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三十章 沙场冬点兵

风声不见归处的冬,城郊寒风呼啸着。少了很多农耕的小农。点将台一片肃然,他们在等待一个口令。一个让他们愤然肃杀的口令。然而这一切却变得那么的可笑。
沈天心一席红妆,站在军人中央,那样的不合时宜,却是那样的张狂。我与金台吉站在烽火台后面观察这一切。他嘴角里浮现淡淡的笑意,像是在观赏一场好戏。
我玩笑道:“你不用这样吧,好歹多年夫妻,看她出丑就这样好笑。”
他依旧无害的笑着,把玩手中的折扇“不好笑吗?女将军。”接着他的表情也一丝凝固,眉宇间露着一股子寒气“不过我相信很快真正的操纵者会来。”
我没有接话,站在他身边静待事态的发展。
沈天心红妆素裹在一堆军人中,格外耀眼。远远便瞧见她趾高气昂的模样。不知她说了些什么,许是抚顺援兵之类的话吧。
李如柏穿着铠甲从后面走了出来,一身明朝装备站在叶赫兵将面前很是不协调。此刻我清楚的看见,我身旁的男人那高傲的模样,那样的自信真的很美。“是时候下去了。”短短的一句话,却给了我追随他一生的勇气。
我与他换上了士兵的衣服,看着我女装披铠甲的模样,他一直在笑,问他却又不说。许是很滑稽吧,念着有正事在身也没和他计较,只是默默与他走到了场下不起眼的地方。
李如柏威风八面,站在点将台的正中央道:“建州女真,蛮夷治邦,不见半点人性,朝廷甚为愤怒特命本将军来将之,今因妹夫不幸病逝,遂不才掌管叶赫兵权。”
此话一出,场下议论纷纷,最惊讶的非布杨古莫属,抓着李如柏激动道:“你说什么,二叔死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说意料到他会掌管叶赫,却没想竟是用这样的借口。难道他不怕金台吉出现吗?还是说......再看身旁的男人,依旧淡定自若,这让我看了都有一些着急。“你不去阻止他吗?”
他没有看我,紧盯着场上的局势,淡然说了句“时机未到。”
面对场下的议论,李如柏自是早有应对之法,装作悲怆着说:“大家听我说,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过去的纳林贝勒,现在的金台吉贝勒都是死在建州女真,努尔哈赤的手上,咱们应当报仇。”
此话一出,果然鼓舞不少的士气,士兵们纷纷高喊报仇雪恨的口号。
此刻我身旁的男人才总算有了一丝动静,他缓步向李如柏身边走去,每一步都是那样的沉稳坚定。我亦跟着他。也因我们两的步伐,场上引起一场骚动,眼尖的更是认出了我们。金台吉索性将头盔摘了下来,所到之处士兵纷纷下跪道:“恭迎贝勒爷”
李如柏的面色越来越难看,眼睛直勾勾的瞪着沈天心。金台吉走到李如柏身边,客气道:“总兵公子到访,怎么也不提前知会,我也好设宴款待不是。”
李如柏抽搐着嘴角,看是气得不清。一时间哑口,金台吉又道:“还是李兄以为在下死了,所以到叶赫领土也就连招呼都不打了。”
李如柏脸色一会红一会绿的,处境尴尬异常。好不容易挤出一句“没有的事。”
金台吉无害的笑着,却又一种难以言表的威严“还望总兵公子不要忘了,叶赫是女真自管地带,绝不是你来去自如的地方。”
哼,李如柏突然不屑起来“难不成你还敢处置我不成?”
金台吉笑道:“自然不敢,只是叶赫之地总兵公子不宜久留,如果不是做客的话,就请回吧。”
李如柏正欲拂袖而去,离开这让人尴尬的境地,我却将他叫住“等等。”
见他止住脚步,才终于问出一直以来的疑问“纳林贝勒之死究竟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自己为何出此一问,只是若金台吉和努尔哈赤都没有做过,想必定和总兵府脱不了干系。谁知他竟也回答了我“有差别吗?不论是谁干的,努尔哈赤和金台吉注定你死我亡。”带着狂妄和不羁他笑着策马离开了叶赫。
他这样说算是默认了吗?看样子果然与他有关,甚至可能根本就是他做的。没想到在书中懦弱的李成梁竟也是诡计多端的人。
金台吉依旧笑着看着沈天心,而沈天心则将头放得低低的,脖颈和耳根都已烫红。
如此一场风波算是平定了,金台吉安抚并解散了士兵。我们一行人回到府中。一路上他到没有为难沈天心,只是回去是他淡淡对沈天心说了一句“没事就在你房里好好待着,不必出来了。”
这句话便如同把她打入了冷宫,看着她离开金台吉时的神情我心中不觉痛快,反倒是有一丝的同情,甚至为她感到难过。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去同情一个一直与自己做对的人,可只要每每想着,没有人愿意生下来就做坏人,便也能为她的所作所为找到借口。
沈天心走后,金台吉支开左右。拉着我的手,向邀梅阁的方向走去。没想到与他夫妻多年,我竟也有着心如鹿撞的一天。续了胡子的他看起来更成熟了一些,随着岁月的磨砺他略显稚嫩的白皙脸庞也多了些精明强干,我便也莫名的动起心来,头压的低低的,不敢看他的侧脸。
不久我们便到了邀梅阁,梅开得正盛,殷红片片落入眼帘,十分养眼,雪花压着红梅的枝干。轻轻的,风吹过枝干显得有些笨拙,却也努力摇曳着。每次与他来不是议事就是谈情,还真没有细细观赏这些红梅,今日看起来越发的娇艳。
我尽量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不去看金台吉那双摄魂的眼。我虽有意躲避却终也莫不过的脸红起来。金台吉浮着笑意说:“塔雅,你这样很美,脸红的你很可爱。”
没听清他说什么,正想抬头问他,嘴却被他的唇堵住,我喘息着推开他。“你干什么,这里是梅林。”
金台吉眯着眼道:“就让我任性一次。”说罢继续与我拥吻,我也不再羞涩,迎上他的热情。
在纷飞着雪花的冬,红梅深处我俩交融,散落一地的衣物,我们的躯体俯在抱着寒冰的地上,却不觉寒冷。热情足以为我们融化这一片小小的天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