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二十四章 不具名的爱慕

往后的几日我都没见到金台吉,不过也在意料中,虽说梅萱顶了罪,不过毕竟还是我的嫌疑最大,他总得顾及其他人的感受。
在屋中关了几日,我开始想通了一些事。现在的我必须强大,因再找不到人保护我。甚至可以说我的丈夫或许是我唯一的敌人。但我也注定会栽在他手里。因为我爱他。我不止一次想推翻这个事实,可最终也只是徒然。
连日不见梅萱的消息,我有些着急,便找来莫尔雅一同来到了地牢。谁知。
“福晋,贝勒爷有命,您不得探视。”这已是看守守卫第三次阻拦。我知道今日我恐怕是见不到梅萱,却也不愿走,只是呆站在那里。
就在双方僵持之时,东哥走了进来。守卫赶紧行礼,东哥并未看他们,只是拿着金台吉的令牌说“奉贝勒爷之命,让福晋进去。”
守卫见金台吉令牌,赶紧收兵让道。我感动的看着东哥,没想到她会替我去找金台吉要令牌。她只是笑着说“去吧,我相信此事与你和梅萱都无关,去告诉梅萱一切你想对她说的话。”
我向她施以一个感激的眼神,撇开莫尔雅独自进去。
地牢不管易主与否都是那样的阴冷异常,刚进来仿佛当年落下的腿病也犯起来。梅萱在拐角的一处牢房里关着。地牢的折磨并没减轻她一丝的气节。她还是当日我见到的哪个品性如梅的女子。
见我到来,她便哭了。我知道她很委屈,没有多言只是努力抓着她的手,试图向她传达此刻我复杂的心情“你好傻,干嘛替我顶罪。”
梅萱小声道“福晋小点儿声,此事不是乱说的。若被旁人听了去,奴婢的苦心就白费了。”
想她如今这样的下场还在为我打算,我心中的愧疚更重了一些“你知不知道,你可能会死。”
梅萱听到这样的话,并不如常人那般恐慌,只是淡淡道“从奴婢更着福晋那天起,就做好为福晋牺牲一切的准备。”
“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问着,泪不自觉的流下。
梅萱仰头看着不知名的东西道“福晋可曾听说过公子有一个心上人。”
听她此话我震惊道“你叫舒尔哈奇公子,莫非?”
梅萱看着我说“不错我和目珍姐姐一样,是公子的手下,效忠公子的人。”
舒尔哈奇的手下,难过气节不凡,只是他究竟还有几个类似目珍,梅萱这样的人。“原来如此,难怪你对我这样好。”
梅萱摇摇头“我对您好,不完全因为公子的命令更加是因为我真心拜服您。”
“拜服我?”长这么大,头一次被人说拜服,我除了震惊,找不到别的形容。
梅萱坚定到“没错,过去我就一直在想,能使公子痴迷的人,会是怎样的才貌双全,直到看到您,我便知道你我之间的差距,也完全明白公子为何肯为了你不惜一切代价。”
我被她的一席话弄懵了头脑“你是说,舒尔哈奇的心上人是我?”
梅萱肯定道“是的,公子心中的那个人一直是您。他甚至可以为了您娶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女子。只要能让你安心他都愿意去做。”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现在的我,连金台吉都摆不平,哪里敢去想别人。我真心希望这只是梅萱和我开的一个玩笑。
梅萱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自顾自说道“公子搜罗了一些无家可归的女子,供我们吃喝,教我们书画。对我们照顾的无微不至。我们心中仰慕他,便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妄想着有日可以侍奉左右。直到有一日,我们的梦碎了。公子迷恋上了一位女子,从此再不亲近女色。我们的守则里也多了一条,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名为塔雅的女人。”
听她这样说,我也稍稍明白“原来你护我是为了舒尔哈奇。”
梅萱道“护你或是为公子,其实并无差别,因为我知道若你出了事公子定不会独活。而我也不愿在没有公子的岁月中蹉跎,与其这样倒不如我一个人面对,这样起码可以保全公子和你。”
梅萱一席话说得从容淡定,面对死亡的威胁没有一丝的恐惧,反倒是多了些满足。难道这就是爱吗?甘心为爱人奉献一切,包括性命。和她比起来,我这个每日口口声声说喜欢金台吉的人显得那样好笑。
我叹气道“无论如何谢谢你。”
没选道“不用谢我,若要谢,请将这份感谢记在公子身上。梅萱别无他求,只求福晋可以幸福,公子可以满足。”
看着眼前这个为爱痴狂的女子,我感概万千,再呆不下去的我。掌着灯离开了地牢。
到门口时东哥和莫尔雅等在那“格格既然在,不如一起走走吧。”
我与东哥携伴同行,许是知我们在聊贴心话,莫尔雅退到了后面。东哥道“刚进去这么久,说些什么呢?”
我道“格格可还记得舒尔哈奇?”
东哥奇怪道“怎不记得,当年他还差点娶了我。”
我鼓起勇气,问了我多年来想不明白的问题“其实我一直想不通,当初格格与他两情相悦,何以一个难娶,一个难嫁呢?”
东哥莞尔一笑“因为我们都发现了对方的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我着急道。
东哥眼神有些落寞“我们都发现我们爱着别人,只是为了心爱的人,安心,我们装作很合得来。”
我陷入了深思,难道当年他就钟情于我吗?见我不说话东哥又道“塔雅,其实有时我挺羡慕你的。有这样多好男人爱着你。”
“是吗?”听到这话我不觉幸运,反觉悲哀“我从不想辜负任何人,从始至终我都想一心人相伴而已。”
东哥携着我的手,望着那一弯明月“当时你不管选了谁,或许都会比现在跟着二叔幸福吧。你后悔吗?”
我亦将目光投入那明月之中道“后悔,是有一些吧。可既然选择了又该怎么办呢?不论金台吉变成什么样,我都必须要站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东哥没有看我,自言自语道“也许这就是天下间好男人钟情于你的原因。”
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虽说被好男人青睐是我的福气,可如今看来我到有些分不清是福还是祸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