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三十七章 谁在说谎

夏夜萧嗦,空气中平添了几分寒气。我看着都督府萧瑟的树枝,不忍驻足,径直走到凉亭边。
月色昏暗映衬着努尔哈赤的脸,依旧冷峻坚韧。手握酒壶不停饮酒。在凄冷的秋色中更添了几分悲凉。
我走入凉亭抢过他的酒壶说“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你还是少喝些吧。”
他猛然抬头,无奈的看了看被我夺走的酒壶“唉!你太了解我了,想躲着消消愁都不行。”
我微微一笑,走到他身边坐下“你每次不开心就会来这喝酒,想找不到你都难。”
他喃喃道“也是!有时真的觉得很奇怪,我明明最讨厌被人猜透,却又忍不住享受被你看透的过程。”
我笑而不语,仰头喝了一口酒。
他忽然认真的看着我“塔雅,你可以告诉我东哥为什么不肯嫁给我吗?”
到底该不该告诉他呢?那个残酷的真相。自己是爱人的杀父仇人。爱人,亲人。对啊,若他真爱东哥怎么会去杀纳林伤东哥的心呢?我怎么早没有想到。
我别过头,不敢面对他炙热的目光“你还记得布斋吗?”
他眼中游离,嘴里喃喃道“布斋”
我虽心有不忍但还是说出了真相“布斋就是东哥的父亲。”
他没有我想象中的吃惊,只是淡淡的说:“她不肯嫁我,是因为我杀了她父亲吗?不行,我得去和她解释。”他说着往外冲。
我拉住他“解释,你要如何解释?”
他回头看我目光中充满色彩“我要告诉她,战场上刀剑无眼,生死无怨,这根本就不能成为她不履行婚约的理由,我一定要她嫁给我。”
我冷眼看着,没错他是天生的侵略者,天生的征服者,在他眼中只要是以光明的手段掠夺的都不算过错。尼堪外兰是他的仇人,他尚且可以真刀真枪的较量,又为何要用阴谋手段谋害纳林呢?
我直视他“布斋之事尚可以怪罪刀剑,那纳林呢?他的死算什么。”
他疑惑起来“纳林不是旧患复发猝死的吗?”看到我逼迫的眼神他领悟道“你怀疑我杀死纳林?”
不顾他失望的神情,我依旧固执的说:“难道不是你吗?如果不是,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李如柏要收你一个图伦城?”
他脸色不改镇定道:“这些都是金台吉告诉你的吧!呵呵,我丢一个图伦城是为了什么,好我就告诉你,因为他不仅是东哥的哥哥,更是你的未婚夫。”说罢他扶袖而去。
难道我误会他了,他并没有杀纳林?那又会是谁呢?难道金台吉在骗我?我到底该相信谁?
次日清晨,我担忧着如何向孟古交待。昨天还没来得及说和努尔哈赤说正题,我们就不欢而散。在孟古房前踌躇了好半会,进退两难。
凝香小跑着过来,满脸喜气洋洋“姑娘好消息啊,建州都督大宴宾客,说是迎娶”凝香故意停住含笑看我“姑娘,你猜咱们孟古格格的封号是什么?”
我着急了“你这个鬼丫头快说啊,你要急死我啊。”
她笑得合不拢嘴“侧福晋啊!只比正福晋矮半格的侧福晋呀。本还担心都督退婚呢,今日就封侧福晋了,八抬大轿在门口侯着。”凝香越说越欢喜“不行我得赶紧去通知格格,她一定开心死了。”
我料到他会看在东哥的份儿上迎娶孟古,只是没想到他会给她侧福晋的殊荣。
正准备去找孟古,就看到一个建州将士走过来“是塔雅姑娘吗?”我轻轻点头“都督请您过府一聚。”
建州都督府一片喜气祥和,处处张灯结彩,大家忙里忙外张罗着。正欲去中府,就看到佟佳氏走来,躲避不及,迎上她逼迫的气场。
她嘴角抽搐着,看来气的不轻“哟,这不是叶赫府的准福晋吗?昨个儿还是咱建州府的一个丫头,今个儿就变凤凰了。恭喜恭喜啊。”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她此刻嫉妒的心我懂,我微笑着“塔雅见过福晋。”我俯身行礼,忍不住回嘴“福晋大喜啊,都督扩充内房,以后福晋就有人拌嘴了,也就免了拉着外府的女眷挑衅。”
她不屑,眯着一双丹凤眼“呵,这府中谁做主怕是你还不知道吧。扩充内房?哼,他不过是我家的入赘女婿,别忘了他现在都还跟着我家姓呢!”佟佳氏一时情急,说出了大逆不道的话。
努尔哈赤不知何时到来,径直冲到我面前怒视佟佳氏,一耳光搧过去“你这个浑帐东西,要不是看在你玛父的恩情上,我早就把你休了。”
佟佳氏抚着脸满脸震惊“你竟敢打我?”
努尔哈赤的愤怒不减“打你?凭你刚才的话我杀了你都不为过。我劝你最好安分一点,别逼着我撕破脸。以后要再让我听到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我定不轻饶。”
说完,他抓着我愤怒的往前走,不知是不是因为太生气。他的力道很重,但我却不怪他。毕竟对于一个霸主来说佟努尔哈赤的名称无疑是最大的羞辱。
走到花园中他放开我的手“刚才让你看笑话了,我”
我打断他,要知道让一个霸主亲口说出入赘的事很残忍。“好了,别提了我知道。”他感动的凝视着我。
被他盯得不自在,我故作轻松的扯开话题“我代孟古和东哥谢谢你。”
他突然落寞着“谢什么,哪个侧福晋的位置原本应该是你的。”
我脸上笑意全失“办不到的事何苦再提呢?”
他突然认真道:“塔雅,我答应你,若有一**肯嫁给我。我定给你比侧福晋还要荣耀的称号。”
我知道他的心思,却始终不解他为何执意要娶我。我叹叹气无奈道:“那就等到那日再说吧。”气氛尴尬到极点,我不自然的说:“你叫我来就为了说这个啊?”
他正色道:“这只是一部分原因,最重要的是你要小心金台吉,我不想你延误终身。”
我知道他的担忧?我何尝不在怀疑。但我曾答应过自己此生不再随便猜疑金台吉。“我相信他不会害我。”
他没有说话,只是勉强一笑。
我的心很乱,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一个是知己,一个是爱人,其中无论是谁在撒谎,对我来说无疑都是最大的打击。难怪常言道【难得糊涂】今日我才品清这句话的含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