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二十九章 冰释前嫌

宵静时分,我独座在屋中的长椅上难以入眠。夜枭肆虐的叫着,我已习惯了这种悲凄的叫喊,开始无觉。
胸口传来锥心的疼痛,我难以释怀自己的愚蠢。我和金台吉落得今日的境地。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是我的猜忌毁了我的爱。
屋中微弱的烛光闪烁,映照着我仅有的光明,也映出金台吉落寞的背影。“姑娘还没歇吗?”凝香在屋外轻轻说。
“你进来吧。”于她我有太多的问题要求证。
凝香缓步走入,嘴上唠叨着“这么晚了,姑娘怎么还不歇啊。”
“你不是也没歇吗?对了信送出去没有?”我装作不经意寻问。
“送到了!”凝香颔首点头。
“送到了?”那金台吉手中的又是什么!“你是怎么办到的?”
凝香得意一笑。“我用了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我先用一个装着玉兰的信封放在信鸽身上。自然这会被贝勒爷发现。趁他调查信鸽之时我已托人将真的信封送到建州去了。”
没想到,这个凝香心思如此缜密,我也只有自愧不如。“姑娘,你在想什么呢?”凝香摇晃着我的胳膊。
“没什么”我笑着掩盖心中的情绪。“这事你办的好,我给你记上一功。”
看着凝香毫无猜忌的以为我是真心夸赞,我不禁陷入深思。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时而少不更事,时而心思缜密。
次日清晨阳光久不见出,天色也是灰蒙蒙的,夏正用它最后一点光阴编制着震天的雷雨。刚这样想着几个闷天雷一响,紧接着就是大雨滂沱。
正欲关好门窗,就看到孟古朝却房间走来。我赶紧拿伞出去迎接。“这么大的雨,你怎么来了?”我责备着,又心疼着哪个被雨淋湿还依旧对着我温柔笑的孟古。“进去再说吧。”
屋中我给孟古干净的衣服换上,她则如自家姐妹般当着我的面换起衣服来。“塔雅,你很喜欢浅色吗?”孟古漫不经心的问出令我思索的问题。什么时候喜欢红色,黄色的我,变成满屋衣物都是浅色?是我变了吗?
不愿意面对这个令我尴尬的小问题。我浅笑着掩盖不自然的情绪“你来找我有事?”
“对了,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孟古懊恼着,坐到我身边。“我今天来是来告诉你真相的。”
“真相?”我有些疑虑。莫非是金台吉派她来说真相。
她郑重的点点头“是关于大哥去世的真相,本来二哥不让我告诉你的,但听说昨**们吵架了。我认为你们不必为了旁人的过失而错过。所以我今天是来说真相的。”
说完她喝了一口水像是给自己鼓励。“其实大哥是被李成梁派人杀死的。”
除了震惊我更多的是疑惑。“既然如此金台吉为何不告诉我。”
“因为李成梁是受了努尔哈赤的指使。二哥不想你夹在他和努尔哈赤之间为难,所以即使背负你的怀疑他也不说。”
“等等,你说努尔哈赤指使李成梁?这怎么可能?”
“听说是用了一个图伦城交换的条件。”
难怪李如柏会等着他的让城书,原来努尔哈赤根本就不是为了雪莲而让城的。我一直都误会着一心护我周全的金台吉。【就算我金台吉粉身碎骨,也要护你周全。】突然我想起这句话心中燃起暖意。
“塔雅你没事吧。”见我久不说话孟古担忧的问。
“没事,只是一时愣神罢了。我真的误会了他。我怎么可以这么可恶。”
见我责备自己,孟古安慰到“其实最近二哥性情大变,难免让人生疑,一开始我也怀疑过他,好在前两天兴尼亚告诉我真相。”
“等等,兴尼亚不是发疯了吗?她怎么告诉你真相的?”
见我仍旧怀疑孟古有些不快“谁知道一阵清醒一阵糊涂的嚷着要见我,就告诉我真相了。”
“可惜最后她还是逃不过处死的命运。”
孟古摇摇头“她不是被二哥处置的。她是李成梁的人,大哥的毒就是她下的。她是自己觉得对不起二哥,悬梁自尽的。至于大火是二哥放的,他只是不想兴尼亚背负畏罪自杀之名,所以纵火说是意外,用贝勒王福晋的礼仪将她风光大葬。”
我已无力听清孟古接下去的话,我不敢听,我害怕我误会他的事不止如此。
见我愣神孟古轻轻叹气“塔雅其实我们也不能怪二哥,他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冰凉,沉默不爱说自己的心思,都只因为他现在不单是我的哥哥,你的爱人,他更是叶赫之主,千千万万百姓的性命握在他手里,他不得不处处留心,步步为营。”
自古王者皆寂寞,就连小小叶赫之主也不例外。他不能让任何人猜透他的心思,他不知道谁会背叛他。他不可以用叶赫百姓来赌。
保卫叶赫臣民的决心大志,竟被为曲解为毁灭叶赫的阴谋,到底是因为我知道历史他注定失败,还是只因他这样做是在和努尔哈赤作对呢?
“塔雅,你好好想想吧,我即将出嫁,二哥身边就只有你了,如果连你也误会他,他就太苦了。”说罢不顾我没有回应,孟古趁着雨色跨出房门。
是啊他的确太苦了,依恋他的我甚至不能忍受他一瞬冰冷的眼神,深爱我的他又怎能背负我的怒目相向?我想是到了真诚道歉的时候了。
屋外依旧阴雨绵绵,我打伞向议事厅走去。看门的小斯却告诉我贝勒王不在。带着疑虑担忧我准备回西苑,却忍不住想去花园看看雨中的枯枝。
远远我就看到雨中金台吉矗立在突兀的枯枝之下。我急急向他奔去,却不知怎么开口。
“你还记得这桃树下发生的事吗?”他回头看着我,样子很是深情。
“我记得,在这个树下,你曾那么疯狂。”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侵占你吗?”
见我摇头他接着说:“因为我害怕,我怕我会失去你。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吻了你,就可以在你心里留下印记。却不料哪个真正占有你的男人竟是努尔哈赤,我好恨自己不能保护你。”
原来他一直默默承受了这么多。“金台吉,对不起。无视你的关心,对不起。挥霍你的爱,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不该怀疑你对我的承诺,我”此刻我已泣不成声,我不能将要说的话讲完。
金台吉温柔的将我抱住,我放下了手中的伞,在雨中我们紧紧相拥。
他安抚着我不安的情绪,轻轻在我耳畔说:“塔雅你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的错,我应该讲清楚的。”
“我们不提了好吗?我只希望我们好好在一块,永远不分开。”
“永远不分开。”他轻轻的向我承诺。我也坚信我们可以相守。只是他那股不甘输于努尔哈赤的狂气,可能会害了他,会摧毁我们的感情。但我此刻却无法提醒他,我害怕我们好不容易修复的感情破碎。若他当真爱我,我想到时他应该会听我劝阻吧。
雨依旧下着,我却不觉寒冷,相拥在爱人的怀抱,我感到无比踏实。雨水正冲刷着我们的芥蒂,幸福再一次把我包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