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七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自古有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竟不知此刻我已踏上这样的轮回,每当我以为我能与金台吉相守甜蜜时,命运总会加之以些许的苦涩与无奈。
我与宗亲的认亲礼还算顺利,我只需端坐在主厅之上等着他们来与我招呼便可。我也见到了传说中的布扬古,他如书中描写那般飒爽。
“婶娘,真是绝世佳人。恭喜叔叔贺喜叔叔。”
金台吉笑得弯了眼“知道你嘴甜。还是快些座下吧。”
布扬古风风火火的座下,然后又起身向我致礼,我亦微笑回礼。他继而道”素闻福晋诗书一绝,不知可否让小侄见识见识。”
“当然,不知贤侄想如何见识”我强压着恶心回应,没想到年仅十八的我竟变成了布扬古的婶娘。
“那不如就以月为题作诗可好?”我正想答应他又补充到,“如此也不够有难度,不如作词可好。”
我微微点头“客随主便,不如我们加些史料为题,贵妃醉酒可好?”
本想难为他,谁知他竟爽快答应“那小侄先来吧。”他前后踱步想了想吟到“月影残,低枝挂。三悲愁酒夜阑干,胭脂泪,伊人媚。无人对饮琼浆无味。累累累。晓风吹,残月散,大珠小珠落玉盘,春雨旧,舞不休,皇城宫墙金丝牢笼。仇仇仇。”
本是男子写贵妃醉酒词竟如此恰到好处,我不禁赞叹“好一句皇城宫墙金丝牢笼。”
在看座下的贝勒们皆觉无味。也难怪长期刀口上tian血的军人那懂得风骚文墨啊。其中一个宗亲开口“布杨古可算是找到同道中人了,一时间拉我们这帮老头子作诗还真陪不了他呢。”
见大家觉得诗书无味,我卖弄文采也是枉然于是推辞道”贤侄诗文了得,我认输了,免得班门弄斧。”
“可是......”布杨古正欲说些什么,金台吉却像是知道我心中所想一般阻止道“既然你的婶娘都已经认输了,就休要难为她。咱们聊点别的吧。”
时到黄昏之时,宗亲们渐渐散去。布杨古却留了下来“小侄深知婶娘出此题必是有良词要提,且留下来静候赐教。”
正想婉拒金台吉道“如此你便遂了贤侄心意吧,这也没有旁人,你且直说。”
我点点头,本也想好了词,只在这二人面前吟出,想是不算卖弄吧“既然贤侄刚才一曲钗头凤,我便也回上一首。”
“婶娘高见。”我这还没吟诗他便先夸赞起来“若是旁的词还可说是先写好婶娘才出此题,却不想竟是回我一首钗头凤,想必就是临场创作了吧。”
我虽心中欢喜,却也不忘形“你先别急着夸我,待我说出来再说。”我看着金台吉吟道“秋叶坠,花独媚,朝歌晚舞美人泪。悲风烈,夜渐深,静赏良月,浊酒千杯。醉酔醉。花尽散,美人瘦。金步扶摇浸湿透,深宫寒,夜慢慢,雨打闲花茶冷酒涣。淡淡淡。”
曲毕却无人应声,我自己也隐隐觉察出曲中悲凉之意。许久布杨古赞道“福晋一词,尽叙贵妃苦楚,句句不离醉酒。绝妙绝妙。”
我亦沉浸诗情难以自拔叹道“自古皆知贵妃得宠。六宫粉黛无颜色,可谁又知荣宠下的悲凉凄苦呢?若非如此,贵妃也不会深夜醉酒流泪到天明吧。皆因最是无情帝王家,自古男儿皆薄情,哪里是我们这些小女子可以参透的呢?朝秦暮楚的事多了,便也会习惯吧。”不知不觉中,我眼眶竟渗出了泪花,不知怎么了,我对贵妃之苦会如此感同身受。
两个男人被我的一番话,弄得哑然,只是静静的陷入彼此的深思。我不知他们在想些什么,也不想去猜。只是今日这番对吟足以让我清楚的明白,我害怕会遇到与贵妃一样的命运。害怕在金台吉极致宠爱之下沉沦,换来的却是他转身离开,拥别的女人入怀。
许是白日里的悲情吧,晚膳也没有了滋味。我只少少的用了一些,别不再有胃口。梅萱担忧道”福晋还是再用一些吧,只进了一点,哪里够呢?”
知道她是关心,不过我确是没有胃口“不必了,我饱了。”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座椅,我知道坐看潮起潮落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开始有些伤怀“贝勒爷人呢?”
梅萱道“想必还在与布杨古贝勒议事呢!要不要派人去请?”
我叹道“不必了,许是有重要的事吧。”想想自己也有些过分,我至今还没为金台吉做些什么,到开始急于要求起他了,思索了半晌我对梅萱道“挑些贝勒爷爱吃的菜,放入食盒,咱们给他送去,可别累坏了身子。”
不一会梅萱便拿来打包好的食盒,我们向议事厅走去。一路上飘洒着细雨,左右随从用帐幔为我遮雨,虽没有雨水入衣,我却失了往日的自在。
到门口时我也不像往日那般横冲直撞,总得顾及福晋面子,叫来门口守卫通报。没想到我见自己的夫君也还需旁人通报,这倒真应了那句“皇城宫墙金丝牢笼。”
进去时他们还在议事,像是在讨论军政。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我也不忍打扰。男人总得有自己的担当,对于这些我必须理解。毕竟我嫁的不是寻常百姓,而是堂堂叶赫的霸主。
饭菜也逐渐变凉,正如我那颗逐渐冰冷的心,虽说他在办正事我本该理解,却还是会想起那日在建州他曾说过,管他什么女真之斗,江山之争,有你在此生足矣。”可如今仿佛都变成了笑话。他的诺言终究是违背了。
渐渐的夜深了,我也放弃了再等他的念头,倚着桌子睡着了,再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清晨。这是我嫁给他的第二个夜晚,依然没有夫妻之礼,醒来时看到他躺在我身边,心中百感交集。我们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我们在一起本就是个错吗?
”你醒了。“金台吉轻道,我没有回答。想说的话很多却没有一句可以说出口。”昨晚对不起,我们商量事晚了,辜负了你一番心意。”
尽管心中生气着,我却还是没有表明,只是佯装轻松道“没关系,就像你说的来日方长嘛,错过一顿饭而已。不可惜。”
说道不可惜时我心中抽搐着。此刻我才明白所谓来日方长,不过是为现在不做的事找的借口罢了,谁会知来日是哪日呢?又有谁会知或许我们的时光就是埋没在这来日之中。
他没有说话,无声的搂着我。我也不再多言,倚在他的怀里,再一次入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