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三十二章 建州婚使

夜很平静,屋中没有灯火,我却能凭着感觉将金台吉摸个透彻。我始终不懂,他看似温文的外表下究竟装着一颗多么强大的心。
他可以不问我的来历,他可以不顾我奇怪的举动,他可以不去关心我异样的地方,这样是不是可以代表他不在乎我。我知道我不应该去怀疑一个用心贴我的人,只是我觉得他好难懂,我害怕他笃定之下是一颗敏感脆弱的心。
男人总觉得什么都担着。让女人无忧的生活在自己的庇护下很好,却忽视了这样会使这个女人没有安全感。
就这样他不问,我也不说,关于我的来历似乎就这样莫名的被埋在黑夜中了。
朝阳透过窗户映照着不愿转醒的我们,我星松睁开眼看到金台吉温柔的神情。“你再多睡会,我看你的睡态心里高兴。”
“现在什么时辰了。”我佯装听不到,顾左右而言他。
“离午时还有半晌呢!”他慢悠悠的回答,似乎时辰与他无关。
“什么,都要午时了,你快起来准备去议事,免得一会亲贵们觉得你偷懒,我可不想落得个红颜祸水的骂名。”我催促着急急推他。
他略带委屈的看着我“不去,我还没睡够呢。谁敢叫你祸水我就宰了他。”
“多大的人了,还赖床。一会耽误你正事就不好了,快去吧。”
“不去!”金台吉似乎跟我赖上了,我越劝他越是往被子里钻。看他这个模样,我又无奈又着急,不知如何是好。
“贝勒爷,姑娘你们起身了吗?”凝香轻拍门窗。
“快起来,凝香都**了。”我不耐烦的拉开他的被角。
金台吉不快的对着门喊“还没起呢,别吵。”
“贝勒爷恕罪,是因为建州婚使到访,凝香才大胆禀告贝勒爷的。”凝香有些无奈的说。
“建州婚使是哪一位。”一听是建州的人我难免好奇起来。
“是建州都督府的二老爷。”凝香娇羞的回话。
“舒尔哈奇!”我和金台吉几乎同是说出,并震惊的看着对方。
派舒尔哈奇亲自登门拜访,看来努尔哈赤是真的着急了。唉,可东哥不嫁啊,要怎么才能让苏尔哈齐明白,并帮助我劝服努尔哈赤呢?真是伤脑筋啊。
会客厅中舒尔哈奇焦急的踱步来回踌躇,见我进门上前抓着我的手就问:“塔雅,你没事吧?收到你从叶赫送来的白兰花简直吓死我了。”
我知道这是来自兄长的担忧,可到了金台吉眼里就完全变了味。他重咳着直到舒尔哈奇松开我的手“不知建州特使到访有何贵干!”
“等我办完正事咱们在详谈。舒尔哈奇小声对我说,全然不顾金台吉铁青的面色。
“我是特地来接东哥格格去建州的。”舒尔哈奇指高气昂的说,像是理所当然。
听舒尔哈奇这么说,金台吉原本就铁青的面色更加的难看。看到金台吉为难我实在不忍。拉着苏尔哈齐匆匆离去。
步行间我带着他来到了花园,我才放开抓着他的手,尴尬的埋下头。舒尔哈奇愤愤道:“塔雅你是怎么回事?我办正事呢你拉我出来干嘛!”
“你没看到金台吉面色铁青吗?我不把你拉出来他还不把你活吞了呀。”我抬头望着他开起玩笑。
见我这么说舒尔哈奇哭笑不得。“罢了,正事一会再办。倒是你怎么了,突然送白兰给我。我猜你可能出事了。急急忙忙就以婚使为名跑到叶赫来看你。”
他竟是特意为我而来。我感动之余也有一丝的不敢相信,我与他虽情同兄妹,实际上却是没什么关系的。“你是因为我才来当婚使的?”
“不然呢,我对东哥的心意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为了我的傻妹妹,我怎么会愿意担下着伤心的差事啊。”
心中是感激万分,但还是忍不住捉弄。“可我没事啊!”不知怎么的看到苏尔哈齐哭笑不得的模样,心里十分痛快。
“你耍着我玩呢!”他有些激动“说,把我骗到叶赫来究竟有什么目的。”他委屈着抬高音调。
我突然敛收笑意变得严肃起来“我决定嫁给金台吉。”
“你说什么?”他惊讶“你明明是喜欢。”
“好了不要说下去了。”我急急打断他。“我和他已经是不可能了,就像你和东哥一样。我何不找个对自己好的人开开心心的过完余生呢。你说对吧!”
