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宅。

忐忑的心情有如七上八下的水桶,要是每个桶都翻了,她就真完蛋了。凌以霜捂着狂跳的心,喃喃地为自己加油着。

她是个聪明人,是半个律师,从来不会傻得硬碰硬。心下也明白去了皇廷,不仅会闹了个闭门羹,更糟的是可能连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思绪还胡乱地飘着,“嘟——”一声响。感应器传来专业的女声:

“您好,请问哪位?”

“我……”她该说什么,说本小姐就是那天破坏你家小姐婚礼的人,还是说我就是要把你家小姐送进监狱的人?

思量了好一会儿,才喃喃说道:“那个……我是华盛公司的凌以霜,有急事想见见你家小姐。”

那头的人沉默了好久,终于礼貌地回到:“对不起,凌小姐。赵家不随便待客,请回吧!”

她跺着脚,心里真真是焦急如焚了。可闪亮的车灯突然刺痛她的双眸,她本能地用手一抵,才发现居然就是赵家千金——赵昕柔!她双眼一亮,几乎也忘了自己可能被别人痛恨到骨子里去了。身子直接扑上前,不等赵昕柔下车就道:“赵小姐……我……”

“是你?”赵昕柔显然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到她。语气里满是淡漠和疏离,甚至还夹杂一点怨恨。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但她就是高高在上的赵家大小姐,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岂能容忍一丝一毫的伤害。况且,这是毁掉自己婚姻的人,甚至……把自己推向痛苦深渊的人……

她紧抿嘴唇,就在凌以霜以为她会拒绝的时候,淡漠道:

“让她进来。”

赵宅奢华的程度令人咋舌。那千盏灯柔美地旋转着,散发着迷昏的光晕。凌以霜怔怔地手里捧茶,看着赵昕柔满脸的责怪,甚至带着一点恍惚。想必,还没有从失败的婚姻走出来。

她放下了茶,鼓起了勇气,咬牙低头道:“对不起!赵小姐,都是我的错。我真的只是想保住爸爸的公司,不想让‘璀璨之夜’毁了凌家一生的心血。我……我知道对不起您……”

“对不起?你和我说对不起……”赵昕柔苍凉地讥笑,一抹不属于她的恍惚布满了整个娇柔的面孔。

凌以霜纠结地握着裙角,还没有说出更多的话……

“哼!你有心血,别人就没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