泪,落在他的胸口。

凌御凡一怔……终究没有回应她的话。一个吻,落在发髻间。是爱,抑或是愧疚,只有他们懂。他们其实都懂……

﹡﹡﹡

如果说,与男人拼搏,是自取屈辱;那与黎昊川拼搏,就只有死路一条。

凌以霜再如何反抗,还是被硬生生地拖入三楼的化妆师里。五个专业的美容与化妆师早已正襟危坐,带着一百分的专心,仅仅因为她总裁夫人的身份。

“真讨厌!”她被逼着坐了下来,却仍然不满地嘟嘴埋怨着。

小芸失笑地看着少夫人,第一次见女人不在乎皮囊的。都说女为悦己者容,但她似乎没明白这个道理。

为首的化妆师上下打量了她的脸,手指勾勒着她的五官,半晌才分析道:“少夫人脸型削尖,双颊丰满,鼻翼小巧,我们给您上时尚七彩妆如何?”

凌以霜无聊地翻着手里的杂志,颇有些无奈地抬眸:“随便啦……只要不扎他眼就行。”

大家自然知道她说的是谁,纷纷抿嘴没再发表。然而,剩下的四个时尚彩妆师已经拎起了各种化妆用具动手着。他们仅仅有三个小时的时间,亦明白黎总要看到的是焕然一新的少夫人。

几乎一世纪过去了,一楼突然响起了响笛声。

方管家心里一咯噔,急急地上了三楼敲门问:“小芸,少夫人准备妥当了吗?少爷回来了。”

“来了来了……”里面的人都晕头转向,再看着眼前这个全然不同的女人,频频一点头,终于露出了一抹欣慰的微笑。

“少夫人呢?”

黎昊川刚踏入客厅,就自然不过地问。他今日身着黑色亚曼尼西服,笔挺硕长的身材如同雕塑般完美。那严谨却不失时尚的深黑色头发露出光诘的额头,使五官更为立体坚挺。下人们眼光轻微一瞥,双颊就不安分地红了一阵,立马低下头来。

“来了来了。”林管家满头冒汗地看着电梯上那“一”的数字,终于一笑。

电梯的门往两侧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