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四章 相思崖畔

自古相思无用,多情总被无情扰的事见得多了。今日也不觉有什么奇怪,只是若是无情何苦相恋,若是有情又为何伤透彼此的心。
目珍的婚礼很平常,不比孟古的热闹,因舒尔哈奇是庶出,自是没有嫡长子的婚礼热闹,加上目珍又是侧福晋,便更显凄凉,来的都是努尔哈赤的亲信。也因此席间大家轻松了不少。
目珍在喜娘的搀扶下向我们敬茶。孟古和富察氏简单叮嘱几句,佟佳氏则掩了往日的跋扈模样,慈爱的叮咛。
“新娘子给娘家长姐敬茶。”喜娘吆喝道。
我笑着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喜娘叮嘱道“以后嫁为人妻便不比从前,凡事都要以夫家为重。恪尽妇德,谨记女训。”
“瞧,咱们塔雅这是要立规矩了。”舒尔哈奇笑脸盈盈的插嘴“只是不知日后你嫁人会不会有这么多规矩。”
他明知金台吉敬我,爱我,我两相敬如宾不分尊卑,还故意如此说,我一时不想理他。努尔哈赤见气氛微冷道“如今喜事连连,看你们个个都成家立室,我心里欢喜得很。”说到这他手下的亲信皆俯首低头以示恭敬。“何和礼,你可已成家了?”
(何和礼是努尔哈赤的五大臣中最小的一个,大清开国元勋)何和礼道“多谢都督眷顾,我已成家。”
“是吗?”努尔哈赤若有所思“这便可惜了,本想你若未成家将东果嫁给你。”努尔哈赤低头沉思片刻“如此,我便将东果嫁给你做侧室可好。”
何和礼诚惶诚恐“都督厚爱,何和礼惶恐,万万不敢。”
没想到努尔哈赤会把年仅十一岁的东果嫁给别人做妾,可见他有意拉拢何和礼之心,早已见惯这种政治和亲的我,开始没有感觉,只觉得这是每一个女子应当接受的命运而已。
努尔哈赤见何和礼如此恭谦,露出满意的微笑“咱们是兄弟,说这话不是见外了吗?我将东果嫁给你是亲上加亲的好事儿。福晋你说是吧。”
“是啊,你就别推辞了。”佟佳氏附了一句,眉眼中盖不住的不悦之情。是啊,将十一岁的幼女嫁于别人做妾,试问谁会愿意呢?只是无奈她是努尔哈赤的女人,拘着妇德也只有从夫了。
见木已成舟何和礼谢道“如此便谢谢都督,福晋了。”
努尔哈赤满意的点头,佟佳氏笑着的面容有些僵硬。
”吉时已到,还请将军福晋拜堂。“喜娘的话使众人的思绪又回到了这一场婚礼之上。
”一拜天地“目珍盖上红盖头与舒尔哈奇叩拜天地。
”君当做磐石,妾当如蒲伟,蒲伟韧如丝,磐石无转移。”门外传来一阵幽怨哀绝的声音,在这个炎炎的夏日,使人发凉。
门口站着一位身着红妆的女子,她的嫁服不比目珍华贵却是一种i血红之态,正所谓胭脂泪,双泪垂描写的便是今日之景了。她站直身子声音颤抖着“舒尔哈奇,你可还记得那日相思涯边,你与我的诺言吗?”
舒尔哈奇经已有蒲伟又何求目珍,我有些生气,静待事态的发展。
努尔哈赤则耐不住性子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舒尔哈奇没有回答努尔哈赤,注视着眼前的女子轻唤“玉伊........”
女子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我深知蒲伟韧如丝多年来心中只装着你一个,如今磐石却已转移,守护着另一株蒲伟。”
“我”舒尔哈奇一时哑然。
女子看了看目珍冷笑着“亏我不忘当年誓言,穿着嫁妆与你重会,没想到多年的痴心与等待终究是错付了!”说罢变转身跑了出去。不顾一屋子人的狐疑,舒尔哈奇追了上去。
我走到目珍身旁,她已是泪流不止轻声问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公子不忍负她却终要负了我。”
七月十八,月明星稀。空气中却弥漫着异常的压抑。“目珍她,没事吧。”舒尔哈奇没底气的问道。
“新婚当日,丈夫去追别的女子,许是需要些时间适应吧。”我没有明说,故意讽刺到。
他叹道“我知道,我欠你一个解释。”
“不是欠我,是欠目珍,你的妻子一个解释。”我有些温怒,目珍对他如此情深意重,他竟轻视了她。
“对,我的确欠目珍一个解释。”他顿了顿又道“玉伊本是佟佳庄园的远亲,三年前我在去中原的路上与她结识。她擅古琴,我们便共曲孔雀东南飞。后来我们还在涯边明誓生死相随。谁知我们相恋之事惊动了她的父亲,因我是庶出又不得父亲宠爱,她父亲便生生把我们拆散。”
“那一定很痛苦吧。”我忍不住插嘴。
谁知他竟摇头“起初是会痛,可时间久了便也不觉得了,细一想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她,比起我心上人给我带来的苦楚根本不值一提。”
“你时常提起你心上人,她究竟是谁?竟让你如此割舍不下。”我突然好奇起来。
“不可能得到的人,不提也罢。”他像是有千言万语要说,却又都咽了回去。
见他如此回答,我不好再多问。心想若他想说总有一日会告诉我吧。
他思索半晌道”我决定娶玉伊。“意料中的事,我便也不觉得惊讶。”男人三妻四妾本属平常,今日见你追出去,我便知道你定会娶她,此时我也向目珍提过,她亦可以接受与人共侍一夫。只是还望你不要委屈了目珍。“”我明白,只是..........“他为难道”在位分上,目珍难免受些委屈,她毕竟只是你的义妹,并没有叶赫血统。所以我必须要将嫡福晋之位给玉伊。“”嫡庶当真有这么重要吗?“我不自觉脱口而出。细一想他也是为难,在这个嫡庶分明,尊卑严序的年代我们都是身不由己。转念一想,古来女子求的一向不是什么名位,不过是丈夫的真心疼惜罢了。于是我补充道“你只需回答我,目珍和玉伊你爱谁多一点。”
他道“我只能说她们都是好女子,我不想辜负她们的情谊。”
霸主又如何,英雄又如何,终究是难逃美人关。我叹道“你们这些个男人啊就是心太大,装的太多。总想兼顾权衡,将世间好女子都拥于怀中,却不知若不是一心相待,相处不过是一种折磨。”
他黯然望着我“我的心向来不大,我曾不止一次向天神祷告,若我舒尔哈奇此生可以得到她,必定一心以待。可遗憾,她终不是我的。”
我始终不明白,舒尔哈奇为何总是有意无意向我提起他那所谓的意中人,却从不言明那人究竟是谁,以致他如此一心一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