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十六章 释放的野性

刚到门口便听到二人鱼水之欢的动静,金台吉不羁的笑声,沈天心娇羞的哼鸣。在我耳中化作一曲刺耳的鸣笛。梅萱莫尔雅双双向前抱住我。嘴中嚷到“福晋万万不可啊。”亚太跪在门口叫到“福晋祖宗您就放过奴才吧,你这样进去贝勒爷非扒了我的皮不可。”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众人的劝阻,在我眼中像小丑戏一样的滑稽,我放声笑起来。举手推开众人冲了进去。二人正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虽说有些神志不清,但怒火还是在往上翻涌。金台吉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沈天心则不好意思的钻进了被窝里。我眯着眼看着赤身**的金台吉,不没有想要说话。他则先开了口“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做什么。”
可能酒精给我有了些胆量,我拿出了现代女人的风范“我来捉奸。”
“你说捉奸!”金台吉有些气愤”我看你是喝多了吧,天心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哪来捉奸一说。”
“你说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现在却抱着别的女人,不是奸情是什么!”
我一句话正中要害,金台吉羞愧加上愤怒脸有些涨红大声嚷道“来人,福晋喝多了,把她送回去。”
我大耍酒疯,将上前抓我的人,全甩在了一边。看着沈天心倚在金台吉怀里故作害怕的模样。愤怒对金台吉说“今天本小姐来这,不是给你搅局的。而是正式通知你,本小姐不伺候了,以后不管你娶多少都不关我的事。”
金台吉有些错愕“你说这话是何意思。”
“意思就是本小姐,把你甩了,以后不许纠缠我。”说罢我拉着梅萱莫尔雅一路快步,不一会便出了叶赫府门。人说酒后吐真言,原来真有这一说。说出心中压抑的话,我畅快了不少。只是回头看着那座叶赫府,仍有些难过。
一路上,梅萱莫尔雅也很开怀不停议论我刚才的举动是多么的潇洒。她们哪里知道如今这个泼辣的我,才是不加修饰真正的我。
隐隐的看着迎面走来一个男子,误以为是金台吉。我破口大骂“你这混蛋,畜生,大坏蛋。我为了你不要家,不要妈妈。什么都不要了。我连孩子都掉了。你居然敢变心,敢二娶。太过分了。”我哭喊着发泄着根本没有意识到此人不是金台吉。
再醒来时我已在一个客栈之中,梅萱莫尔雅给我递来醒酒茶,为我洗脸。我努力回想着昨晚的经历。问道”我怎么会在这,我记得我昨天喝了很多酒,然后我去找金台吉,可我怎么会在这啊。”
梅萱笑道“福晋忘了?昨**可真是厉害极了,大闹了贝勒爷的洞房,然后带着我和莫尔雅出了府。”
顺着她的描述我想起了些许“我记得昨日金台吉好像来找我,我还骂他。”
莫尔雅笑弯了眼“福晋昨日还真是喝高了。我们出府遇到了总兵公子,您拉着他便破口大骂。原是把他当作了贝勒爷。”
李如柏,昨天我骂的人居然是李如柏。想着想着自己也笑起来,自言自语道“他确实也该骂。”
正说的开心,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塔雅你在里面吗?我们谈谈好吗?”
我知道是金台吉,但我现在怒火中烧怎么会想和他聊呢。“你还来干什么,我不是说过叫你不要来纠缠我吗?”
“你先开门让我进来再说”说着便把门推开了。
梅萱莫尔雅退了出去,我将头转开,不去看他。
他走到我身边,抓起我的手“怎么真生我的气了。”
我将手抽开“我岂敢生贝勒爷的气,倒是贝勒爷早些回去吧,一会福晋该生气了。”
金台吉道“你不就是我的福晋吗?哪里还有福晋会生气。”
“哼,拜了堂,洞了房都不算你的福晋吗?看来我们的福晋还真是命苦呢。”
“塔雅,你知道吗?你这样很可爱。”金台吉说着便想吻我。许是心里还有他吧,我没有躲,只是任由他吻我。
见我不抗拒他又说道“过去我气你,恼你,是因为以为你不在乎我。我要娶沈天心你都没反对,我以为你心里没我。直到昨**喝醉了,闹我的洞房,我才知道你心里是有我的。我开心极了,不顾今日的礼节,来找你。”
原来他一直以来这样对我是误以为我心里没他啊。“你知道吗?我之所以没有反对你和沈天心的婚事,正是因为我在乎你,心里有你,不想让你为难。我岂会不知李成梁的如意算盘,若不让他如愿。咱们叶赫会有好日子吗?”
金台吉感到的看着我“没想到你一直处处为我打算,我还误会你。过去真是让你受委屈了。”
“我倒是没什么委屈,只是累了咱们的孩子。”提到孩子,我的心又抽痛起来。过去我总是不解母亲对我的心意,今日总算是也理解了几分。
提到孩子他也落寞起来“孩子,以后咱们会有的,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我点点头埋进他的怀里。我不知道原来我已是这般的离不开他。想到今后的日子,我不得不提醒他道“现在我们的误会虽已解除,只是日后我们的日子总是多了一个人,顾忌也多了几分。”
“塔雅你相信我吗?我和沈天心不过是逢场作戏,在我心中只有你这一个妻子。”
“老实说,我不知你这话是真是假,现在我不知道我还可以相信你几分。”毕竟我曾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的疏离,渴望相信那不是可以装出来的。我也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对沈天心的情谊,那也绝不是做戏。“我情愿你大大方方的承认你对她的心。”
金台吉慌了,他不知道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毕竟曾经我们是那样的心心相印“我知道发生了这样多的事,一时间要你相信我没有变心实属不易,我愿意等。只要你给我时间,向你证明你才是我唯一的妻子。”
要是过去我听到这些话,我定会感动的稀里哗啦,可如今我不得不多一份冷静。在见识过他的背离之后我已不如过去那般相信爱情,相信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