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四十一章 孔雀东南飞

我从没想过有一日我会变成一个朝秦暮楚的人!明明深爱着金台吉,以致谈婚论嫁的地步,却依旧觊觎着一个我得不到的男人。也许在我与努尔哈赤独处的此刻我就注定被打败,只有任由自己的心里眼里都存满他!
“在想什么呢?”努尔哈赤虚弱的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你醒了!”我微笑着将他扶起。
“这几**都没来过,我还以为你根本不关心我生死呢!”他突然目光炽热的望着我。
我不自然的转开头“你的福晋把你寝室围个水泄不通,生人勿近我怎可能有机会啊,就这会都是趁着她回房补觉的功夫溜进来的。”
“她一定给你委屈受了吧!”
“倒也没什么,好在有苏尔哈奇护着,不过你也不要责备她,她只是太爱你了!我可以理解。”我突然有些同情佟佳氏,自己的丈夫最爱的不是自己,她怎么不心伤?
“是啊,十几年夫妻,她对我好我知道。她啊就是脾气倔了些有时候口没个把门的。大小姐嘛,娇纵惯了也是难免的,虽然为人霸道了些,倒也做不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
到底是枕边人,最贴心的无外乎结发妻子。娇妻,美妾,爱人他都已经拥有真是找不到半点我存在的位置。
“我知道,毕竟这世上不会有谁愿意害人,有时候只是执念太深罢了。”
他哑然隔了半晌才道“那你呢?有一**会不会为了爱人妒恨别人呢?”
不知他为何有此一问,我有些错愕。叫见我窘迫他继续到:“塔雅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最光明磊落的女子。虽然我知道这形容女子并不真切,只是你总给我一种大丈夫的磊落。我真的不希望你陷入阴谋之中。我受伤之事明摆着是金台吉的阴谋,我不相信你会猜不出!”
“所以你不责怪孟古不是因为怜惜她,或是顾念你对东哥的情分?仅仅是因为你知道害你的另有其人?”不知为何我有些失落,他果敢的判断,公私的分明似乎又将他拉至那离我千里之遥的统领地位。
“我努尔哈赤纵有千般怨气,总不至没出息到向一个弱女子发泄吧。再说冤有头債有主!害我的是金台吉,我自然不会迁怒他人!”
“一定要和他你死我活吗?你有没有想过我夹在中间是何等的难过。”
“我想过,我怎么不想,可这次是他要取我性命难道我还要莫不吭声吗?”
“那是不是只要他不在害你,你就可以放我们一条生路?”此刻我正用悲伤的目光望着他。
他却沉默着,我知道那对于一个霸主而言是不可能答应的。我也不知自己是哪来的勇气,竟说出了内心的诉求。
我轻叹:“我明白了,是塔雅唐突望都督体谅,攻进叶赫那日,是殉城是处死任凭处置就是!”说罢我转身出去,不顾身后努尔哈赤的轻唤。
“芙蓉落尽天涵水,日暮沧波起。背飞双燕贴云寒,独向小楼东畔倚阑看。浮生只合尊前老,雪满长安道。故人早晚上高台,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湖畔我看群花尽落,莫名想起这首虞美人。
“叶赫美如江南春色,建州也不致寒冬吧!”舒尔哈奇不知何时绕到我身后感叹到。
我抬头迎上他深黑色的牟子。哀叹“叶赫虽美不及江南,不过建州却着实令人心寒。“”又是因为哥吧?“舒尔哈奇无奈着说。
被猜中心事的我不甘心到”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他,万一要是你呢?“我有意玩笑,舒尔哈奇却格外严肃“世间只有挚爱的人才会深入人心,你若不爱他就不会感叹雪满长安道了。”
我收敛笑容“他到也没有做错什么,只是我自视过高了。况且我一直以为我爱的是金台吉。”
“真是这样吗?”舒尔哈奇显然不信。
“金台吉是一个让人感到温暖的人,只有和他在一起我才会感到踏实,而努尔哈赤带给我的却是无尽的忧思。“舒尔哈奇笑道“但世事往往无常带给最真切感觉的人一定是你的挚爱,你又何苦自欺欺人?”
我在自欺欺人吗?我喃喃自语。舒尔哈奇不死心继续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吹得什么曲子吗?”
“孔雀东南飞。”
他点点头“君当如磐石,妾当如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我有些慌神,强自镇定道“为何要对我说这个?”
舒尔哈奇的目光变得深沉“我是在提醒你抓住自己的福分,别等到孔雀东南飞时才知悔恨。”
我不再言语陷入深深的沉思。
快两年了,我再次听到这首孔雀东南非,心中还是那样惆怅。
蒙蒙夕阳中,苏尔哈奇伫立于杨柳之下,吹奏玉萧!曲中曲折我已无心欣赏,只一心系着舒尔哈奇刚才的话。有了金台吉的陪伴不是就足够了吗?为何还要贪心的抓着努尔哈赤不放?
曲停我看着舒尔哈奇问“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他笑着淡淡道“因为我希望你幸福。”
我感动的点头,我真的很幸运,遇到舒尔哈奇这样的朋友“此生有你这个知己,塔雅愿已足!”
见场面凝重,舒尔哈奇又换上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是知己就喝酒去!”
“去就去,我还会怕你不成?”在他的感染下我也笑起来。
黄昏我们并肩而行,迎上那一抹残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