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里。依然是那股刺鼻的药水味,凌以霜有些不适地掩着鼻子。她向来讨厌医院,不知为何但潜意识里就是讨厌。

黎昊川睨了她一眼,但没说话,只是反常地亲自把她推到父亲的病房。今个儿,是他第一次没带保镖司机出门,甚至一个陪同都没有……

门,轻轻地被推开了。

门里的人都看了过来。霎那间,有感动、有自责、有激动,全都化成了滚滚泪花在双眸里。她咬紧下唇,看着自己的父亲终于活生生地起来了,安全地醒来了。那种感觉,要让她一度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她噙着泪花,接近父亲所在的病床。然而,刚想握上他的手……

“啪!”一个巴掌声狠狠地响起!

凌以霜不可置信地捂着火辣辣的左脸,而凌正鹏火冒三丈地看紧自己。那深邃苍老的眸子里诉着无尽的悲哀与失望,仅仅对她所做的失望之极。

“爸……”刚刚还生硬忍下的泪水终于如洪水般决堤了。晶莹如断了线的珠子掉在地上,声音那么地响。好让人心碎——

“正鹏啊……”郑雯心疼女儿地走了上来,刚想劝话。连黎昊川也怔在那儿,看着这个女人居然被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你是全家里面最有骨气的孩子,爸爸一向以你为傲的。今天你居然嫁给了这个摧毁华盛的男人。他还是你的姐夫!你毁了自己姐姐的婚姻,你心里过得去吗?!啊?”

他声声地骂道,老泪纵横。从来都是这样:爱得越深,就失望得越大。多年来的抚养,他都倾尽自己的心血。即使她不是自己的亲身骨肉,他却是用生命来爱她,视如己出。今个儿辗转醒来,却听到她已嫁人妇的消息,怎不心疼?

此时此刻,她脸上的痛都没比心上的痛那样强烈。那火辣辣的疼痛犹如万箭穿心,出生以来,这还是父亲第一次掌掴自己。凌以霜哭着弯身上前,拼命摇摇头道:

“不。爸爸,你听我解释。爸……”她在轮椅里频频上前着,凌正鹏却不为所动,狠狠地排掉她的手。

凌以霜一个不稳,差点栽倒在地。然而冰冷的小手却被稳当地接住了。黎昊川面无表情地把她按回轮椅,看着凌正鹏声声说道:

“当初娶以霜,是我的意思,不关她的事儿。”

凌正鹏冷眼地揪着这个男人,这样有着帝王的气势。以霜在他身边,就是注定要受伤!他瞪紧黎昊川,眼角的鱼尾纹都愤怒地抖动了几回。

“给我出去!我现在一刻都不想看到你们!”

“爸!!不要……”她仍然在落泪地哀求着。她要好好地抱着他解释,抱着他跟他说对不起啊!

“爸,您听以霜解释……听我解释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