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十九章 悠悠梅海情

步入梅林,落入眼中的便是红白相映,璎珞衣裙,渐入红英。雪还未完全附着于红梅之上,殷虹片片依旧落入空灵的冰雪之中,宛如红衣仙子般凌驾于枝干之上。不由的我闭上眼感受着悠然的世界。
风虽有些刺骨但却不失一股花香袭来,心旷神怡。几颗雪花飘下,落处几许冰凉。时辰已渐落黄昏,雪地映照着夕阳,红光泛泛。
正赏花赏得入神,眼忽的被人将眼蒙住,很快我便猜到他的意图。金台吉有些冰凉的手附在我脸上,玩味的说“猜我是谁?”
想起初次相遇时桃树下的一出调笑,我笑起来却也认真道“我的爱人。”
听我这样说,他忽然抓住我的手,将我拉到怀中。轻声道“还记得当年我们在桃树下的情形吗?”
我眉宇间盖不住的甜蜜“岂会忘怀。那**蒙住我的眼,硬说是我的爱人。”
他轻声笑着“我可没说错,事实你确是我的女人。”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认,虽说我是金台吉的女人无疑,却终是隔着个努尔哈赤。我也是见今日天时地利,才敢问。“金台吉。”我轻声叫他。
他陷入我们的回忆中轻轻嗯了一声。“问你个问题可以吗?”
他没有说话,睁开眼认真望着我。我认真道“虽然我知道现在问这个问题,也许没有必要,可我必须得问。”我喘了一口气试图平复心情“前段日子你为何要那样对我,后来又为何转变,我实在想不通。”
我一口气问完心中所有的问题,静待他的反应。见他不语我又道“如果你觉得我的问题没有意义,可以不答。”
他摇摇头道“怎会不答,我此生最后悔的事就是在抚顺害你失了孩子。”
提到孩子我心中翻涌,却也忍住不打岔,静待他的下文“初到抚顺,李如柏专门叫我过府我便觉有不妥。加上你说过曾到总兵府借雪莲,李如柏就不该与你不识。后来我假意提起雪莲之事向他道谢,谁知他说当**是以建州福晋的身份借雪莲。当时我虽震惊却也没有生气。谁知他又将你和努尔哈赤的关系说的暧昧非常,我便就顺水推舟佯作与你不睦,看看他究竟有何打算。直到那日晚宴,我知道原来他是想将表妹嫁往叶赫,一来可以牵制我,二来可以得我兵权。在知道这一点后,我决定演戏。对你无情。”
这样说倒也合乎情理只是“你若是演戏,又何苦做绝,你怀疑我用身孕骗你那可是真真的。”
面对我的疑虑他有些不安“老实说我是曾经怀疑过你和努尔哈赤的关系,毕竟你曾经那么爱他。与其说我不信你,不如说我不信我自己。我不信你真的可以舍下他而选择我。”
听他这样说我有些愤怒“你不该怀疑我的,你应该知道从我嫁给你的那日起,我便不会在想着别的男人,你连这点信任都不能给我吗?”
“对不起。我不该.....”金台吉的道歉容易听到,但却十分真诚。看着他懊恼的表情,我有些心软,很多想抱怨的话,通通咽了回去。
回行时已是晚上,雪也大了不少。亚太,梅萱,莫尔雅为我们掌灯。看着皑皑白雪覆盖得厚厚的,我蹙着眉走了一步,很快便陷了进去,一阵冰冷窜过身子,不免是一个哆嗦。
金台吉笑着抓着我的手,将我拉到他身后,然后弯着身子说道“我来背你吧。”
见众人看着我,我有些不好意思“这样不好吧,堂堂贝勒爷。”
金台吉道“不打紧,上来吧。今晚没有贝勒爷,咱们只是寻常夫妻,丈夫背妻子理所应当。”
就这样我爬到了他的背上。锦缎衣服贴着我,很温暖。很早以前我就在幻想被心爱的人背着会是怎样的感觉。没想到竟是这样的舒适温暖。他走的很慢,颠簸也是很少的,一路上大家都很静。我小声的伏在他背上问“我重吗?”
他道“重”
听他这样说,我又气又羞“那放我下来。”
谁知他竟笑起来“不放,既然背上了就一定会把你带回去,怎会在途中放下呢。”
不得不承认,金台吉有时说话很甜蜜,甚至有些浮夸。但你却不能怀疑话语中的真情,因为它实实在在充实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
或长或短的一段路终于走完了,金台吉坚持把我背到了床上才将我放下。
看到他在一旁抖落残雪的模样,心中总觉暖暖的。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转过头,看着笑意正浓的我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很开心。”
他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抓着我的手问“怎么个开心法。”
我却突然认真起来“你会一直对我这么好吗?”
与往常不同,他没有急着给我安心的承诺,而是问道“怎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对待爱人最残忍的不是背叛,不是伤害。而是极致宠爱后的淡然。那种感觉就如同游走在天堂地狱之间,忽上忽下。若让我成日在刀尖上生活,担心着丈夫的冷漠,我情愿不曾拥有,早点死心罢了。”
金台吉笑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傻瓜,一天没事竟乱想,舍下,淡然,那也要我舍得才行。你是我用心换来的女子,怎会轻易放你。”
“我不是不愿相信你,只是帝王之爱,如天宫之境,变幻无常,我哪里知道你哪日会离我而去。今日有个沈天心难保他日不会有别人。”
本想借着气氛,和他说说心里话,岂料却反倒无形中提醒了他,我两之间的隔阂,他有些俊冷的面容,失了温暖,多了一丝毒辣“现在的沈天心犹如当日的兴妮雅。不管是否与她相关,我都不会忘记我的孩子是他们抚顺人害死的。”
听出他话语中的杀意,我担忧起来“你恨归恨总要顾及他姨丈的势力,不可乱来啊。”
金台吉好像意识到自己的杀气,故作轻松道“你放心,我还没蠢到和抚顺翻脸,这事儿你就别管了。”
这个对我千依百顺,体贴入微的男人,为何会对其他女人那般冰冷无情。难道女人在他眼中永远是工具。我庆幸我与他之间没有利益,否则我定会比往日的兴妮雅,今日的沈天心更加可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