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三十九章 潜藏的危机

宵静时分,都督府依旧灯火通明。努尔哈赤时昏时醒,意志不清。府内乱做一团,对于这些我只有干着急。
佟佳氏霸占着床边,我只得焦急的坐在椅子上。舒尔哈奇匆匆走进来,我们小声说了几句便到了走廊上。
凌晨,都督府很静,空气也比较清新。也许是在屋中烦闷了太久吧,出来后连心情也舒畅了不少。我倚在横梁上带着苦笑问“消息封锁了吗?”
舒尔哈奇点点头“女真各部都不会知道我哥受伤的事。”
我心中暗想绝不能让任何部落知道,尤其是叶赫。现在看来金台吉和努尔哈赤的争斗已经开始了,以孟古十四岁的心智,不可能计划周详的伤了努尔哈赤,可以想到利用婚礼杀人的,恐怕只有金台吉。
见我愣神舒尔哈奇轻拍我“塔雅,要不你先去睡会。哥这我看着,反正现在还算平静,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我强笑道“山雨欲来风满楼。不要信奉表面平静。”若我没有估计错,金台吉应该在来的路上了,或者他已经到了,只是在等一个讯号,而这个讯号
想到这,我慌张起来“孟古现在在哪?”
苏尔哈齐虽有不解,但还是回答道“哥在转醒的时候交待过不许为难她,没人敢为难她。现在在小跨院。”
我听后不顾苏尔哈齐的询问,匆匆向小跨院奔去。虽已是深夜,孟古房中的灯火依旧敞亮。正准备踏进院中就看到哈达齐鬼鬼祟祟的从假山后走过来。
我站直身子淡淡道“这么晚了你去哪?”
哈达齐闻言一惊,颤抖着“不去哪奴才有些闹肚子所以要去茅厕。”
就在这时孟古的房门开了,她凄怨的说道“都督府未免也逼人太甚了吧,茅厕都不许去。”
听孟古这么说,我心中愤愤难平“若真是逼人太甚,努尔哈赤就不会下令不许为难你。”
听到我的声音,孟古好像有些惊讶,大概夜色太黑她没看清是谁。“原来是塔雅啊,哈达齐你先退下。”
哈达齐听令退下,很明显她们一定有不可告人的计划。我不动声色的随孟古进屋,想打探消息。
屋中,灯火通明。我与孟古并排坐在炕上。我还没问她就率先开口“你刚刚说他下令不许为难我,是真的吗?”
事到如今她居然还问我这种问题,我有些不悦“不然呢,你以为那位正福晋是善茬,她会放过你?苏尔哈齐莫非是等闲,他会罢休?”
她埋下头不再言语,我忍不住问“你为什么要杀他。”
她抬起头眼中满是仇恨“因为他杀了我大哥,我恨他,从小大哥就疼我,可他杀了大哥,以后就没人疼孟古了。”她越说越难过最终泣不成声。
见她哭,我便心软再也强硬不起来,柔柔的问“可哪天你明明说,你不介意啊!”
她抽泣着“那是假的,不那样说,你根本不会帮我嫁入都督府。”
原来是在利用我,我还天真的以为她把生死荣辱参悟透彻了呢,陈露啊陈露,你到底要吃多少亏才不会看错人。
见我不说话她继续道“我知道我不该利用你,可这是我报仇的唯一机会。”
我有些寒心,语气冷淡起来“这些都是金台吉教你的吧。”
她狡辩道“就算是二哥教的也没错啊,难道只许他谋害大哥,就不许二哥算计他吗?”
是啊,自古兵不厌诈,为何我允许他算计别人,却不许别人算计他呢,我自嘲着,陷入沉思。
孟古突然有些严肃的问“我以为你会懂,我以为你会和我一起帮二哥,你不是爱二哥吗?你想想,大哥死了他的下一个目标会是谁?二哥是在自保啊。”
她说的不错,纳林一死他的目标一定是金台吉,我到底该不该就孟古所说,或许我可以为了金台吉,改变历史。不行,若我真这样做不是整个清朝史都会颠覆吗?我到底在想什么。
我再没有说话,只是漠然看着她。作为努尔哈赤的女人,她断不可为了仇恨而去恨自己的丈夫,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年代和自己的丈夫过不去就是和自个过不去。
我侧目望着窗外一颗梧桐“抛开仇怨,你老实告诉我你觉得努尔哈赤怎么样?”
她迟疑着,我不敢抬头看她的表情,因为无论她有情或是无情我都负担不起。“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我欣赏他对东哥的专情。只可惜他杀了我大哥。”
如果不是叶赫建州的恩怨他们定可成为相爱夫妻,想到这位不免哀叹“何必执着呢,正如你早前所说历史只会记住胜利者的名字,至于手段根本无从追究。”此刻我还不能告诉她努尔哈赤没有承认谋害呐林一事,其实就算说了她也不会信。
见她不语我抬头看着她忧愁的侧脸。“既然努尔哈赤不追究你,就证明他对你有怜悯之心。格格何苦为难自己呢?有个丈夫好好疼爱自己难道不好吗?”
她的神情显然是动容的,只是那一丝倔强不允许她答应。“我知道这一时半会的,你也想不明白,这样吧,你好好想想。”
我起身欲走,她站起来送我。我小声在她耳边道“夜深了,还是别让哈达齐出去了,建州戒严府邸水泄不通。不要自投罗网才好啊。”
孟古眼神一震,我明白她的担忧。“你放心论情分我们情同姐妹,论位分我们同属嫡系,我断不会出卖你,也深了早些歇息吧。”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也学会了深藏不露,我开始习惯高深莫测的对待身边的事物,我爱上了运筹帷幄的感觉。我喜欢一切在我的掌控中。想起那日丰功楼凝香奇怪的表情,和她一直以来的古怪行径。我决定和他的主人好好谈谈。
行到河岸旁时已到拂晓,阳光透过对岸的杨柳透过来,绿叶装点上淡金色光晕。顿时我有些出神。身旁的舒尔哈奇有些不悦,他向来是喜动的,除了吹箫的时候。面对这静静的湖面只会让她觉得无趣。“塔雅,你急急唤我前来不会就是为了在这发呆吧。”
他的话让我回神,不舍的抽离对岸的美景我望向他。“没有啊,只是一会说的事有些凝重,不知如何开口罢了。”
一听失态严重,他收起嬉皮笑脸的模样。“你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开口的吗?有话直说吧。”
“好。那我就说了,凝香到底是什么身份。”我直入主题。
“怎么突然这么问,她不是.......”
我打断到”别拿什么金台吉安排在我身边的丫头这种话来搪塞我,我问过金台吉了,凝香是你推荐的,对凝香的底细他根本不清楚。“”怎么突然想到要问这件事。“苏尔哈齐有些为难。
“过去我可以不问,虽然她来历不明倒也没害过我。可如今建州处于非常时刻,我不能把任何一个有危险的人放在身边。我隐隐感到凝香对努尔哈赤由种说不出来的怨念。”
舒尔哈奇听后震惊不已,懊恼着“我怎么没想到。”说着他转身欲走。我赶忙抓住他的胳膊。“说清楚才能走。告诉我你在着急什么。”
舒尔哈奇心急如焚。甩下一句“凝香是尼堪外兰的女儿。”
我曾想过凝香的身世,但从未想过她竟是尼堪外兰的女儿,震惊中的我忘记抓紧苏尔哈齐,直到隐约见到他急忙向中府奔去的身影,我才缓过神追了上去。想起此刻凝香还在中府伺候,我就忧心不已。心想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