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会开车吗!姚经理!”

凌以霜没有料到他会有这么过激的反应,慌张地上前拽着黎昊川那铁一般的手臂,乞求道:“不是,不是他的错。是我闯了红绿灯,不关他的事……”

“闭嘴!”黎昊川如今火气在头上,琥铂色里不再是一贯的冷静与睿智。

他瞥了眼凌以霜那委屈又无从发泄的小脸,实在受不了地把她横抱上车。自己上车前,鄙夷地睨了姚景文一眼,又以一贯王者的口气命令道:

“以后开车麻烦长眼睛,否则就不是一拳这么简单了。”

姚景文还在头脑冒星星的状态,却已看见那布加迪威龙一飞而过,掀起了一阵旋风。他惊讶地瞪大双眼,手无奈地抚着自己的脸颊,喃喃道:

“不愧是黎昊川……”

﹡﹡﹡

回家的路上,只有压抑的呼吸声在车内回响着。黎昊川偏偏拉上了车篷,车内一片诡异的静谧,急得她都快要掉泪了。

男人粗喘的呼吸声在耳边徘徊,霎时间他就成了惹不起的洪水猛兽,正愤怒地站在一触即发的边缘。凌以霜忍着由内心蹿起的寒,瑟瑟发抖着,眼角甚至不敢瞥向他的位置。小脸上的绯红早已被苍白替代,少了一份迷离的醉意,心倒是狂跳得吓人。

仍然是寂静。这一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车终于以惊人的速度反差停在了黎园的车道。凌以霜害怕得颤抖的手微微拿着自己的拐杖,推门而出。可身子倏地一轻,再回过神来已经被抱在了半空中。

黎昊川狭长的睫毛此时投下黯淡骇人的影子,粗鲁地把她的拐杖丢入车内。换做是平时凌以霜早就呼呼大叫了。可今夜不一样,今夜她是做错事儿的小孩。咬着下唇,硬生生地回吞了那苦涩的泪水。

男人满脸阴霾地把她抱入屋内,脚步快得吓人。一踏入客厅,安森与管家们都紧张兮兮地站了起来,看到少夫人脚上的伤更是慌了。

“安森,让人去东华路把那破车解决了。”他的话中带着不容置喙的魄力,紧接着就踏入了金黄色的电梯内。

方管家惯性地想按“二”字,可黎昊川突然面不改色地命令道:“五楼!”

怀中的人冷得直哆嗦,她记得管家说过五楼的主人房就是一个禁地。他到底要把自己怎么了!!

凌以霜什么都不敢看,什么都不敢听。直到那声太响亮的“嘟——”声响起。她知道自己已经被抱入了主人房。环顾四周,竟也移不开了眼球。偌大的门面和精致的灯具透露着这里的瑰丽与奢侈。橱窗中安置着不可随意触及的精典。顶端,由一颗颗饱满但规律有循的水晶串联成一件艺术,如水般流动的线条穿梭自如。柔和的灯光打在水晶灯上,一串串的珠链闪耀着不一样的光彩。层次有序的设计,犹如钢琴键上的黑白键,灵动而又急促。

房间里隔为三大空间,一是拉开门面即可看到的办公空间;其右边则是需鉴定身份而入的主卧房。左边摆着浅灰色的衣柜,奢华却简单又不失典雅。左边的空间都是佣人们每天早上备好西装等待服侍的地方。除了打扫与清洁工作,下人们一律不得进入主卧房。

黎昊川待门一拉紧,直接将怀中的人放了下来。他一转身,倨傲的背影即刻变得可望而不可及。他的愤怒甚至表现在背影上,真的如猛兽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