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梦殇 > 第十四章

转眼半月过去,除了左腿以外,身上其他的伤口都已经痊愈,留下了淡淡的疤痕……东方昊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后花园的亭中,望着结满冰的湖水……银白的冰雪,铺散在湖面,远远望去,银妆素裹……竹林的竹子在这样的严冬,依然青翠吗……

哪个竹叶翻飞的清晨……那样清澈明净的阳光,那样俊逸潇洒的身影……深深的沉寂在我的记忆里……温暖的指尖,温柔的抚触,带着怜惜的眼眸……让我误以为,我曾经真的接近过你寂寞的灵魂……可是……我错了……

他轻轻的探手碰触着已然不正的腿骨,笑的好生悲伤……我,连陪你去看这个世界的权利都没有了呢……

“东方公子!天气这么寒冷,您怎么就这样一个人坐着啊!!对腿上的伤不好呢……还有…”

看小歆欲言又止的表情,东方昊开朗的笑着,说:“还有什么呀?”

“王都派人来了……被少主扣押……”

“啊?呵呵……龙熠想什么呢,真是……”

“东方公子,您真的要走吗?”

“恩??为什么问这个啊……我的腿现在行动太不方便……好无聊呢……”

“公子您不要总是这么狡猾的叉开话题好吗?”

“好好……小歆啊,在我住的地方啊,向你这样的女孩子都被叫做‘母老虎’呢’”

小歆没有听懂,好奇的问:“公子你住得地方是什么样子啊?怎么很少听你提起呢?”

“哦……是吗?可能是因为许久没有回去的缘故吧……现在特别想念……”东方昊笑者回答,“我的地方,有许多好玩的地方,很多好吃的东西……很多的朋友……还有啊……有非常非常多的漂亮女孩子……可惜她们都不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好惨……”,东方昊夸张的表情逗的小歆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公子什么时候回去呢……公子的家乡在哪里?”

“我的家乡啊,在很远的地方呢……”

“带我一起去看看好不好……”

东方昊楞了一下,拍了拍她的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突然朱月的声音出现在身后……“东方公子……,少主请你前庭议事……“

“哦……我知道了……“,东方昊勉强起身,却不小心一个趔趄,朱月赶紧伸手搀扶……

“呃……有劳了,我自己可以慢慢走过去的……”

“可是……你……”

“没关系辣,我又没有残废……你先过去吧,我随后就到……”东方昊笑着怞出被朱月扶着的臂膀,单手撑在柱子上,笑着说,“看,我可以自己走不是吗……”

朱月看他强自倔强而自尊的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只有微笑的点头……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伤害了他用坚强来伪装的心……

“哦……对了,我有个东西送给朱月呢……”东方昊仿佛突然想起来似的,开口笑着说,“小歆,把我放在桌上的小木盒拿过来吧。”

“好,我这就去……”

不一会,小歆捧着木盒出现在东方昊面前……

“喏……就是这个了……”,东方昊从盒中取出一个紫晶发簪,在冬日暖阳的照射下,发出幽深美丽的紫色光泽……

“好细致!!”,小歆和朱月同时赞叹到,“尤其是这颗透明的石头,会发出七彩的光呢,好美……是你亲手做的吗?”

东方昊将另外一根翠绿的翡翠手环递给小歆,笑着说……“我是学地质化学呢……而父亲是矿物开采,他对于钻石切割和打磨很有研究,所以我也多少学会了些……不过工具简陋,只能将就着打磨抛光这些钻石了……哦,我这么解释恐怕你们也不明白了……呵呵……”

“可是……“,朱月有些难过的垂下头,不知道为什么,即便他依旧开朗如常,可是心中的愧疚却怎么也抹不去……

“呵呵……白漠对我有救命之恩呢……我也不知道该送他些什么,索性送给你,这就是一份礼物,两个人情,我占了便宜呢……”,东方昊知道朱月的心情,调侃着说,“你们不是长说生死有命吗?,我也是这样…不过,不知是否有机会吃你和白漠的喜酒呢…”

朱月秀丽的脸上一片嫣红,瞪了笑的奸诈的东方昊一眼,转身离去,离去前还不忘交代,“你小心些哦……我叫白漠来……”

“呵呵……不用了……”

好不容易移动到了前庭,估计也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东方昊无奈的叹口气,最终还是在小歆的搀扶下,勉强移动着到了这里,比乌龟的速度还不如……

“呃……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东方昊一脸歉疚的对坐在前庭中的众人说道,淡淡扫了一眼龙熠的脸色,好象还没有发飙的迹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即便是离去,我也希望能有个快乐淡然的记忆呢……

