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三十四章 真实的金台吉

我们这没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有的只是平原上几处军帐。和那些斗败的将士。听闻前方我们刚折损两千兵将,因而士气大挫,有些从战场上侥幸不死的军人更是心中烦闷难当。这是我第二次上战场,却有着与第一次不同的感觉,毕竟我是抱着必败的心而来的。
忽的我想起《楚辞.九歌》中有一曲国殇甚是鼓舞,可惜我并不会唱,只有将它颂了出来。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一曲九歌吟下来不禁勾战士们求胜的欲望,有一个将军更是将长剑挥出将其扣在地上。吟到中间时,寂静的平原响起了舞剑声,抬头一看原是金台吉正随着我的诗文舞动宝剑,我虽不懂品剑,却感受到他剑中的英雄末路。
一曲吟毕,金台吉也停了下来,我两相视一笑,仿佛就能猜透对方的心思一般温暖。现在虽然局势紧张,不过也难得我俩抛开那些尔虞我诈,只在这战场之中,看着辽阔的平原,心境也开阔不少,推开了对方显少展露的心扉。
因怕金台吉落个沉迷女色的罪名,我主动避嫌,白天显少与他相见。只是晚上他回到了中军帐才能见上一面。此刻金台吉正伏案而坐,手里捧着兵书。虽然我不知他现在看兵书究竟有何作用,却终也忍着没有打扰。其实只要在一旁看着他此刻还能坐在我面前,就不得不感谢老天是多么的仁慈。
莫尔雅也越发的懂事起来,不知这个鬼灵精从哪弄来的宵夜,硬是要我给金台吉送去,念她一番好心,便也拿着夜宵走到了金台吉身边。
他的确苍老了不少,但那双炯炯的眼睛却依旧明亮。我浅笑着轻声道:“夜深了,还是先吃些东西再看吧。”
他仰头看着我,深锁的眉头也松散了不少,接过夜宵吃了起来。见他大口大口的吃着,我心中不觉欢喜,反倒是平添了几分惆怅。我看得出来,他是在努力的咽下眼前的夜宵,我也清楚爱兵如子的他,今日等于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面前。终于他喉咳不止,饭菜也吐了出来。我抚着他的背脊道:“要是难过,就哭出来吧。”
他放下碗筷站了起来,将我拉到椅子上座下说:“借你的膝盖给我一下,就一次。”
我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也没有反对。金台吉像个小孩一般俯在我的膝上哭了起来,他并没有嚎啕大哭,只是呜呜咽咽的几声,传到我耳中更加揪心。只有不停的抚摸他的头安慰他。
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他抽泣着说:“小时候我难过不开心,就会这样俯在娘亲膝上,娘亲就会像你这样安抚着我,然后对我说:一切都会过去的,叶赫的男人没那么容易被大败。
见提到娘亲时,他刻上胡渣的脸上表情依旧稚嫩,我便知道这个看似坚强的大男人,其实只是一个需要温暖,需要依靠的大孩子而已。于是我抚着他的头道:“你是我心中的巴图鲁,我相信你,一切都会过去的,叶赫的男人没那么容易被大败。”
也许是我的举动与他娘亲太过相似,他泪水决堤,放声哭了起来“娘亲,孩儿好怕,好怕叶赫毁在我的手里。”
看到这样脆弱的他,我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安慰着,像他娘亲那样给他温暖。
暮春时节,天亮得越发早了。还未到辰时金台吉便醒了。我拿起他的盔甲伺候他穿衣。岂料他却说:“我说过你不必做这些。”
我颤抖着拿着盔甲,沉默良久,我知道他只是在说这句话时才说明,他不再与我怄气。想到这,我心中一暖笑着说:“今**要上战场,我希望亲自为你穿上战衣,希望你凯旋,我会等你回来,我相信你。”
“你......”金台吉惊讶的看着我。我奇怪道:“怎么了?”金台吉道:“我还以为你会求我带你上战场,昨儿个我还担心了好久呢!”
我认真道:“事到如今已由不得我任性,我不想你分心。但是你得答应我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来。”
金台吉握着我正在为他穿衣的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嗯,我等你”说罢我系完了最后一个衣带。金台吉拿起头盔道:“我出发了。”
我目光柔柔的看着他道:“去吧。”
送走金台吉,我心中却静不下来。通过昨晚的事我们的心结总算是打开了,但我害怕毕竟我们lang费了两年时光,不知现在才珍惜彼此相处的时间是否还来得及。
“福晋还是先歇着等贝勒爷回来吧。”莫尔雅走到我身边说。
在帐中闷着只会让心绪更加的不宁,于是我对莫尔雅说:“陪我出去走走。”
我们来到了军营后面的一处林子,这的大树枝繁叶茂。春风吹来缕缕清香,仿佛送走了些沙场的血腥之味,心情果真畅快了不少。我闭上眼感受着大自然的玄妙,却不忘问莫尔雅“你打听到了吗?”
莫尔雅见四周无人,才谨慎道:“奴婢的堂哥在大金行宫里当差。他告诉奴婢李如柏果真去找过努尔哈赤。”
“是吗?看来我估计得不错。”我一直想李如柏费尽心思,总不至是为了叶赫吧,看来他是想挑起叶赫与大金的战争,然后夺得平定番邦的头功。好如意的算盘啊。
我依旧陶醉在着春风中难以自拔。耳边传来莫尔雅的声音“还有一件事,奴婢总觉得该禀告福晋一声才行。听我的堂哥说最近舒尔哈奇将军和总兵公子来往频繁。”
听到这个消息,起初我是震惊的,细一想倒也没什么。毕竟男人之间有太多的事,是我们女人无法理解的。同谋也好,利用也罢,不过都只是他们成功的手段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