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言情 > 梦殇 > 第十一章

陰湿的地牢中,光亮从被铁栏固住的天窗中射下,融化后的雪水在天窗和铁栏上形成一条条的冰住,闪耀着死亡般冰冷的光泽……呼啸的寒风毫不留情的侵蚀着被铁链吊锁在牢房的墙壁上的身体,披散的长发垂在健硕的胸膛上,随着主人的喘息上下浮动……

当啷……牢门开启的声音让被紧锁的男人抬起头,陰鸷的望向来处……

“龙熠……”,微微颤抖的声音,从牢门处传来,好象在哭泣一般,夹杂着不舍,欣喜和心痛……

龙熠冷冷的打量着在漆黑的牢狱中显得格外光彩夺目的人,漆黑的瞳眸中闪耀着怎么也压抑不去的怒火,“果然还是当了皇帝陛下的宠物会生活的比较好呢……”

东方昊脸色惨白了一下,慢慢的走到龙熠面前,从温暖的雪貂披风后伸出细瘦修长的手,轻轻的抚上霸气俊美的容颜上还在渗血的伤口……“痛吗?”

龙熠没有回答,只是直直的望着那张益发苍白绝丽的容颜,以前充满朝气,阳光俊美的影子已经全然消失不见,留下的,仿佛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有着纤细羸弱的美丽……

东方昊始终没有抬头看向他的眼睛,只是认真的看者他身上每一道伤口,深深的,静静的看着,……黑暗的牢狱中,静的只能听见三人的呼吸声和水滴敲打在青石砖上发出的清脆的声响……

“我们走吧……”,毫不留恋的,东方昊转身离去……

龙霁冷笑着,看着被锁着的男子那如同猛兽般陰狠复杂的眼光,“龙熠……你争不过我的,无论是这片江山,还是东方昊!”

龙熠却如同什么也没有听到似的,紧紧的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白影,那温柔的触感,依然停留在冰冷的肌肤上……他瘦了……他,好象很不快乐……

适才探出的修长瘦削的手,好象在不停的颤抖,滴落的晶莹水滴,晕湿了他湖蓝色的衣袖……象是他的泪……自始至终,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心中萦绕不去的痛楚,是否就是后悔……我不知道……究竟什么是爱,什么是情?

在这二十多年的记忆里,围绕在身边的,是永无止境的阿谀奉承,算计谋策,兄弟间的相互侵轧,父子间的陰谋策划……

自有记忆开始,被自己称为母亲的女人为了稳固住自己的权势和地位,不断的要求幼子无论在德行才艺,武功骑射,兵法战术,还是文采诗赋上,都要胜人一筹……所谓的关爱温暖,从来都没有体会过……每次,得到了父王的赞许,群臣的认同,就让我更加仇恨那个笑的开怀的女人……我知道,权势和地位,不但会带来无上的荣耀……更重要的,就是不受任何人指使的强大的力量……所以,我一定要得到它!……

哪怕要牺牲所有的事物,也在所不惜……可是……,为何我会愚蠢的被扰乱心志,落得如此下场……-

贤良宫-

凛冽的寒风,通过大敞的门吹入殿内,卷起满室的纱幛缎帏四处飘荡着,东方昊一身湖蓝色的锦衣静静的站在殿中,看向单手托腮注视着自己的男子……自天牢回来,谁也不曾开口说过一个字……

半响,龙霁冷冷的开口,“昊,你在想什么?”

“放了他……”

“为什么?”

“……”

龙霁扬手挥退冻的瑟瑟发抖的众为宫娥侍卫,一字一顿的问到,“本王对你不够好吗?,为何总也忘不了那个视你如同无物般的男人……”

东方昊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突然抬起清亮如水的眼睛,“你想要怎样……”

龙霁站起身,缓缓的走到他身边,如同一只狩猎得逞的野兽在肆意把玩着手中的猎物一般笑着,“你说呢……”

东方昊楞了一下,却丝毫没有诧异的感觉,嗤笑出声……“这有何难……”,他抬手解开白玉腰带,任它划落到地,发出当啷的脆想……湖蓝的锦袍随着他的动作飘落在脚边,随即又被从门中吹入的风吹动着,如同一片兰色的湖水……龙霁冷冷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单薄的衣衫渐渐的褪去,健康蜜色的肌肤裸露在猎猎的寒风中,微微有些颤抖……

