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四十三章 动摇

转眼间我在建州已耽误了一段时日,我如约给叶赫寄了一封家书,虽然我知道金台吉可能不在叶赫。
东院的桂花开了,推开窗便传来一阵醉人的香气,我故意拖延着回叶赫的归期,表面上像是等待目珍的嫁期,实则是在与金台吉赌气。照理说若金台吉真在叶赫定早就修书询问归期,如今这般平静只能说明他压根不在。
“姐姐,今日起得早何不去看看都督?”目珍走进传来一阵沁人的香味。
我素不用香,不免触眉“如果我没猜错,这可是瑰精香。”
瑰精香乃是取玫瑰花心的香粉精炼而成,香而不腻,我也是机缘之下得闻此绝世好香,尽管香气至此,却依旧改不了我不爱用香的习惯。
目珍嗔笑着,脸颊晕出红晕“姐姐果然见多识广,一认一准儿。我今日确实用了此香。”
“想必是苏尔哈奇赠得吧,不然你怎会欢喜到忘了我素不喜香。”我虽是有意拉拢目珍,却也不想纵她放肆于我。
果然我温怒的神情对她有所震慑“是妹妹疏忽,还望姐姐切莫怪罪。”
见她如此恭顺,我放缓了语气“最近天气骤变,我喜怒无常也是常有的事,实在不该责备妹妹!名香配美人,妹妹不用岂不辜负?”
果然我的恩威并施收到了效果“姐姐说的是。”
气氛变得低沉,没想到那日还止高气昂劝我与其同污的目珍竟也有顺服的时候,终究是逃不过一个情字罢了。
我轻扶头上的珠钗对目珍说道“目珍,与我去趟中府可好?”
她低着头上前扶着我。不得不说,她是一个聪明人,她明白怎么做我才不会为难于她。她应该是很清楚,我对于她的戒心。
这几日天气总是变换无常,我亦不见了往日悠闲的心境。一路兰花开,我都不曾驻足。
经多日调养,努尔哈赤的身体已然大好,已可下床活动,如此鬼门关里走一遭却可恢复的如此神速,难怪称他做孤狼了。
他没有更衣,半披写长衫站在我面前,我玩笑道“你这样成什么样子,好歹顾着我们的身份吧。”
他拉拢了衫子轻声道“如此算做什么,那日我们还一丝不挂呢。”
他的话弄得我面红耳赤“你小声些,这要被别人听去,指不定说什么闲话呢”
“怕什么,我与你光明磊落,难道还怕别人闲话吗?”说着他自己也觉理亏。我埋下头,看着中府的殷红地毯。耳畔却传来他柔柔的声音“塔雅,我真的很怕,很怕有一日我要唤你叶赫福晋。”
几经生死而不倒的他,竟怕着对我的称呼。我虽动容却不想辜负金台吉。尽管我不是古人不曾习得妇德却也懂得莫负一心人的道理。我目光锁进那一片地毯不敢抬头“如今木已成舟,你又何苦再提!”
“谁说的,只要你一日未嫁,我便可娶了你。”他步步紧逼,仿佛我是非嫁不可了。此事必须说明,不然后患无穷。
我蓦然抬头,盯着他浮满笑意的脸“可我爱他!”
“呵呵”他笑着,带着悲凉“如此说来到是我一厢情愿了。”
看他这样,我着实慌了神“即使没有我,你还有大福晋,侧福晋,孟古,还有任何一个你想要得到的女子。”
“可那终究不是你”曾有那么一瞬我相信他的真心,真心想予他一个机会,即使会因为负了金台吉而愧疚一生。“那你可以只爱我一个,心中不再装别的女子吗?就像金台吉那样。”
他沉默着,犹豫着,我笑着皆因我早知答案“罢了,你不可能只爱一人皆因你的心太大,要装的也太多。”
“我不明白你为何如此固执,自古男人三妻四妾不都是常事吗?”
“可我偏偏却瞧不惯,好在金台吉深知我心,我亦用一心相伴。或许你对我真心,可惜我却无心报答。”
他终于不再说话,屋子里静得死寂。面对他的好心,我何尝没有动心?可是我真的可以吗!明知他即使没有东哥也会有阿巴骇后我真的还可以待在他身边吗?我要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罢了。
归去时日头已渐毒了,晃得我睁不开眼,步履不免就加快了些,我可是最怕这毒日头了,尤其加上着千万层的衣裳,我更是不痛快。拼命晃着大蒲扇。催促道“目珍,再走快些,这日头大得火辣,我着实难挨!”
行到凉亭时,我索性躲在此处避暑。却遇到清闲的舒尔哈奇,目珍立即羞红了脸。
明知我到来,他却有意不理我。我拉着目珍到亭廊坐下,故意发声嚷道“目珍,你说你家公子这是怎么了,愣没瞧见咱们。”
目珍红了脸“兴许是想什么事入了迷吧!”
言到此处舒尔哈奇突然长叹道“狗吠蛙鸣蝈声声,月摇星移夜沉沉。生界万象皆寂寞,人间百态苦最真。”
咋一听他这话说的糊涂,细一想却是话中有话,怪罪我逼他就范。我不甘示弱道“奇了,这日上三竿的何来星月之说。”
他终于舍得注意我的存在,继续叹道“皆因心境太黑,不免日月颠倒了。”
目珍是聪明人,此话她必定听得真切,怕她伤心我忙支开她“夜黑了不要紧,只要目珍在自是日月分明,我先恭喜将军喜得佳人。”他瞪我一眼不再言语。我转而对目珍道“瞧今个儿这日头毒的,难免的署意缠身。不如你去探探侧福晋,送些酸梅汤过去,她算得上是你的媒人,理应好好感谢。”
“这是自然”我言辞在理,她无拒绝之理。向舒尔哈奇致了礼,方往西院去了。
见她走远,我才道“你刚才如此说,也不怕伤了目珍的心。”
“你放心,她听不懂。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般聪颖!”他不甘狡辩到。
“总之她现在是我义妹,你自要好好待她,否则我定不饶你。”
本想着玩笑几句,却不想换来他沉重的目光“我始终不懂,为何你如此维护她,竟瞧不起我的庶福晋名位。”
“她本是图伦城的格格,莫说侧福晋就算正福晋都是当的的。再说终是你们兄弟毁人家园,略做补偿也实属应该。”
他玩味着轻仰起我的下巴,我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惊了一下。他看着我的嘴唇道“好厉害的一张嘴。”接着他将目光投向那一轮亮晃晃的烈日“如此说来确是我有愧于她,你放心!明日我便叫嫂子提亲,娶她做福晋便是。”
虽说不解他为何如轻易给出侧福晋的位分,却还是暗自庆幸,毕竟目珍位分越高对我越有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