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要提这件事提多少次?我跟你说过,这场婚姻什么都不是。”

自婚礼以来,她总是若有若无地说起这件事。近来,她双眸黯淡了许多,心事重了许多。黎昊川问起她躲他一事,她也只是仓促地答道:自己在婚礼上丢尽了脸,自觉没有颜面再嫁到黎家……

赵昕柔沉默地抬头,水眸澄澄地看着他。这样的依恋他的温度,他坚毅的轮廓和他的味道。

“可是……”

黎昊川无奈地一抬她的下巴,柔声问:“难不成你希望我好好地对她,然后放你离开?你希望这样?”

这话一落,她即刻慌张地抬眸看紧他。那刀凿般的轮廓曾经这样俘虏她整颗心啊。放手,何其容易?繁华尚会如东流水般滚滚逝去,可为何她心中就是贪恋这个太不真实的梦?明知道这个男人完美得不真实,她却拉不住自己的心……

“是不是?”黎昊川再问!

“不是……”她轻声回答,用双手圈紧了他精壮的腰身。那些所谓的道德伦理,所谓的愧疚在遇到真爱时,也不过是一片空白罢了。她为了爱情,甘愿卸下自己大小姐的傲气,甘愿俯首当他的地下情人……

一切,只为爱!

黎昊川终于揽紧她的腰,辗转吻上她的双瓣。他的吻技,从来都是好得醉人。长舌辗转地进入口腔里,肆意地夺取她四处的清纯与温柔。在她腰际上的手,不自觉地收紧,几乎将这个女人揉入自己的怀里。他是这样的霸道,属于他的东西别人都休想夺走!

然而,在赵昕柔瘫软醉死在吻里的当儿,却猛然被轻轻地推开……

黎昊川沉默着,然眉宇间的沟壑却加深,森冷地看紧远方。吻她的那一刻,脑海里竟不期然地飘出那张清纯的小脸……

她今晚,还是睡沙发吗?

“昊川??”赵昕柔疑惑地看紧他,他今晚竟然分神了。这是他们相处一年来从来没有过的事儿……

“夜了,我送你回去。”那双琥铂色的眸子深不见底,久久才给她一个出乎意料的答复。

﹡﹡﹡

又是下班的高峰时期。路上车水马龙,繁忙得令人嘘唏。一个黑银色的轮椅缓缓地出现在大厦楼下。同事们都心疼地看着凌以霜这个模样,虽是新来的,但性格甚是讨喜。每个人上前想要帮忙的时候,她总是皱眉道:

“我可以好好地行动啊!别折腾了——”

男同事看见了,更是爱由心生。那死水一般的心蓦地又起了涟漪。尤其是她微笑的时候,如风中的蒲公英,飘忽而梦幻,令人向往难耐。

“以霜……”熟悉的声音,响在耳际。她紧张地一回头,果然见那张俊俏的脸孔款款地朝自己走来。每走一步,她的心跳就快了一些,常常都要她快承受不住了。

“哥……”

凌以霜柔声叫道。其实今天早上她在他办公室徘徊了许久,想见他一面,却又止步了。她今时今日的身份可是有夫之妇,尽管这些天来她有多想他!每每想起这点,总不禁黯然神伤……

凌御凡深深地看着她,良久才面露微笑道:“哥去取车,带你到医院去。”

他的眼神,总是这样地专注温柔,天生注定就是一个骑士哥哥,夭折了多少少女的芳心。凌以霜心下一甜,如一个小女人微笑道:“嗯。”

可凌御凡还没踏出双脚,刺耳的响笛就蹿进了所有人耳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