他冷冷的转身坐在铺者厚厚的暖褥的皇座上,对站在寒风中傲然纤瘦的身躯伸出手,冰冷的嗓音压抑着怒火和欲望,沙哑的开口……“过来……”东方昊依言上前,站在男子的面前,如同秋水般的眼眸中,只有一片空寂……

“吻我……”

东方昊缓缓的俯下身,刺骨的寒冷笼罩在周身,包括已然冰冷的心……他轻轻的笑了一下,自从来到这里,似乎已经遗忘了该怎么去笑……也不知道,为什么去笑……

他闭上眼,将自己冰冷的唇凑上那张与龙熠极为神似的面孔,笑的无限悲凉……

“陛下……”,一个侍卫急匆匆的闯了进来,乍然看见如此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登时呆立当场……东方昊淡淡的看了一眼,无所谓的转过头……罢了,这半年来我在众人的眼中,早已经是如此卑微的存在……包括龙熠,那个让我至今眷恋的,没有心的人……

龙霁仰手拍上扶手,一道银色的光芒破空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尖锐的声响便末入侍卫的颈项……他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便仰倒在地……红色的液体无声息的流淌出体外,带者死亡的气味,弥漫了整个大殿……

“陛下!!”,殿外的侍卫听见了殿内发生的响动,瞬间拥了过来,在看见地上的死尸后,又都退了回去,低垂着头不敢抬起……

“陛下可有何吩咐?”

龙霁抬手撩起披风将冻的有些发抖的身躯纳入温暖的怀中,冷冷的巡视着垂头立在殿外的众人,“将他抬走,没有我的命令,踏入此殿者格杀勿论!包括皇太后!”

“是……”,底下的人均大气不敢出的抬着尸体半掩了房门悄然退去,地上残留的血迹被冻结成一块红褐色的固体,隐隐闪烁着寒光……

东方昊驯服的趴在龙霁的怀中,丝毫没有抵抗的迹象……龙霁垂下头,静静的看着他由于寒冷而变的苍白的面容,抬手拂开散乱柔细的发丝,轻轻的叹了口气,在他的额角落下温柔的吻……“如果,你爱的不是龙熠,亦或我不曾爱上你,该有多好……”

站起身,将温暖的长裘卷裹在静默不语的身躯上……“走吧……”

“走?……”,东方昊一脸焦灼的爬起身,捉住龙霁的衣袖……“去哪里?”

龙霁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放在手心暖着,温柔而心痛的凝视着面前脆弱纤细的面容……“龙熠是叛国罪,我不可能颁旨赦免他……所以……”他顿了一下,看着那双无神的眼睛,缓缓的说,:“我可以给你3天时间,减少派驻的兵力……你去救他吧……”

东方昊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却又不知该如何去开口感谢面前一身孤寂的男子,只是静静的站起身,从他的身后环上他建硕的胸膛,轻轻的开口……“龙霁……此次无论成败,我都会回到你的身边,陪伴你一生……但是……”

“别说下去……”,龙霁笑着转过脸说,“我会等你回来,即便龙熠要这王权,我也给了他了……然后,我们带你去游历四方……”

东方昊敛眉不语,龙霁笑着拍拍他的头说,“我还是喜欢初次见面时,那样神采飞扬,傲气倔强的你……”

东方昊抬头望着龙霁出色俊美的脸,静静的看着……龙霁,对不起,覆水难收呵……我的心已经遗失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再也寻不到了……

是夜……月朗星稀,清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白梅香,随着夜风在寂寥的空殿中流荡……东方昊裹着厚厚的冬衣蜷缩在椅子上,出神的望着透过窗阁射入殿内的月光……

今日下午从贤良宫回来,就直接去了天牢……果然,四周的侍卫全部撤走,只有悬着大锁的密闭的铁门……

按照记忆,这样的门……应该有4重吧……虽然名为天牢,其实却是在层层的地底,凭我个人的力量,要如何才能救他呢?……我该怎么办……

几条黑影出现大敞着门的殿外,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轻微细碎的脚步声却丝毫没有惊醒陷入沉思中的东方昊,直到一柄闪着寒光的冰冷的剑抵在纤细的颈项上并留下一抹微红……

东方昊微微的皱了皱眉,眯着眼打量着背光站立的四个黑影……

“不要说话!否则现在就杀了你!”

东方昊突然淡淡的笑了,无惧的站起身来,走到房门口,轻轻的掩上……“你们来了吗?我等了好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