他神色复杂的看着我“对是对,只是怎么决定的这么突然。”
“我不是突然决定的,我想了很久。你会支持我的对吧,我需要你的祝福。”我恳求着,毕竟我在心中把他当作亲人,婚姻大事谁不希望有亲人的祝福呢?
“支持是支持,只是你真的忘得了哥吗?”
他说出一直困扰我的问题,我也不隐瞒。“忘不掉,可又能如何呢?驱利弊害人之常情,我总不能带着伤心去守一个不可能的人一辈子吧,总得为自己打算呀。”
他露出不解的神色,过了一会才不情愿的说:“如果他真的可以照顾你一辈子的话,我觉得为什么问题,你就嫁给他吧。”
虽说是勉强答应,对我来说却已是恩宠。总有一天我会用我们的爱向他证明,他的祝福是正确的。
“谢谢你的支持,倒是你准备什么时候找个可心的人陪陪你啊。”见他并不排斥我的说法,我又大胆了些“我觉得凝香不错,要不”我至今也没有忘记曾答应凝香的事。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像是有难言之隐。“你还是放过我吧,我不愿受家眷的管束,一个人多逍遥自在。”
想到历史上舒尔哈奇有四个福晋我不由噗哧笑出声来“你笑什么啊。”他疑惑的问我。“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着好笑的事。”
和他闲话半晌后,见时机成熟,我就把东哥不嫁人的事告诉了他。
他听后震惊不已“什么,大哥居然是这太不可思议了。”
“谁说不是呢,我当时也吓了一跳。好好一段良缘就这样散了多可惜啊。”此刻我和舒尔哈奇正在为自己的爱人不能与别人相守而感叹着。事后想起来,自己都觉得好笑。
他担忧着“可大哥那怎么办?叶赫和建州结盟已是弓上之箭不得不发了。”
“这点我也知道,我和金台吉计划着,把叶赫的另一位格格嫁过去。到时候还希望希望你帮着劝劝努尔哈赤,免动干戈最好。”
他想了想“其中利害我明白,这个忙我帮了。”说完他突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你看我这帮了你这么多忙,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你的恩情,塔雅没齿难忘,他日有用得着的地方,定将赴汤蹈火,再所不辞。”我学着古装戏里的台词有模有样的说。
他淡淡的笑了笑“你放心,既不要你赴汤也不要你蹈火,只要你记得你欠我一个人情就得了。”
虽然有些奇怪舒尔哈奇为何突然向我讨人情,但我还是答应了。我始终相信他不会害我。
和舒尔哈奇聊完后,我想起会客厅脸色铁青的金台吉,匆匆跑回去。好在他还没有负气离开。
“叙完旧了。”他高深莫测的看了我一眼,醋意大发。
“嗯,叙完了。”我故意想要逗逗他。
“和舒尔哈奇关系挺好?”他再度挑衅。
“嗯,挺好的。”我亦平静回答。
他生气着把头瞥开。我笑起来。
“你笑什么啊?”他气鼓鼓的说。
“我笑原来我们的贝勒爷是个醋坛子,一碰就破。”
“我吃醋还不是因为紧张你呀。”他舒缓了语气,搂着我,在我耳畔轻轻的说。
“我知道你紧张我。不过我和舒尔哈奇真的没什么,他是我很敬爱的兄长。”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急急的解释,身怕他有所误会。
“塔雅,你是在向我解释吗?”金台吉好像有些开心。“我就知道你是紧张我的。”他说着搂我更紧。
他亲昵的用嘴蹭了蹭我的额头。“答应我以后不要随便去牵别的男人的手,不要和其他男人过于亲密。”
多么霸道的条件啊,多么大男子主义的贝勒男友啊。尽管如此我还是轻轻点头答应了。
无论是什么无理的要求,只要被冠于以爱之名,就应该获得谅解。就像我享受着金台吉霸道的爱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