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二十一章 错失良机

往后的几日对于我来说,便是煎熬。虽说害人身孕之事过去在宫斗戏中见得不少。可真要到自己身上,却是那样的不知所措。我不知甚至不想该如何打掉沈天心的孩子。但我却清楚我必须得做。
“梅萱,帮我叫灵柩大夫来。”我知道这件事非解决不可,所以我叫梅萱叫来灵柩。
今日灵柩身着白色长袍,更增加几分稚嫩,可他话语中的老练却不减分毫。“福晋的身子,正在好转,在调养几年必可有孕。”
听到这个不好不坏的消息,我点点头,并没有想象中欣喜,因为我心里正想着另一件事。“敢问灵柩大夫,妇人孕中最忌讳什么?”
大夫滔滔不绝的念起医经,我虽不想听,却也耐着性子等他说完。继而又问道“那又什么药或者香一碰便会滑胎的。”
本想着他起码得问问我何出此言,谁料他竟老实的答到“滑胎药,若想滑胎不伤及母身就只有在下配的滑胎药了。”
滑胎药,正为难着该怎么向他要这种滑胎药,岂料他竟主动道“刚为福晋把脉,脉象有些紊乱,想必是心绪不宁所致,在下愿为福晋分忧。”
我喜欢与聪明人沟通,却也害怕和太过聪明的人相处,灵柩便是属于第二种。“既然灵柩大夫如此上心我的身体,那就请您好好为我配一剂药吧。”
灵柩退下,梅萱扯着嗓子道“福晋终于要出手了,我看沈天心还能得意几时。”
“你小点儿声,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在我的呵斥下,梅萱低着头有些委屈的模样。我又道“此事非我所愿,若不是金台吉,我怎会摊着浑水。”
“此事和贝勒爷有关吗?”小丫头瞪大了眼睛,看来十分震惊。
我一时最快说出了真相,只有穆然的点点头。
不大会,莫尔雅便走进屋中道“回禀福晋,这是灵柩大夫送来的药,说是可解福晋心结。”
没想到这个灵柩办事如此利索,惊叹之余我不忘叫莫尔雅将药煎好。”
药煎好已是下午的事,我收拾好心情,只带了知情的梅萱便去了。
临行前梅萱劝道“福晋何苦亲自走这一趟,您这不是明着告诉大家是您容不下这孩子吗?”
我又岂会不知“我知道,这样或许我会受到怀疑,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可如今时间短暂我并没有时间去谋划万全之策。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曾为一个母亲,我的孩子掉了。我明白那种感受。如果我注定要送走她的孩子,我起码得让她知道该恨谁,也好过像我这般,平白无故的失了孩子,竟不知是何人所为。”
一路上我的心情很矛盾,照理说,曾经失去过孩子的人,应当明白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可我却必须去做。尽管知道这是我丈夫对我的利用,我竟也庆幸着我有价值值得他去利用。
不半晌我便到了沈天心居住的北苑,自她有孕以来我并未到访,此次行动突然。我不知该以怎样的借口。扭捏了半晌我对沈天心道“前阵子妹妹初初有孕,生怕胎象不稳,不敢打搅妹妹安胎。如今头三月已过,我才敢过来看看妹妹。还望妹妹不要怪姐姐才好。”
正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沈天心谨慎道“姐姐严重了,妹妹人卑言轻,哪里敢劳驾姐姐亲自走一趟,想见妹妹传见便是。”
我努力装作与她熟络“妹妹这样说,便是存心与姐姐生份了。咱们都是姐妹,谁得贝勒爷恩宠都是一样的。我虽福身怀六甲,可贝勒爷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不是,自是要关心的。”
沈天心好像有些动容“姐姐此话当真,过去妹妹还以为姐姐不喜欢我呢。”
现在看来沈天心真像个可爱的小女孩,甚是惹人怜爱,我有些不忍心。“怎会,其实姐姐见妹妹第一眼就欣赏的不得了,之后碍于一些误会,才和妹妹言语相冲,妹妹愿意原谅姐姐吗?”
沈天心道“姐姐这样说便是折煞妹妹了,应当是妹妹的不是,是妹妹不懂事惹姐姐生气了。”
没想到沈天心这样的善解人意,我感到十分惭愧。“我看咱们就别争了,过去咱们既往不咎,咱们以后好好相处便是。”
我和沈天心聊到了半夜,我才以她有孕为名想要脱身。正想走,她发现了梅萱手上挎着的食盒。问道“姐姐这食盒是要送给妹妹的吗?”
我不忍打掉她的孩子,正想否认,谁料梅萱却说“这是福晋特意为沈福晋煎的补品。”说着梅萱递了过去。
见她拿着碗我赶紧蹙眉道“梅萱你是不是拿错了。”
沈天心闻言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梅萱道“福晋,您在说什么呢。这明明是为沈福晋准备的补品。”
我强自镇定道“我看着怎么像我活血化瘀的滋补汤。”
沈天心听得一头雾水,我道“妹妹有所不知,我这几日血脉不通,月事不调。大夫便给我开了一剂滋补汤,有活血化瘀的功效。我给妹妹备的补品就跟着一块煎,我瞧着像是奴婢们弄错了。妹妹还是别喝了,若不小心喝到姐姐的滋补汤可大伤胎儿啊。不妨先搁下,改日姐姐在为妹妹准备。”
沈天心听我胡乱解释一通,总算有些明白。放下了补汤,我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夜深了,我就不打扰了。妹妹早些休息吧。”
梅萱一路忍着,看她一副千言万语要叫,却不好开口的模样,我有些不忍,找了一处僻静之地说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梅萱道“刚才这么好的机会,奴婢不知福晋为何白白放弃。”
知道她会这样问,我早想好了托辞“刚才机会是好不错,不过我细一想还是不想牵连其中,所以我得重新谋划一下。”
“福晋不会是和沈福晋交好,不忍心吧。”梅萱自作聪明道。
被她看穿了心思,我十分不悦“我看是太久没有树规矩,你快都忘光了吧。主仆有序,我的心思那是你妄自猜测的。”
听到我的责备梅萱低下头道“奴婢之罪。”
并非我有意怪她,只是人做到我今时今日的地位,我开始明白努尔哈赤那句,“不喜欢别人看透自己”的含义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