勉强迈过高高的门槛,腿却是真的支撑不住了,只听的一声轻呼,整个人就扑面向下摔去……

“该死的你,为什么这样逞强!!”,满含着怒气与怜惜的低沉声音出现在耳边……在快要扑倒在地的那一刹那,一道强劲的内力将他轻轻托起,便落入了一具宽阔温暖的胸膛……

“呃……那个…可不可以放开……”,他想离开让他依然留恋的怀抱,却不想被抱的更紧,强大的手劲仿佛要将他柔到身体里似的……

他真的好高呢……东方昊仰起头,看着低垂着的俊容,漆黑的眸子里闪耀的,可是心痛吗……东方昊笑了一下……“龙熠,两个大男人这样大庭广众下搂搂抱抱……终归是不好吧……你的手劲好大,我的骨头都要断了……”,他调笑般的开口说着,稳住身体,轻轻的退开他的怀抱……

你的身边不留无用的人不是吗……我无论怎样都无法接近你不是吗……那么,何苦给我心动,何苦让我心痛呢……

龙熠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会,蛮横的抱起他放在铺着软裘的大椅上,似乎是不经意的放了一个厚毯在他受伤的腿上……外边寒冷的空气都被阻绝在门外,屋内流动着如同春日般的温暖……东方昊垂下头淡淡的笑了一下,看着衣袖下若隐若现的右手,微微的挑了挑眉……

“龙霁派人来接你回去了……”

“哦……人呢?……”,东方昊一副开心的表情,抬脸看着面前魁伟的男子,“我现在已经修养的差不多了呢……我想……今天下午就离开……”

“昊!!”,青空突然开口,“你真的要走吗?你不是一直……”

“是啊……你知道的,我从来不会勉强自己……而且愿赌服输不是吗……”东方昊说了一句谁也没有听懂的话,打断了青空的置疑……

“龙霁派来的人呢?”他接着开口问道……

“被我关押起来了!”,龙熠冷冷的看着他,冰寒的语气明显的带着煞气……

“哦……放他出来吧……”

两人间明显流动的暴戾的气息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替羸弱的东方昊捏了把汗……东方昊本人却一脸无事的样子,捉狭的笑着看着不时瞪着他的朱月,却怎么也没有勇气去面对龙熠的眼睛……

“你真的要走?”

“恩……”东方昊点了点头,把玩着自己的衣袖,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勇气……再去那样率直的凝视你,所以,让我离开吧……

啪的一声响,一个厚实的红木茶几被拍的粉碎,让众人的心都紧紧的揪了一下……

“把龙霁派来的那个人带过来,我们设宴款待……为东方大人饯行!!”

“是……”,门外有人应到,一会便消失了踪迹……

直到寒听被带进来,庭中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说过话,气氛沉重的让人无法喘息……

“寒听……是你啊?”,东方昊笑着想要站起身来,却又颓然坐下……“呃……龙霁还好吗?”

“东方大人……”,寒听恭敬的开口回答,“您的伤势还好吗?陛下非常挂念,命在下来护送您回王都医治……”

“呵呵……没有必要呢……我在这里也受到很好的照顾啊,不过也叨扰了这么长的时间,是时候回去了……呃……”,东方昊的眼前突然划过一丝白芒,还没来得急看清楚,又飞快的消失去……

“来人!上酒菜!”,龙熠冷冷的笑着开口,“这次能够平安回来,我们还要多感谢东方大人念旧情呢……”,他故意把‘旧情’两个字说的很慢,看着东方昊难堪的脸色,无情的说着,“东方大人也算有个好归宿了……虽然断了一条腿,除了行走不方便以外,并不会影响其他的用处啊……真是恭喜东方大人,将来锦衣玉食,荣华富贵……”

听着龙熠暧昧不明的话,东方昊心中一阵凄楚,却无言以对,只能任着那寒胜东风的话语渐渐的侵蚀着刺痛的心……

“龙熠……”他轻笑着接过侍女斟满的酒,惨白着脸色缓缓的,用力的支撑着站起……“不管将来怎样,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啊,不要……”

“朋友……哼……可笑,我可高攀不起呢,东方大人即将是陛下身前的红人……过去对您的不敬和失礼的地方,还要请您多包涵才是……”,龙熠冷哼着打断东方昊的话,深沉的黑眸如同暗夜中的狂风般,有着将一切都摧毁般的疯狂……

“好说……“,东方昊垂下肩,好想就这样转身离去,可是僵直的腿却怎么也无法移动,只能看者堂前那双黑眸逐渐由悲痛转成彻骨的不齿……尖锐的话语再次敲破被他伪装的坚强,“东方大人的运气真的是很好呢,一个以色侍人的娼妓,无论怎样也飞不上您这样尊贵显赫的地位的……何况,皇上陛下还宁愿放弃了江山来换你一人……您果然厉害……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是否可以请教一下呢……”

