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的思梦席床上。

纯白色的手机不停地雀跃响着,那屏幕上的名字如巨大的漩涡,就要把她整颗心卷了进去。可身边的人一动也不动,那漂亮的剪水秋瞳闪着无限的泪珠,窝在膝盖里哭泣着。

“昊川”两个字仍然如同磁场在拼命地闪着。

终于,停止了……

赵昕柔无助地一瞥手机,只见那里多了一条留言。她轻柔地拿起手机,按了按键,接听留言。那一头,一片死寂,但是仍然能听到他那霸气的呼吸声。他总是这样地深沉,这样地不可叵测。与他在一起的时候,如同在云端上一样,太不真实,又太刺激,太让人沦陷!

半晌,那低沉如千年酝酿的醇酒的声音方响起:

“你打算躲我躲到什么时候?!给我马上回来,否则我不保证做出什么事儿来。你知道我的。”

“嘟——”一声,电话被切断了。也断绝了他们之间一切的联系……

赵昕柔握紧手机,更加悲戚地痛哭起来。想起早上凌以霜说的两个字“伤害”,“伤害?!你居然说得这般轻松。我却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那限量版的布加迪EB16。4威龙里。

黎昊川的眼眸如同子夜里的明珠,闪着慑人的光芒。手机那里频频传来专业的女声,他的瞳孔突然闪着锐利的光魔,一扔。手机直接漂亮利落地飞出车窗,顺着山崖滚了下去。

很好!

她第一次,没接他的电话!

﹡﹡﹡

华盛没了,正式地落入敌家手里。

凌以霜无助地站在街的另一头,等待着大厦里走出来的身影。好久好久,那七尺的身子才走了出来。她原想欢乐的上前迎接,却见到他脸上的颓丧之色。她心里猛地一惊,知道他应征又失败了。

拿起手机,按了那个背得滚瓜烂熟的号码。

对面的凌御凡接听了,“喂——”

她轻轻地问:“哥,面试顺利吗?”对面的凌御凡显然没有看到她,只是稍皱眉头,声线里尽量掩饰自己的落寞道:

“当然顺利。你哥我是谁,我可是凌大律师!几家公司说会好好考虑,放心吧!”

一种酸涩突然涌上鼻头,她咬唇,忍着那两行欲坠落的泪珠,道:“那……你今天会回来吗?妈今天煮了你最喜欢的菜……”

左手奋力地捂着自己的唇,不让凄凄的哭泣声落入手机的另一头。

凌御凡看紧天空中的那一抹白云,淡然地轻笑道:

“我比较喜欢吃以霜的菜。好了,人事部经理嚷我的名字了,我得走了。”

凌以霜的面颊早已湿透,无助地看着对面街的他。明明是这样地落寞,却总是不让别人操心。他的倔强,该有多么地让她心碎。

凌御凡手持英国渥維克大学的LLB法律文凭,去年渥维克还登上了英国十大最佳法律大学。若说是实力问题,那就是天底下最荒谬地笑话。她知道不是,不是——是那个讹诈风云的男人,是他!

双手一握生气的拳头,那溢满泪水的大眼闪着坚定的光芒。再度拿起手机,给陌生号码拨过去:

“喂。我是凌以霜。帮我弄一张到四季酒店的邀请券。”

那里头的人委婉地拒绝着:“对不起啊,只有是VVIP才可以入场的。

她闪着愤恨的泪水,生气地骂道:“不管多少美金我都付了,我要邀请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