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十四章 敷衍的周公之礼

酒宴散场后,借着秋色我贪恋夜空的明月。一时间忘记回行的路程。远远便看到舒尔哈奇与金台吉在争执。
“想必将军这又是在和贝勒爷置气。”梅萱轻声在我耳畔说,生怕莫尔雅听见一般。
我看着月色下,一蓝一白站着的两人叹气道“本也是断不清的家务事,舒尔哈奇这又是何必呢。”
刚想走,便传来舒尔哈奇大声的呵斥“塔雅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要你如此对她,她究竟是哪里对不起你,早知你会像现在这般对待塔雅,当初我就不该答应你们的婚事。”
金台吉不屑道“哼,你不许我们成亲?你凭什么?”
“凭我对她的珍视,凭我对她的真心。”舒尔哈奇抑制不住的激动。
直视舒尔哈奇愤怒的目光金台吉道“那你又知不知道,正是因为你们两兄弟这样的珍视,我才越发的痛恨,我才不能好好待她。”
舒尔哈奇怒不可遏大声喝到“你这混蛋!”说着挥拳就要上前。
“住手。”我不由自主的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说,许是本能吧。我走到舒尔哈奇身边阻止他的拳头。
舒尔哈奇轻声道“你放心,我不会打他。我只不过希望他能想起,是谁陪他出生入死。是谁与他患难与共,又是谁不顾生死救了他一命。”
说罢舒尔哈奇拉着我走了,剩下金台吉站在花园陷入深思。
走到一半,我再忍不住,挣脱舒尔哈奇问“你究竟要把我拉到哪去?”
他没有看我,只是继续任性的拉着我向前走“带你回家。”
也许从他说出那句回家时我就注定不会挣脱。因为这句家我已渴望的太久太久。
我再没有说话,默默的顺着他的牵引,最后我到了他在总兵府的临时驻地。他放开我的手温柔的说“今晚你先在我房里歇息,明日我便带你去京述职,到时你便可回家了。”
看来他是误会,真以为我是中原女子了。可我真的会这样离开金台吉吗?我陷入了迷惘。突然心中浮起最真的渴望。“不,我不想走,我想待在金台吉身边,叶赫才是我的家。”我低头说着自己都难以置信的话。果然我刚一抬头便看到舒尔哈奇不解的神情。“他伤你至深,你竟然放不下他。”
我不假思索的说道“因为我爱他。”
舒尔哈奇看着我半晌,不言不语。我也陷入万般的无奈中。突然他启齿道“那哥呢?”
努尔哈赤,本以为心中会波澜起伏,可再听到这个名字,却是那样的平静。“我已经不想他了。”
舒尔哈奇不敢相信“多年的倾慕就这样放下了吗?”
我点点头“这就是女人啊。卑微而又痴心的女人。我们会幻想一个一心人,也会去追求所谓的矢志不渝。于是我们将希望倾注于夫君身上。然后发现一心换来的是分享,到头来只会始乱终弃。但我却终究不能放弃,不仅仅因为我是他的妻子,更加因为我爱他。”
“你爱他,哼,你说你爱他。”舒尔哈奇有些温怒“你开口闭口说爱他,难道你就不恨他吗?你的孩子何辜?”
他的话震慑着我的心,我一心想着的难道不是我的孩子吗?也许我并不是一个好母亲,更不是一个好妻子。斗大的泪珠一颗颗滑落,舒尔哈奇慌神拉起袖子为我拂去泪花。再忍不住的我抱着他哭泣来。宣泄我这些天所受的委屈“我和他多年的情分,他竟然愿信外人也不信我。”
舒尔哈奇轻轻的拍着我的背“都会好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俩相拥在蒙蒙秋色中,却不想院外有一道蓝色的身影驻足已久。
借着夜色舒尔哈奇坚持要送我回去,他说如果我今后的路注定难行,那么他希望可以陪我一程,哪怕只是短短的一段路也好。
他对我的心意我可以隐隐感到,但却负担不起。此刻我已不能再与他人有任何瓜葛,尤其是建州的男人。
告别舒尔哈奇,我独自进了院子,在房间门口,我看到了久违的灯光,记得往日他总是会留灯等我,可今时今日恐怕是梅萱她们两个丫头吧。
进去时,我环顾四周没见那两个丫头的身影。嘴里唤着她俩的名字。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我。
我本能的问了一声“谁。”
那人不说话,轻轻抱起我。这时我才知道原是金台吉。带着满心的疑惑他把我抱到床上。
他带着酒气的唇畔不停吮吸着我的身体,我没有动只是静静躺着,接受他的索求。心想若这样他能待在我身边,亦可。
今日的他很不同,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只是一味侵占着我的身体,我竟也天真的认为这样起码代表我对他而言还有一丝丝的价值。直到春宵梦短,我们迎来了一个晨曦。
我早起梳妆,伺候他洗漱。为他更衣,他竟也理所当然的在我的伺候下更衣。记得他曾说过我是不必伺候他的。可如今都成了谎言。
临走时他留下了一句,今晚等我。我便知道从今日起我便不再是他的妻子,而仅仅是一个宠物。
梅萱,莫尔雅欢喜的走进屋子,为我收拾房间。耐不住喜色梅萱道“总算是雨过天晴了,贝勒爷昨晚留宿,说明对咱们福晋还是有情。”
莫尔雅亦喜道“谁说不是啊,刚我还听到贝勒爷说今晚还来呢。”
梅萱笑得更开怀了。“我就说嘛,沈天心算什么,哪里比得贝勒爷待福晋这般情真意切。不过是一时新鲜罢了。”
听到二人的谈话,我终于明白,他为何会在心中还未原谅我的情况下来找我了。只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罢了。莫不过舒尔哈奇的压力。敷衍而已。我竟也可笑的将这种敷衍当作是我的祈求。旁人说着恭贺的话,我还得如现在这般笑脸对着,却不知我那笑颜下的无奈,与泪水。
世上最知我的莫过于努尔哈赤,金台吉,舒尔哈奇,可现在却是一个远在千里,一个情谊断绝,一个被另一个的表面功夫所迷惑。天下之大我竟找不到一个知心人相伴,真不知我不顾一切留在这莫名的时代究竟为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