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昊川的瞳孔剧缩一圈,冷哼一声道:“配不起?世界上有女人配的起我吗?你知道的,我说是我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

“昊川……”她近乎绝望地在做最后垂死的挣扎。即使知道自己的心已经被无情地卷入漩涡里,即使知道自己一接触到他,就沉醉在那罂粟毒里。却从来都义无反顾,从来都心甘情愿。

他没再说话,眼神一闪烁,双手直接打横抱起了眼前这个女人。大步一跨,款款地步入最靠近的大房里。“砰!”一声,房门紧闭了,将凌以霜最后可以听到的句子硬生生地隔在门后。

凌以霜按紧心脏那里的位置,一团气搞得她好难受。甚至鼻尖一酸,泪水急急地在眼眶里打转叫嚣着要掉下来。她频频地后退着,那个句子不断地在脑海里残酷地徘徊:

“你娶妹妹是为了引我出来?你……你不是有心要娶她的??”

脚步,点点地后退。思想仍然在作着可怜的挣扎与垂怜……她甚至无意识地将自己逼到了旋转楼梯口,直到一踩空——

整个人霎时失去了重心,狠狠地往后倒。

“呀!!!!”一声惨叫,响彻大厅。高分贝的叫声惊动了所有人,甚至助手们都惊慌失措地看着这样一个身影由高处狠狠地跌下来。顺着旋转楼梯的转角,碰撞着每一寸肌肤,刺痛每一处的娇嫩。身上的白纱被无情地抓破,直到血丝渗出白嫩的肌肤,染红了雪白圣洁的婚纱……

“凌小姐!凌小姐!!”竭斯底里的呐喊震破了耳膜,直到外面还余下的宾客心里也为之一震。不详的预兆在眉头化为不自然的跳动,凌御凡没多想便起了身往屋内奔去!

“以霜!!”在看到那单薄的身影染红得刺目时,他早忘了理智地冲上前。愤怒地抱紧她,大问:“发生什么事!新郎呢?没看好她吗?!”

“不知道……”助手瑟瑟发抖地看着她,那滩血迹还真是吓人。任谁都没看过婚礼上倒在血泊中的新娘。况且新郎还不知所踪……

凌御凡眸中的杀气已足以揪出了在场每个人的灵魂。他下意识地发觉,原来自己有多害怕她受伤,哪怕是一丁点的伤害。冷眼扫了周围,他直接将凌以霜抱在了怀里。临走前,甚至还如地狱里的阎罗王一般警告道:

“告诉你们的黎总裁,要是我妹妹有什么事,我定要他血债血偿!”

说完,就抓紧手上虚弱的人儿,看着奄奄一息的她道:“以霜别怕,哥带你去医院!!”

那个倔强的背影随着喜气的逝去,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凌以霜的身子虚弱如秋天里的落叶,仿佛一阵风就能将她吹垮。然而此时此刻,倚在他怀里,却拼命地吸取他身上那阳光里的温暖。

娇艳的嘴唇缓缓地形成娥眉状,双手虽虚弱仍紧紧地抱紧他。

哥,我终于……躺在你怀里了……

紧接着,那折扇一般的睫毛乖巧无力地垂了下来。她微笑虚弱地闭上了双眼,殊不知,血迹已经滩满了雪白冰冷的地上。看得所有人都触目惊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