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清玉案:权谋天下 > 第二十六章 呐林之死(迷惑)

表面的卑鄙并不可怕,暗藏的阴谋才叫人措手不及。当我曾经以为的磊落染上比卑鄙更卑鄙的色彩,我还能相信谁?我一心想要回到那个人身边,换来的却是谎言和阴谋。
叶赫的天空并没有和别处的不同,却使我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日夜兼程,我终于回到了心心念念的叶赫。刚进贝勒府,我便向金台吉的房间奔去。
房间依旧空荡,在夕阳的余辉下倍显西凉。更加奇怪的是金台吉和孟古都不在屋中。顿时所有不好的念头全部涌上心头,我双脚一软险些跌倒。还好凝香扶住我。
几近崩溃的我,见孟古气喘吁吁的进屋,仿佛看到了希望。我用最后一点力气握住她问:“金台吉呢!”
她扶起我“你放心,他没事。”
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站直身体。“他没事了吗?”
孟古点点头“乌拉贝勒布占泰送来了雪莲,及时救了二哥。”如此说来倒也合乎情理,乌拉是女真部落中最富足的,统领善于经商。只是商人又为何会轻易送人如此珍贵的雪莲。
“乌拉贝勒何要救二贝勒?”
孟古目光闪烁。“因为我们结了姻亲之好。”
“是谁要嫁过去?”
“东哥。”
历史上东哥是曾和这个贝勒有过婚约,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订的盟约。
“那东哥和努尔哈赤的婚约?怎么办”
“这些,还是让二哥来告诉你吧,我也说不清。”不知孟古在隐瞒什么,短短几句话间已是漏洞百出。她闪烁的言辞,更加深了我心底疑惑。
没想到我离开叶赫不过十日有余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只有等到金台吉来为我解答。
我静静在房间等他,孟古已经离开了一段时间。还是迟迟不见金台吉。万般无奈下,我派凝香去打探府中消息。
不一会,凝香神色凝重的走进来,我充满期待的望着她。她为难着说道:“我们走后,乌拉贝勒来找大贝勒提亲,用雪莲换东哥格格。大贝勒为救二贝勒答应了。”
果然符合呐林的风格,平时无限宠爱,只为当作交换利益的工具。
见我分神,凝香轻轻拍了我一下。“还有一件奇怪的事,大贝勒去劝东哥格格嫁给乌拉贝勒,之后竟然猝死在东哥格格的府院。府里人私下都在传是东哥格格杀了大贝勒。”
呐林死了?怎么会?按理说东哥不至于为了婚约杀死呐林。那会是谁呢?莫非是金台吉?他会弑兄吗?
“你们在说什么呢?”金台吉的声音打断了我和凝香的私语。
他的着装与往日不同,原来都是素雅的装扮,如今却换上了深紫色长袍,拇指上的玉扳指更是在烛光下闪烁着。那是权贵的象征,那是叶赫贝勒王的信物。我渐渐觉得眼前的人很陌生,这仿佛如我们第一次见面。
曾经我以为我们再相逢,会相顾无言泪千行。现在看来只有冰冷,疏离,还有一股难以言表的诡异气氛。
凝香识趣的退出屋外关上门。屋中只剩下我们四目相对。我不知该说些什么,竟管我有太多的话要问。
终于还是他先打破了平静。“你要问什么就问吧。”
“大贝勒是怎么死的?”我直插主题话语中满是逼迫。
他剑眉轻挑。“大哥是旧患复发,突然猝死的。”
“什么旧患,如何猝死?”我步步紧逼,不问到真相誓不罢休。
“塔雅,你在怀疑我。”不知是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充满防备的说,眼神变得忧伤。
“这不明摆着吗?众所周知大贝勒逼迫我当细作,正当我妥协之时。却在这时他突然猝死。我变成了获得最大利益的人。我不是怀疑,我是害怕”
“你害怕我为了你弑杀亲兄!?”他突然激动起来。
他的情绪坚定着我心中的猜想。“或者说,你是为了自己。”
面对我的猜测,他没有正面回答。“大哥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以后我就是叶赫的王,再没有人可以欺负你。我要让你万人之上。”
看着他洋洋得意的炫耀着自己的权利和地位。我突然觉得他很遥远。他那种嗜血的狂妄使我害怕。
我怔怔的看着他,不知要怎么才能使他明白我内心的感受。我要的从来不是什么万人之上,我求的只是他曾经给我的那份安定。但这些他已经不会明白了。
他开始变得不在意我的感受,这是他第一次不顾我表情的不自然。将我拥入怀中,他的话温柔如昔,却少了真诚。“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要你风风光光的成为我的正福晋。”
“正福晋?那兴尼亚呢?”我被他的狂气压的声音有些颤抖。
“哼,”他突然不屑,眼里露出凶光。“那种发了疯的女人,怎配做贝勒王的福晋,不提也罢。这个世间只有你这般才情兼备的女人才配得上我。”
一晚上他都在滔滔不绝的说着他的雄心报复,不是建功就是立业。不是扩充骑兵,就是征收钱粮。找不到半点为国为民的善心。只为自己君临天下的野心。
关于他的宏图大志,我没有反驳。如今被权贵冲昏头脑的他,根本听不进任何的劝阻。
我感受到历史赋予我的责任,我必须戏要阻止一个残暴的统治者诞生,只是如今我在他心中还剩下多少分量呢?他究竟会不会为了我,放弃这种疯狂的想法。
为今之计我必须要将呐林之死调查个水落石出,或许只有这样我才能知道金台吉为何会变成这样?才能找到唤回他的方法。
我一夜未眠,看着桌上那一株如雪的莲花,现在不会有人问它是从何得来的。他的心满满的都是称霸女真。也许我要拯救的从来都不是他的性命,而是他那颗深陷正邪边缘的心。
抚晓的晨光划破叶赫的长空,我呆呆望着窗外的桃花,不见良人。凝香替我将雪莲收好。梳洗后,我独自出门。我不知道现在该相信谁,诺大个贝勒府没有一个可以说知心话的人。无助和恐惧充实着我,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悲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