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霜?你发啥呆呢?”

“以霜?”

“呀!丫头,你哭什么啊!!”安妮真的慌了,看这个女子前一秒还笑意盈盈的,像个小傻瓜。现在却两行清泪挂着,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她都乱了阵脚。

凌以霜手握着报纸,不敢看也不想看。她不愿意相信,可是为什么眸光却与心背道而驰。仍然倔强地往下看?

安妮孤疑地随着她的目光看下去,居然看到头版那里正正写着:

“妹妹闯入姐姐婚礼,亲手将姐姐送进监狱!”

她颤抖的手轻轻拿起了报纸,目光锁紧照片里的那一份DNA报告。字面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经DNA证实,凌以霜的确为赵家之女,儿时在一场事故与赵家人失散。再度见面,却可笑地把自己的亲姐姐亲自送入监狱。

不可能,不可能……

她记得,凌御凡和她说过:小时候,凌家是在大海上找到她的。她一个小女孩儿,对自己的亲父母,甚至亲姐姐没有什么印象。只是,命运为什么这般作弄人?她居然……亲手毁了自己姐姐的婚姻!!

“不要……”她突然崩溃地哭了起来,一抽一抽地,连安妮都吓坏了。

突然,手机铃声幽幽地响起。凌以霜无助地看了安妮一眼,那小模样儿像极了得不到糖的小孩子。安妮也无奈地扁扁嘴,就已见她哽咽地一按键,道:“喂……”

“以霜,赶紧到医院来。爸出事了!!”

一双手,无力地落了下来。刚刚还捏紧在手里的报纸,此时此刻已经散落满地。身旁的大伯直接生气地叫嚣道:

“呀!你这个女人!乱动别人的东西!”

可话音未落,她小小的身子已经飞奔了出去。拦了一辆计程车,坚定万分地挂着泪珠道:“到医院去!”

﹡﹡﹡

刺鼻的药水味弄得她格外的难受。

她不喜欢医院……因为那里曾经是她最伤心难过的一个地方。凌以霜按压着心口那个位置,轻轻地打开了门。眼眶再掩饰不了任何的懦弱与愧疚,晶莹的泪珠滴落下来。

那个她最敬爱的父亲此时此刻无力地躺在病床上,皱纹显而易见。平时在华盛呼风唤雨的他,今日也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爸……为什么会这样?”她捂着唇落泪着,看紧自己的哥哥问。

凌御凡自然也看到了报道,别有意思地揪了她一眼。好久才沉重道:“爸爸今天早上看到了报导,就DNA那事儿;知道你因为他的关系毁了自己姐姐的婚礼,愧疚上来。再加上身子不太好,一时血气冲脑,就不省人事了。”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凌以霜哭红了双眸,对于自己是罪魁祸首一事真的接受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