东方昊的脚步踉跄了一下,惨白绝美的容颜漫溢着悲伤,他轻轻的笑着,心中不断涌上的痛楚让他几乎看不清前方俊美的容颜,他勉强着一步步走到龙熠的面前,微微的俯身吻上他冰冷的唇……从来没有落下的泪水,不停的自绝望悲伤的眸中划落,一滴一滴……落在龙熠的脸上……

龙熠……我爱你爱的好心痛……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的伤害我,我只是想就这样平静的离开你,带着曾经拥有的回忆……可是你却残忍到连这样微薄的要求也不肯满足吗……我这样无助却又无奈的眷恋着你,眷恋着你温柔的眼神,温柔的吻……可是……为什么这样付出的我却怎么也得不到回报……我爱的好累……好累……

突然眼前又是一道白光闪过,而且越来越眩目……透过白光,东方昊看见每个人震惊的表情,是时间回去了吗……我,终于可以离开了吗……

他踉跄的退后一步,推开龙熠伸来的手,颤抖着声音笑着,缓缓抬高变的透明的右手放在龙熠的脸上,带着泪水清笑着……“龙熠,我爱你……请你不要忘记我好吗……不要忘记我是这样的爱着你……”

看者变的逐渐透明的带泪的容颜,龙熠疯了似的扑上去想要捉住他伸出的手,可惜却只能看着东方昊凄凉的身影如同薄雾般透明……

突然脸上一阵凉意,龙熠抬手摸去,看着润湿的手心……我在哭吗?有记忆以来第一次的哭泣……我爱他吗……他抬起头,看着模糊的泪颜,美丽的仿佛天上的仙子,却又凄凉的让人心痛……我,我是爱上了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昊……!!”

“东方昊!你敢消失给我看!我就……”

“就怎样呢……”

东方昊淡淡的笑了,久违了的如同风般温暖的笑容绽放在他如同冰雪般的容颜上……“不要哭了,龙熠……相见不如怀念……”,他伸出手,想要碰触那张霸气俊美的脸,却徒劳无功……“龙熠,你要记住我哦……即便你将来成婚生子,也一定要记住我……”,哽咽的声音越来越淡,越来越轻,最终渐渐的消失去,清越柔和的嗓音飘荡在寂静的大殿里……“而我……会选择忘记你……永远……因为,我用了一生的感情去爱你,却什么也不曾得到过……”

众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幕,谁也不敢想象他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去……龙熠如同疯了似的大喉着,“东方昊!!你给我出来!出来啊!!”

“少主……”,第一个反应过来的青空走上前来,捉住疯狂的想要捕捉住空中的气息的那双手,低低的说……“昊他,已经离开了……毕竟,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比这个让他如此伤心的地方要快乐很多……”,

即使到现在为止,他还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可是,以前也多少察觉到东方昊的与众不同……刚出现时怪异的服饰,杂乱无章却凌厉万分的拳脚功夫……古怪的言行,和夸张的举止……最重要的是在这样一个保守的年代里,他居然这样执着坚定的追寻着自己的爱情,而且对方还是与自己相同性别的男子……即便伤痕累累也从来没有退缩过……

龙熠冷冷的怞出被青空遏制的双手,如同失去爱侣般野兽的眼睛里,闪烁着痛苦,懊悔却又不知所措的迷惘……

青空叹了一口气。看了玄夜他们一眼,使了眼色便全部悄悄退去……留下空寂无人的厅堂……和伴着一室孤寂,懊悔万分的男子……

“青……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

“……”

这样的事情该如何解释呢……昊他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却带了一身的情伤回去……不知道他如何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虽然孤单却乐观开朗的生活着……最终,残酷的现实,和永远不被接纳的爱情,让他彻底放弃了在这个世界继续存在的力量……所以,才会这样消失吧……他是带着怎样的心情,笑着离开呢……

少主的心……发现的太晚……在那样残酷的伤害了自己内心深爱的人以后,在看见深爱着自己的人绝望而痛苦的消失的时候……又该是怎样的心情呢……

爱情……真的太伤人,尤其是这样深刻的单恋着对方,追寻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投注到自己身上的视线……

突然感觉从身后环上的手臂轻轻的将自己拉如温暖的胸膛,青空微微的笑了……

“在昊的世界中,一定会有一个伸爱着他的人……你不要多想了吧……”

“恩……是酃的灵魂让他来到这里吗?经历相同的伤害,相同的结局……最终还是离去……”

“青……,我不会离开你……永远不离开……”

白漠和朱月对望了一眼,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飞快离开……

“你吓到他们了呢……”

“如果我现在不说,你就这样消失去……我会发狂……”

“不会的……”

“少主他……不会有事吧……”

“他……也该仔细品位一下自己酿下的苦果……即便他还是爱了,但爱的太自私,太冷酷……”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