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内。那稍上等的住宅区内,立着一幢小洋房。尽管不如城里富可敌国的人家,却仍然是上流社会的一族。今夜灯火通明,宛若白昼。璀璨的星光点缀着苍穹,与洋房流光般的彩灯遥相辉映,美轮美奂。

棕褐色的沙发上,俩老在轻声叹着气,想着在电视里看到女儿打闹婚宴的那一幕。她勇敢的眼神镇压着全场,甚至对上那个神一般的男人也毫无畏惧。这女孩儿天生就是一个正义者!也终究是为了自己,是自己这般的无用,所以才让女儿干这样的事儿!

他长叹了一口气,心亦隐隐地不安起来。

“呀”一声,大门闻声一开。俩人双眼一亮,下一秒就见到了门口那两个相偎的身影。眼神里即刻流露着一点温柔与欣慰,亦直接站起身来迎接他们。

“爸,妈!”凌以霜刚抵达家门,即刻飞奔地搂着他们。可能刚刚受的惊吓太大了,所以回到家的时候格外地委屈。

“你吓死你妈了!”凌正鹏眼神稍正地看向自己的女儿,她总是这样地倔强,却也见义勇为,总是这样让人心疼。

凌御凡把手搭在她的香肩上,看着自己的父亲无奈安慰着:

“没事。以霜都回来了。没事儿……”

“以霜啊,以后别这么任性了。别让妈妈担心啊!”郑雯担忧地抓着她的手臂,迟迟不肯放手。脸上已经冒出了些许的皱纹,岁月总是不留情,它何时停下脚步,何时为谁宽容过??

凌以霜乖巧地低下头,一握拳头道:

“妈,您放心。那是凌家的宝,是我们的所有物,没有人有资格夺去这些!”她想起早上那个好看得人神共愤的男人,心里就怒气难耐。

“哎呀,你这孩子……”郑雯生气地看着她,看来她还不明白。妈妈担心的是她自己的安危,不是所谓的身外物。尽管那些,对他们来说意义非凡。

凌御凡见状,即刻上前拦下了郑雯。修长的食指与拇指弯曲起来,扶着发疼的额头,眼神坚定地说道:

“好了,妈……以霜也累了,让她去洗澡休息吧。”

凌正鹏点点头,双手扶着妻子,也明白女儿做任何事总有她的道理。她乖巧懂事,从不让家人担心,除了几年前的那一场事故……他眼神稍正,极力地甩去脑袋里突然迸出来的想法。看着两兄妹相扶上楼,心里划过一丝的幸福。

御凡、以霜:只要你们好好地,只要你们好好地……

浴室里哗啦啦地传来了流水声。那粉色的四面墙衬托着整个房间如此梦幻,与粉色的被褥相映相辉。整齐的小桌子上,摆放着水晶桌灯,还有黑色的小笔记本。上边标了大大的几个字:法律笔记。

一抹笑容,温和地勾在嘴角。双手轻轻地翻开那书本,娟秀的字体即刻落入眼帘。《刑事》的几个条文被整齐地排写着,甚至每一个条文旁都有备注,看得出书写者的用心。他眼眸里闪着欣慰的光芒,再一翻那本子,第二百一十九条写得特别的大。周围划上了红圈圈,提醒自己特别特别地注意这条。

他知道,妹妹其实很在意很在意这件事。

流水声渐渐地缓了下来,直到那浴室的门口一开。白皙的脚丫踏了出来,那洗得干净的小脸此时此刻红扑扑的,如同一个小雏菊,在山谷里散发着属于自己的清香。

凌以霜一手擦拭着湿漉漉的发丝,双眼在看到来人时,突然紧张地道:

“哥你……你怎么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