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三十五章 军中浪漫

男人天性就是征服,正如现在我看到的战火烽烟,不是今日我吞了你,便是他**吞了我。他们必须得战斗,只有那样才能证明自己是强者,也只有强者才配活在这苍茫大地之上。
耳边响起浑厚的号角,金台吉命令退兵二十里,眼见着离叶赫攻陷之期越来越近,我便也知道穷途末路之时不远了。
军帐中的夜,与在府中不同。弥漫着一股子诡异的紧张气氛。金台吉与几个亲贵灯下议事。这些并不是女人家方便听的,可他却不避讳我。
“贝勒爷前方战事吃紧,眼见就要败了。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当讲不当讲。”一个虎背熊腰的亲贵,抱拳道。
金台吉和善道:“贝勒有话直言无妨。”
那贝勒迟疑了片刻,方埋头道:“听闻福晋与努尔哈赤交情不浅,何不让福晋前去议和也好免了这生灵涂炭的局面。”
金台吉想也没想回绝道:“此事万万不可。”
众人劝道:“望贝勒爷三思,此乃叶赫生死存亡之际啊!请贝勒爷以叶赫为重。”
“大胆!”金台吉拍案而起,险些没有站稳。我赶紧跑过去将他扶住。几个亲贵吓得跪着道:“贝勒爷,没事吧!”
金台吉怒不可遏“你们这些没出息的东西,通通给我滚出去,自己没本事还敢推我的女人冒险!”
我打圆场道:“几位贝勒先回吧,我再劝劝贝勒爷。”
听我这样说,他们恭敬道:“如此就有劳福晋了,我们先告退。”
几人退了出去,金台吉的怒气依旧不减。我扶他座下,他的面色极为苍白。照理说他总不至被气得站不稳吧,于是我鼓起勇气问道:“你是不是受伤了。”
金台吉笑着说:“小伤而已不碍事。”
我不死心道:“我看看。”
金台吉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他的腰,我小心为他褪去盔甲,便看见一片血迹,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再拨开他的衣裳,看到他的腰间竟插有一个箭头,便不自觉捂着嘴哭起来。
金台吉慌忙抱着我说:“你别哭啊,你一哭我的心都乱了。”不知是不是扯到了伤口,他说话停停顿顿有气无力的,我听了更加揪心。
我止住抽泣道:“这么深的伤口你还说没事,我去帮你叫军医。”
“不可。”金台吉阻止道。“为什么”我不解的问。
金台吉拉起衣服说:“现在我军节节败退,军心不稳。若在这时让战士们知道我受伤,必定士气受损便难以再胜了。”
我明白他的担忧,但更加担心他的伤势“可你的伤,总不能不管吧。”
金台吉索性将衣服拴上“就先不要管它,反正也没伤到筋骨,不打紧。”
我看着他倔强的样子,妥协道:“那总得清洗一下,将箭头拔出上点药吧。”说罢我出了军帐准备药和纱布。
借着微弱的烛火,我拉开他的衣服,目光锁定在那个陷到肉中的箭头。边拿着箭头边说“要是疼就喊出来。”
金台吉似笑非笑“不可,若我喊了出来大伙不是都知道了吗?”
我无奈道:“那该如何是好?”
金台吉笑得邪魅“不如我自己来拔。”
我反驳道:“难道自己拔就不痛了吗?”
他坏笑着“只要你用嘴把我的嘴堵上不就成了。”
“这..........”我正犹豫着,他突然委屈道:“算了,就让我自己痛死算了,总之没人管。”
我一时心软便答应了“比别这样说嘛,我答应。”
照他说的,我侧坐在他另一边的腿上,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虽说这不是第一次,可让我穆然的上前去吻他,总觉得唐突,做不出来。
见我害羞,他主动靠上我的唇,索取着。我亦闭上眼配合他的节奏,忽然他扣着我背上的手紧了不少,我知道他是开始拔了。然后他喘息越来越快,我索性将舌尖送入他的齿下,痛苦中他咬了我的舌头,立刻我就觉得火辣辣的,还有一丝血腥的味道,怕弄疼我,他试图将我放开。我用手牢牢将他的头抱住,继续拥吻。他哼鸣一声之后,箭头才被拔出了,我终于舍得将他放开。吐出嘴中的一滩血水。
他心疼道:“我把你咬疼了!”
我笑而不语端来水为他清洗伤口。伤口不算很深,却有一些脓血,我小心为他擦去脓血。他笑着说:“怎么这么严肃啊。”
我没好气道:“别说话,当心伤口。”
谁知他变本加厉,活像个无赖“你生气的样子也很美。”
被他一句话弄的我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是老夫老妻,可突然听到他这样说,心里还是有些别样的感觉。
半晌我为他包扎好了伤口,将他扶到床上睡下。不知怎么了今日的金台吉像个小孩子一般不停的撒娇“你不睡啊。一起嘛。”
我无奈的笑着“你先睡,我收拾屋子。”
我收拾了一圈,刚进军帐,发现他正侧躺着,用手托着头,笑意浓浓的看着我。“你说咱俩现在像不像平常夫妻。”
我气鼓鼓的看着他“平常夫妻,就是这样吗?妻子干活,丈夫躺在床上看着。”
本想着他会反驳我,谁知他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我道:“我是病人嘛。”
“是是是。”我说着走到他身边,把他托着的手放下。替他掖好被子“是病人就早点休息,明天还有军务要处理呢。”
终于他听了我的话,睡着了。此刻我才能办我自己想办的事。本来我想求他让我去劝和,可转念便放弃了这个念头。毕竟不管我去不去结局是不会改变的,还有就是我清楚他是不会允许的。不过我又是非去不可,他尚可为了稳固军心隐瞒伤痛,我又何尝不能为了稳固军心去大金军营走一趟呢?所以我准备来个先斩后奏。
走到桌案旁给他留了一封信:金台吉,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可能已经到了大金军营。我知道当面问你,你定不会答应,请原谅我擅作主张。我保证后日日落前一定回来。
写罢,我借着夜色出了帐去,帐中的金台吉依旧熟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